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黑监狱大观

2019-05-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黑监狱大观
中国黑监狱大观
Photo: RFA

中国黑监狱大观

16年过去了,还记得孙志刚吗?那个从湖北到广州打工的大学毕业生,在街头被警察当成“三无人员”拘押,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孙志刚之死,经媒体曝光,引发民意沸腾,最终促使《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

然而这种恶法,只是中国众多“非司法监禁”措施中的一个。亲历者之一维权律师滕彪向我们历数中国的黑监狱。

滕彪:所谓“非司法监禁”,就是公权力部门未经司法审查程序,也就是法院的审判程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方式。它违背人权原则宪法原则,所以被当代所有西方的法治国家所禁止。

异化形成的黑监狱

比如中国2013年废除的劳动教养制度,臭名昭著,摧残人无数。甘肃戈壁滩里的夹边沟右派劳教农场,从1957年至1960年底,关押了近3000名“右派”,最后活下来的只有300多人。2013年曝光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也曾爆出骇人听闻的酷刑情况。“中国的劳教制度是侮辱人类最邪恶的制度”

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和维权人士曹顺利等,都深受其害。

又比如针对卖淫嫖娼行为的收容教育制度,明文规定关押期限为六个月到两年。从法律定义上来讲,卖淫嫖娼属于违法,但不构成犯罪,但其处罚却比一些犯罪行为的关押期限还长。在实践中,更是存在滥用权力、任意羁押、酷刑、行贿受贿等现象,将其变成非司法监禁的手段。近年来,中国体制内外关于废止这一制度的呼声很高。

政协委员朱征夫:“它违反了宪法,关于法治统一的规定,违反了立法法关于只有法律才能对公民的人生自由做出限制这样的规定。”

还有令党政官员闻风丧胆的“双规”。这个词来自《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听起来不痛不痒,实际上是中共以党纪践踏国法的超级法外监狱和酷刑中心,双规期间官员自杀案例时时见诸报端,其中不乏“被自杀”。2018年“双规”改成“留置”,除了适用范围有所扩大,并无本质变化。

另外,还有强制戒毒,以及针对16岁以下少年犯的收容教养等制度,也属于未经司法的审查程序而剥夺公民人身自由。

滕彪:“有些制度法律上并没有要求剥夺人身自由,但是在实践当中被政府滥用、异化成了黑监狱。”比如收容遣送制度被废后产生的“社会救助管理站”,本是给流浪乞讨人员提供临时救济的场所,但实践中几乎变成强制关押场所。

异议人士王万星因为1992年到天安门广场打标语,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被当作精神病人关押13年之久。手刃淫官的邓玉娇、安徽异议作家吕千荣、杨佳的母亲等都曾“被精神病”。2018年7月向习近平像泼墨的董瑶琼,目前仍被关在湖南株洲市的一所精神病院。

滕彪:“中国政府它大量地滥用精神病院强制收容,把一些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的访民、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关到精神病院,这个有非常非常多的案例和报告。”

形形色色的法外监狱

如果说“非司法羁押”还有法律法规为依据,中国的“法外监狱”,就是赤裸裸的国家犯罪。

滕彪:“我被绑架关押、关到黑监狱有两三次。每一次都是不明身份的人把我强行绑架,关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然后也不告诉我他们是谁,不告诉我什么理由,也不告诉我关押多久。”

很多维权人士、异议人士都被这样关过。大多在宾馆、培训中心之类地方,不是监狱,却比监狱还可怕。监狱是合法的关押场所,有程序,有期限,可以会见律师和家人,有狱友说话,有时候可以看书看报看电视,与外界通信。可是黑监狱里,滕彪说,这一切都不存在。

2018年,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组织民众纪念六四,被公安带走法外羁押43天。门口有人24小时看守,饭菜送到房间。

孙文广:“没有任何法律的依据,没有文字的说明,但实际上,它是一种监狱的形式,是一种没有经过注册的监狱,所以说这是一种黑监狱。这种关押方式是违法的。”

一些省市的驻京办、信访办与一些旅馆合作,截访后把访民关在旅馆里,然后遣返原籍。这些地方有时挂有“接济服务中心”的牌子,有时候就在驻京办所在地,更多的没有任何标志。访民在这里被酷刑虐待,甚至被打死打残。其中最著名的是马家楼和久敬庄。

蒙冤警察田兰:“我是河北的蒙冤警察田兰...我目睹了成千的访民在这里,被地方政府不问青红皂白,不问愿意不愿意,也不告诉解决不解决问题,强行带离马家楼的全过程。”

有的法外监狱有一个严肃的或者体面的名字,叫“法制教育中心”或者“法制教育学校”,但实际上,它们是法律和教育的反面。当局在这里任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等宗教信仰者和异议人士,进行洗脑“转化”,时限长达几个月到几年。这些地方俗称“洗脑班”或“学习班”。滕彪与同样流亡美国的陈光诚律师等人曾在2005年调查山东临沂野蛮计生事件,调查中发现了大量的这种所谓“学习班”。

滕彪:“计划生育执行的过程当中,全国各地的计生办它有非常非常多的学习班,把一些所谓违反一胎化政策的人,包括他们的家属等等,就肆意地关到这些学习班里。在学习班里被关押过被打过的人,非常非常多,我个人估计可能超过一千万。”

2017年开始,中国政府把逾百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等少数民族关押在集中营,并且采用包括酷刑在内的各种手段进行洗脑和思想转化,引起举世震惊。中共当局先是极力否认这一事实,然后又声称这是“职业培训和学习”。

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黑监狱?

牛津大学的学者斯坦•林根在他的著作《完美独裁》中,用“全控政治”来描述中国政治体制的特征。中共政权痴迷于控制,并且极其擅长维持控制。法制和非法制手段,秘密警察和“朝阳群众”,传统控制方法和高科技监控手段相结合,党国体制无处不在,监视一切,掌控一切。

斯坦•林根: “这种独裁统治与众不同。我们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它现在运作得非常顺利。如此顺利,以至在某些方面它看起来并不是独裁的。但它是一种控制。由于它是独一无二的,我给它起了个名字。我称之为全控政治。”

滕彪:“中共这样一个体制,它的本能它的目标,就是要控制一切。有了这样的目标它就一定需要依赖法外监狱和法外用刑,因为如果一切按照规则按照目前的这种法律来办事的话,那就缺少足够的效率和威慑力。这是形形色色的黑监狱层出不穷的深层原因。”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