"二大爺"鄧海燕(上):瞭解中共黑歷史 才知道自己被騙那麼久!| 觀點

2023.12.04
"二大爺"鄧海燕(上):瞭解中共黑歷史 才知道自己被騙那麼久!| 觀點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前刑警“二大爺”鄧海燕在中國政府體制內工作十七年,卻因爲在網路上發表文章把自己寫成了“反賊”。刑警生涯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多次被請喝茶抄家的他,對想要翻牆上網的大陸民衆有什麼建議?什麼是鄧海燕“不作惡、且苟活”的處事哲學?請看觀點專訪:“#二大爺” #鄧海燕:瞭解中共黑歷史 才知道自己被騙那麼久!

社媒推文:前刑警“二大爺”鄧海燕在中國政府體制內工作十七年,卻因爲在網路上發表文章把自己寫成了“反賊”。刑警生涯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多次被請喝茶抄家的他,對想要翻牆上網的大陸民衆有什麼建議?什麼是鄧海燕“不作惡、且苟活”的處事哲學?請看觀點專訪:“#二大爺”#鄧海燕:瞭解中共黑歷史 才知道自己被騙那麼久!

主持人: 大家好,這裏是觀點,我是唐琪薇。今天觀點節目我們通過視頻連線,訪問了人在洛杉磯的鄧海燕先生。筆名爲“二大爺”的鄧海燕曾是廣州的一名刑警、公務員,在體制內工作十七年。他因爲在網路上發表文章十度被請喝茶、兩度被抄家。在2019年10月被有關當局開除黨籍、公職後,鄧海燕下決定離開中國,來到美國加州定居,並從今年3月開始定期更新他的油管頻道《二爺故事》,很快成爲華語圈的一位知名博主。一個曾經的刑警爲什麼會變成中國政府眼中的“反賊”?節目一開始,我們先從”二大爺“鄧海燕的年少時代聊起。鄧海燕1970年代末,出身於貴州省畢節市的一個軍人家庭,從小喜歡文學、繪畫的他,在高考那年卻不得不選擇和自己夢想相去甚遠的人生道路。

記者:當初您是怎麼會想到去唸這個公安大學的呢?

鄧海燕:我根本沒有想到

記者:是您父親逼您的是吧?

鄧海燕:對 是我父親逼我的,甚至這個志願我都不願意填,他就自己給我填上去了。

記者:當時您自己是想念什麼大學什麼專業的呢?

鄧海燕:我當時填的是浙江大學的建築設計專業,因爲我當時很喜歡繪畫,我從小就喜歡畫畫,所以我對建築設計這一塊特別感興趣。

記者:我知道您的父親是一個軍人,所以父親對您性格形成最大的影響有哪些呢?

鄧海燕:其實是挺多的,主要有兩塊。一塊是我的知識結構方面的,因爲我父親他本身也是個傳統的書生,很喜歡讀書。我小時候我家裏有兩個大書架,全是放滿了他買的那些線裝書啊現代書之類的。第二個呢就是性格方面,就是性格方面很自傲,他也是不喜歡去獻媚,不喜歡去走關係的那種,他性格里面有非常剛烈的一面。這方面我覺得我是完全繼承了他。我的性格就是那種不太服管教,比較嚮往自由的這種性格。所以在進入公安大學之後,就發現這個環境確實就像我原來想象的那樣,非常讓自己不適應,自己又沒有辦法改變現狀,就陷入了一段很長時間的抑鬱中,差點就走不出來。但自己又不甘心在這種情況中去沉淪,所以就養成了一種很叛逆的性格。我自己經常在校園裏貼大字報反對學校收學雜費;我也拉了幾個同學,不顧學校不準結社的命令,我們自己組織了一個文學社;甚至我也反抗他們要求剪短髮的命令自己留了個長髮,爲此最後還剃了個光頭等等,這可能是年輕氣盛的一面,也是我性格中比較叛逆的那一面。

記者:畢業之後您是做了七年的刑警對吧?

鄧海燕:

記者:具體刑警生涯當中有哪些事情是讓您印象最深刻的?

