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诘问:回首《零八宪章》

2018-1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十年诘问:回首《零八宪章》
十年诘问:回首《零八宪章》

十年诘问:回首 《零八宪章》| 专题

《零八宪章》发表已经十年。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中国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徐友渔谈起十年前的这份宣言仍然充满热情。

徐友渔:“我还是在基本精神上坚持这个(宪章的)看法,除了走非暴力的反抗,和平理性的渐进的道路以外,要用共产党的方式来推翻共产党,这条我仍然是不主张的。”

然而,这十年,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零八宪章》的主要发起人刘晓波已经于2017年在中国的监狱中被迫害致死,宪章的主要起草者张祖桦也很久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宪章的签署者虽然仍在增加,但谈起08宪章的人越来越少,包括国际媒体也鲜有报道。

 

世界瞩目

但在2008年,这份敢言的政治纲领却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当年12月8日,在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前夕,这份由303位各界人士首批签署的宣言在网上正式发表。

宪章开宗明义,反对中国政府的威权统治,主张修改现行宪法,实行宪政民主,保障自由人权,并号召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以公民运动去推动中国政治体制的变革。

舆论普遍认为,《零八宪章》具有温和、理性和改良的特征,并无推翻现政权的意图。但宪章出台后,却遭到中国政 府严厉的镇压。宪章发表的当天,刘晓波就被中国警方拘留,2009年,他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随后被重判11年有期徒刑。同时,在宪章的第一批303位签署者中,有70多人被警方的传唤和审问,而中国媒体则对《零八宪章》只字不提。

虽然如此,宪章在中国民间引来热烈的回响。宪章发表不到两个月,社会各界签署者已超过8000人,甚至有不少签署者来自执政者内部。中共退休高干主办的刊物《炎黄春秋》,于2009年初发表文章《宪政:中国民族复兴的要求》,与《零八宪章》遥相呼应。

国际社会同样对宪章予以了紧密的关注。宪章出台后仅一周,由美国顶   尖的中国问题学者林培瑞亲自操刀的宪章英文版本就张贴到了《纽约书评》和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委员会的网站上。英国《经济学家》期刊很快发文说,宪章是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对中国政府最大胆的挑战。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则宣称,宪章代表中国草根的反叛。

美国政府和欧盟也强烈谴责了中国政府对宪章签署运动的打压;余英时、胡平等知识界精英则在海外发言支持,推动宪章的签署;台湾、香港等地的民众也发起连署运动,声援刘晓波等人。2010年10月,刘晓波因长期从事推动《零八宪章》等非暴力斗争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历史背景

要理解世人对《零八宪章》投来的目光,我们必须回到它产生的历史背景。2008年是中国立宪百年。早在1908年,清王朝就颁布了《钦定宪法大纲》,1911年中国通过民主革命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但经过百年血泪交织的奋斗,2008年的中国社会仍处于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之下。

当时的中国已历经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虽然放宽了经济和社会活动的空间,但政治体制改革的难题仍然徘徊不前,国家仍处于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的制度环境下。

与此同时,中国普通公民对宪法权利却愈加渴求。以2003年“孙志刚案”等事件为标志,中国社会的维权运动蓬勃兴起。著名维权律师滕彪认为,维权运动的发展很快形成了街头化、组织化和政治化的趋势。但中国政府对维权运动的打压却从未停止,维权律师、地下教会、意见领袖等维权力量被看做是国家的敌人,抓人、关人、打人成为打压的主要手段。

在另一面,中国学术界、思想界在89六四事件之后,有大批自由派知识分子转向了对“宪政、民主和法治”的研讨和传播,经过近二十年的努力,使之逐渐成为知识界的主流话语。

徐友渔:“这种宪政民主的思想确实要经过六四之后艰苦的探索,才能达到《零八宪章》的结论。89之后,从那种抽象、朦胧的人道主义、人性论,和一般的民主和自由的抽象观念里面,走向了最重要的结论就是,要走宪政民主的道路,这是人类文明已经证明了的道路。”

《零八宪章》不但表达了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民主诉求,也呼应了公民维权运动,甚至得到了部分执政者内部残余改革派的同情,具有相对广泛的社会基础。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零八宪章》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表达无权者的声音,无权者的力量。语言就是无权者的权利。”

纽约明镜集团总编辑、宪政学者则陈小平认为:“《零八宪章》在起草过程中,它观点的形成、它的运作过程,是尽量多包括一些人的观点,让更多的人所接受;文字、条目等等,尽量地去听别人不同的意见。”

 

阻碍重重

包容的心态、扎实的努力,使得《零八宪章》在发表后短时间里得到了广泛的响应。但它所面对的依然是一个共识断裂的社会。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原清华大学教授秦晖敏锐地指出,一些改革的得利者迷恋他们已经获得的权力及其带来的财富,不希望民主。极左派则抨击说,宪章吹响了"颜色革命"的号角,并认为宪章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主张是犯了叛国罪。改革的受损者则有反改革情绪,希望实行暴风骤雨似的文革式民主。还有海外的异议者批评说,宪章只是跪着造反,温和到了软弱、投降的地步。除此之外,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当时改革开放三十年催生的一大批中产阶级,其中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或不敢触及公民基本权利的话题,更别说参与到推动体制改革的运动中。这些因素都妨碍了宪章运动的进一步开展。

但《零八宪章》最大的阻碍仍然是来自于当政者。宪章呼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推动“宪政民主”,不但使分裂的自由派力量形成了广泛的联盟,也使中国社会被剥夺与被损害的弱势群体开始集结;而宪章所倡导的政体类型对现存体制显然是替代性的,因而使它具有了革命性。这些都使得中共执政者感到愤怒和恐慌。自《零八宪章》公布的十年中,中国政府从未停止、改变对宪章运动的绞杀。

陈小平:“整个的公民社会面临绞杀,何况处于反对立场的零八宪章运动?所以它进入低潮和寒潮是可以理解的。那么,下一步怎么样呢?我觉得还需要人们把《零八宪章》提出的问题去宣传,这样才能出现一个新的高潮。”

当权者的打压持续了十年,宪章运动也持续了十年。今年6月4日,来自海内外的《零八宪章》第三十八批签名在网络上公布。

 

继续诘问

十年后回首《零八宪章》,这份政治纲领的出现可谓正当其时。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2008年,宪章对十字路口的中国发出了一声响 亮的提醒:经济迅猛发展的中国究竟应该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个提醒也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中国的未来。此后的十年,一方面中国经济继续迅猛增长,另一方面中国的政治体制却不断倒退,花样翻新的极权统治让世界为之侧目。这正应验了宪章的历史价值。可以预测的是,《零八宪章》将不会被历史湮没,它所牵系的中国各阶层公民,或将凭借宪章,继续诘问极权的铁幕。

 

制作:王允、郭亚萨

监制:张果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