鄧海燕:刑警生涯因爲是我工作中最有趣也是最驚險的一段,所以給我留下印象深刻的事太多了。但是讓我個人覺得人生特別受到震撼的事,其實也就那麼兩三件。給你舉個例吧,比如加深我對體制印象就是我第一次升職沒有成功。我的筆試面試成績都是全局第一,包括我的民主測評羣衆評議之類的都是站在前面,但是就我一個人被拉下來了,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爲我不遵守潛規則,我這個個性在這裏。不願去送錢也不願去拜碼頭,那麼不拉下你拉下誰呢?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確實讓我加深了對體制的這種深刻體會。當然還有一些我工作中遇見的事情案件,也會對我產生很大的衝擊。比如我偵辦過一個強姦案,那個疑犯是當時一個副廳級幹部,位高權重,受害的只是一個普通人。這個案子按照法律的話,這個人是要坐牢的,但是中間發生了很多中國特色的東西,最後不了了之。這些案件其實對我的衝擊都是很大的,讓我對法律對於公益這種信仰,有些時候會產生懷疑。

記者:後來您是被提拔到政府部門,幹了十年時間是吧,具體又是做什麼工作?

鄧海燕:對的,我在刑警升職失敗之後,正好政府就找到我,都是公務員系統嘛,他們知道我寫文章寫得好,就想把我調過去。然後我就從刑警直接調到了(廣州黃浦區市委)黨委辦公室。後來我還經歷過組織部,我還經歷過政府辦公室還經歷過應急辦公室,反正在政府的這些核心部門輪轉了一遍,總共是十年的時間。

記者:對,您說接觸到權力核心之後讓您篤定中共是一個集權體制,最觸動您的有哪些方面呢?

鄧海燕:我給你舉幾個小例子吧,咱們就不講大道理。比如我在組織部的時候,組織部它就是個核心的權力部門,就負責幹部提拔的。我在這裏面遇到的很多事情,讓我感覺整個體制的提拔黑幕重重,完全沒有公正可言。舉個例子來跟你說,比如我有段時間負責軍轉幹部的安置,他們要進入政府每個人要給政府先投簡歷,但是這些簡歷完全沒有用,你立過什麼功你授過什麼獎,其實根本沒有用,我們排名的時候完全是按照你的推薦人來排名。你的推薦人如果是書記,那就是排第一,你的推薦人如果是區長,那就是排第二,完全按照這個權力高低來給你排名,所以不在於你是自己多麼優秀,你自己曾經爲祖國立過什麼功。再跟你說一個例子,也是我在組織部的時候。我認識一個非常優秀的幹部,幹活非常好做事很認真,連我都認爲這個人應該提拔,但是調整了三輪都沒有他的份,最後他還是按照潛規則提了幾萬塊錢去拜碼頭,果然最後的末班車搭上了,非常現實非常現實啊。這種例子呢,說實話在當時年輕的我來說,也是非常非常大的衝擊,它讓你對整個體制的運作,對整個權力的運作有非常非常直觀的體會,這些東西是不會寫在書上的。

記者:您有沒有想過通過這個權力,就是像很多您的一些同事們(一樣),通過這個權力來得到自己的一些私利呢?常在河邊走難免不溼鞋,當時整個環境是這樣子您有沒有也有過這樣的想法?

鄧海燕:我跟所有人一樣都是普通人,我又不是聖人。其實我在參加這些工作之中也難免會產生動搖,也會想我是不是也應該跟他們一樣啊,大家都遵守這個規則你爲什麼不遵守呢?但是每個人內心,他都有一些自己堅守的東西。我不知道別人堅守的東西是什麼,我就覺得有些東西我很難去突破。這可能就是我們開始說的,因爲我父親對我的影響。其實我父親雖然在部隊時他大小也是個中層軍官,一個營級的指導員,他也是非常不得志的,他也是因爲他這個性格屢屢受到一些打壓,所以他在參加完越戰回來之後,很快就申請退伍。他想回到地方,但是回到地方其實命運也是一樣。他的命運跟我的命運在體制內太相像了。所以每每我想說,哎我乾脆躺平跟別人一樣的時候,往往又覺得做不下去,所以總是在一種矛盾的心情中,在體制中一直這麼沉浮。這也是導致我長期雖然在覈心部門,但是一直並不受領導重視的原因,這可能是跟我的這個性格很有關係。

記者:您是2009年在天涯論壇上連載了《廣州刑警重案錄》,當時您是還在做刑警還是已經離開刑警隊伍了?

鄧海燕:已經調離刑警了,在調離的那一個月我突發奇想,我覺得我好歹幹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我要把這個經歷給寫下來啊,就在當時的天涯論壇上寫了這麼一個爆款。當時至少有十幾家媒體聯繫我要採訪我,甚至有北京的導演直接跑到廣州來找我,說你能不能夠給我改編成劇本,我想拍成電視劇,當時是就火爆到這種程度這個帖子。

記者:您說當時是個爆款,這個爆款爆到連您的領導都看了是吧,都知道有一個刑警在寫這樣一個連載。

鄧海燕:沒錯,這個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因爲這個帖子爆了之後,讓我非常意想不到的是,它在民間雖然收穫了一面倒的好評,但在我的領導那裏卻給我帶來了大麻煩。我的直接領導,當時的黃浦區市委書記叫陳小鋼,他看了我的文章之後就勃然大怒,他覺得你寫這個文章就在給我的轄區抹黑麼。雖然我寫的都是很客觀的東西,用現在的話來說完全是正能量,但是站在官員的角度他就不這麼看了,他的視角跟你是不一樣的,因爲他坐的利益板凳跟你不一樣。所以他當時就勒令我,你必須把這篇文章刪掉,你不能接受任何採訪更不能再寫。

記者:通過這個事情其實也反映了,公安系統很多是有數據造假是不是?

鄧海燕:對我中間也提到了公安數據造假問題,就比如在刑事立案數的一些東西,它完全是按照領導意志來的。比如他上任的時候他提一個要求,今年我的轄區刑事案件發案率必須下降10%,但是你知道,這個刑事發案它是個科學的波動的過程,它不按人的意志爲轉移的,今年發生一百宗,它就是一百宗,你硬要把它砍到九十宗,那麼那十宗我只好把它做掉了,就是這樣造假。

記者:對剛纔您也提到您在天涯連載的這個刑警故事,甚至是有北京的導演跟您聯繫,希望可以改編成電視劇。爲什麼您沒有像您的前輩刑警作家海巖那樣,努力成爲一個暢銷小說作家,而是慢慢把自己寫成一箇中國政府眼中的反賊呢?

鄧海燕:這件事對我震動非常大,真的,這件事是促使我覺醒的也是個里程碑式的事件,尤其陳小鋼找我談話之後,我們的區委書記他是我的直接領導,他勒令我不准我寫了。我要保住這個飯碗我確實也沒辦法寫了,後來我就不寫了。但是另外一個方面我就開始覺得我要轉型了,我要寫另外的東西,表達我真實感受的東西。這個東西可能是導致我沒有像你說的那樣,像海巖那樣成爲一個專門寫警匪片的暢銷書作家,可能我做得到啊,但是從那個事之後我覺得我不願意做,我更願意去做一些揭露事實真相的東西。

記者:所以從那個時候您開始寫什麼樣類型的文章?

鄧海燕:我就開始寫(中共)黨史和近代史的文章了,主要是介紹中國近代史的一些真相,黨史中的一些真相,因爲我想把這些東西帶給我的震撼傳遞出去,就像你知道一個事情的真相之後,你不想把它挖個坑埋起來,你想讓更多人也知道原來真實是這樣的。

記者:您當時也在中國大陸,這些真實的史料您是從哪裏得來的呢?

鄧海燕:當時的環境比現在好很多,江澤民當政的時代要開明一點。比如我在我當時的圖書館就買了很多稀有史料系列是黑皮書,比如有中共早年的領導王明寫的《中共五十年》,包括還有共產國際的一個特使寫的《延安日記(口誤成回憶)》,這些書都是直接爆料中共早年的一些黑歷史的,非常黑非常黑,你看完之後都會覺得,哦原來我原來學的那些歷史都是假的呀,這個纔是歷史真相啊。《延安日記》這本書裏面就講到了這個所謂的延安愛情,這些革命的泥腿子跑到延安休整之後,爭相換老婆,不僅自己換老婆還要勸別人換老婆,互相之間的關係也非常非常的混亂。你看這些領袖原來是這樣的,這些東西給你的衝擊是很大的,完全會顛覆你對現代史的觀念,讓你覺得自己受騙了,你們騙了我這麼久,原來這纔是真實的東西,這纔是真相啊。

記者:您又怎麼樣可以保證這種史料,它一定是真實的?

鄧海燕:交叉印證。比如我看到的剛纔跟你說的這些很震驚的東西,它只是個人的描述,你不知道它的真假。那麼你可以在看第二種資料的時候查證一下,這個到底是不是真實的。如果有交叉的印證了,基本上就可以斷定它的史實價值。我後來又看高華先生的《紅太陽是怎麼升起的》,他跟這個描述就非常接近了,很多事實都是剛好能交叉到一起的。包括王明寫《中共五十年》,很多史實。他雖然帶有私貨帶有個人情緒在裏面,但他寫的很多史實是可以印證的。就是不同歷史人物在不同時期的回憶,交叉起來你多看一點,你就知道這個事基本是八九不離十了。

記者:什麼時候您的文章開始被禁了呢?寫了多久之後,因爲什麼原因您的文章開始被禁了?

鄧海燕:其實我的文章一路寫一路被禁。早年我老是換筆名,沒有子彈、賀蘭山劍客、羅馬叛徒還有各種各樣,反正每用一段時間這個筆名就可能會被封、文章會被封,我又換一個筆名這樣,一直用到了2016年,我用二大爺這個筆名我就不想再換。雖然文章一直被封,但筆名我就乾脆不換了。

記者:爲什麼您會想到用二大爺這個筆名?

鄧海燕:對很多我的讀者對我這個筆名很有意見,其實不是不尊重大家啊,也不是說我要佔大家便宜。這個筆名是我妻子給我取的綽號。她認爲我的女兒是最賴的,就是家裏面的大爺,我是排名第二懶的,是家裏的二大爺。

記者:因爲寫這個文章,您十度被請喝茶。我看您還偷拍了很多被請喝茶的視頻,您是怎麼做到的?爲什麼想到偷拍?如果被發現的話會不會罪加一等?

鄧海燕:其實是有相當大風險的,你知道幹這個事,你在被審查期間你居然去偷拍,如果被發現的話真的是罪加一等。但是我當時爲什麼要冒着風險這麼幹?因爲我意識到文字獄它是怎麼發生的,只有文字從來沒有視頻或者音頻的記錄。我覺得我站在一個歷史研究者的角度,我有必要把它記錄下來,而且我又正好有這些方法和手段,自己幹過刑警麼。

記者:您還遭受過兩次抄家對嗎?

鄧海燕:對因爲他們給我的罪名就是裏通外國嘛,他們認爲你一個公務員過得挺好的,你爲什麼去寫這些文章?所以去抄我家就是這樣,要找出你所謂是不是間諜?你是不是受了境外勢力的好處?就抄了兩次家,最後把我電腦都拆了。

記者:您還專門做過一個視頻:當有一天我們被請喝茶應該怎麼辦?您覺得最能保護自己的對策是什麼?

鄧海燕:根本的原則就是認錯不認罪,認錯就是比如他們要求你不要再說話,可以口頭上可以答應,但是他們說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說你尋釁滋事,我沒有那不是我的動機那不是我的立場,絕對不要認。他問你什麼你答什麼,不要多說一個字。你拋出一個證據來我解釋一個證據,你不拋我就不知道,就這麼簡單,對付他們其實也是沒有什麼複雜的。

記者:我看您之前談到編程隨想阮曉寰被捕事件,您曾經說過作爲技術大牛,他顯然是低估了中共對牆內網絡的這個控制力度,您覺得阮曉寰他最大的疏忽是什麼?普通的民衆應該如何避免被網絡管控保護好自己?

鄧海燕:我覺得編程隨想當然他是個勇士,他真正疏忽的地方就在於,牆內這種大數據無孔不入抓取能力,你可能在涉及到你寫文章的方面,用的都是些虛假的信息之類的。但是你在生活中,很多地方你是要用到實名信息的。那麼這三年來,我相信隨着大數據的發展,可能這種情況更恐怖了,每個人都有行程碼每個人你都必須裝反詐軟件,那些東西不就是間諜軟件嗎?所以我想對牆內的朋友想說的就是,如果你想要科學上網的時候,絕不要掛靠任何牆內的東西,軟件甚至信息都不要掛靠,不要用你牆內的手機不要用你牆內的郵箱,也不要用牆內的翻牆軟件,這些東西都是可以被抓住的。

記者:您寫過一篇文章叫《不作惡且苟活》,您說這是亂世中普通人的堅持和選擇。不作惡我們大家都懂,且苟活怎麼解釋?

鄧海燕:我就是提倡一種聰明的生存哲學。就是很多人會困惑,在現在這種環境下,面臨價值觀和現實環境的衝突,怎麼更好的活下去呢?所以我就提出苟活這種觀點,用另外一個詞來解釋就是躺平。我非常欣賞像張展瀟男許志永那樣的勇士,我非常欣賞也自愧不如非常讚賞。但是我覺得有勇士也要有鋪腳的墊路的牽馬的,我們更多的人要做這樣的角色,好好的默默的活下去,即便不爲他們添磚加瓦,也要爲我們子孫後代着想,爲我們將來的真正黎明到來的那一刻着想,好好的活下去。

主持人:爲了好好活下去,鄧海燕在被抄家後整整一年沒有在網路上發表任何文章,在被有關當局開除黨籍、公職後幾個月,他就成功來到了美國,併成爲一名華語圈頗有影響的油管博主。鄧海燕如何來的美國?來到這個他心目中的自由世界,最大的感慨是什麼?請您關注下期觀點節目,我是唐琪薇,感謝收看,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