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村毁 万户移 农村何来李子柒? |专题

2020-07-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千村毁 万户移 农村何来李子柒? |专题

山东省计划今年内拆迁两成村庄,将农民集中到新型社区楼房居住。这个名为“合村并居”的运动,正以摧枯拉朽之势毁掉农民的家园和生活。超低补偿,野蛮逼迁,先拆后建,村民从殷实的农家小院,沦落铁皮屋或窝棚,只在一夜之间。报警无人处理,信访官官相卫,诉讼不给立案,走投无路向媒体求助,却被公安约谈。有村民被逼在兰陵县公安局门口喝农药,差点闹出人命......

城镇化是农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但城镇化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中国的城镇化道路卡在哪儿了?

中国农业第一大省山东正在大规模拆除传统的自然村落,将农民集中到新型社区楼房居住。这个名为“合村并居”的运动,以摧枯拉朽之势毁掉农民的家园和生活。

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本是农业大县,但它的野心是五年内打造千亿级制造园区“兰陵装备智造小镇”。自2019年10月份开始,新兴镇的一些村落就面临灭顶之灾。

小刘(兰陵县村民):全部拆完了,剩余十几家不同意的也强行扒除了。我们家两套房屋,趁我父亲,退伍军人到县城就医期间,强行拆除。日用电器、粮食全部砸进去了。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指出,与国家对农村集体土地的依法征收不同,“合村并居”利用的是土地“增减挂钩”政策,因此缺乏规范程序和底线补偿标准。

小李(兰陵县村民):从拆迁到现在,政府没有下发或张贴任何公示公告,相关政策都没有的。

小刘(兰陵县村民):村里拆的房子,算600块一平米。而新建的房子¥1300-¥1500/平方米。,如果想住楼房,要另外加5万-15万的差价补偿款。根本拿不出这部分钱。

先拆后建,是这一次合村并居中的常态。被拆农民只有三个选择:租房、投亲靠友和搭窝棚。从殷实的农家小院,到临时安置的铁皮屋,甚至废墟上的窝棚,只在一夜之间。

小刘(兰陵县村民):我们村在镇政府规划了一个小区,只有1/3的人住进去了,我父亲,已经快七十了,拆了房没地方居住,在废墟里搭了个窝棚。29:18 在窝棚里住了十几天,后来村书记李超又指挥人员把窝棚填埋,老人现在无处居住 10:07 现在只能在亲戚家住。

村民小李,小刘等全村十几户人家拒绝签字,成了“钉子户”。  基层官员为了“小康路上不落下一户”的整体拆村,日以继夜,啃硬骨头。

小李(兰陵县村民): 5月底6月初,剪民用电,放爆竹,骂家人,扔石头,报警后派出所出警,但不作为。

小刘(兰陵县村民):有的孩子在镇上上学,不签就不让孩子上学。断水断电断路。村里开超市的,关掉,开餐馆的,也关掉。养猪的,县政府环保部门过来,把猪圈拆了。

小李(兰陵县村民):县政府以打黑名义,荷枪实弹,震慑,端冲锋枪,发犯罪嫌疑人传唤证。

村民走投无路,向媒体求助,却被公安约谈。有村民被逼在兰陵县公安局门口喝农药,差点闹出人命。

6月13日中午,在没有接到任何电话、短信告知的情况下,小李父母半生积蓄建造的宅院被强拆,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补偿。

其实,被拆迁对农民的影响远不止补偿款的问题,耕地和宅基地是农民的最后一道生活防线,但政府在拆毁他们的宅院,征用耕地时,并没有向他们提供稳定长期的就业机会。

小李(兰陵县村民):我村280户,1500人, 只安置了个位数的人去上班。

小刘(兰陵县村民):像我父亲这样一些老人,以耕种为生的,直接没了收入。。。没有土地耕种,收入来源都没有。吃用都断了。

从农村搬到乡镇,生活成本陡然升高。吃菜吃蛋等要花钱买不说,还要扛一大笔物业费。

小李(兰陵县村民):从楼房、小瓦房,搬到100 平方米的楼房,原来自来水不花钱,现在上个厕所都花钱。

近几年中国搞“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投入巨资搞基建,实现道路、水、电、网络的“村村通”。很多农民自己也建了楼房,“合村并居”把这些都拆了,不单浪费财政的钱,更把农民几十年奋斗的家庭财富也毁了。

农民被赶上楼,如同住进鸽子笼,不仅远离耕地无法放农具和粮食,更让人糟心的是,新房子质量还不过关。

小李(兰陵县村民):新房子洇水,墙开裂。一期承建商不肯签字。

中国农民对1958年大跃进时,家家砸了饭锅,吃食堂还记忆犹新,现在又户户拆了房子住“新居”,兴亡都是农民苦。公众对这类运动反应强烈,媒体密集报道,中国多位知名学者教授也公开质疑。

中共高层的顶层设计是,通过重新规划中国基层的自然村落,解决农村空心化问题,和基层治理成本大等问题。听上去很美,可早在2008年,山东德州就开始试点“合村并居”。但由于地方财力不支、建设用地指标难以变现等问题,德州在拆了10%的村庄之后,就烂尾了。政府花了很多钱,农民也不满意。

经验教训都有了,但2019年,北京又发文,要求2020年底完成村庄布局规划。山东冲在全国最前面。山东为什么这么着急?

温铁军(中国人民大学农村问题学者):债务泡沫、金融泡沫、地产泡沫,是捆在一起的。它(地方政府)要想解套...就利用现在集体建设用地可以直接入市这一条,发达地区所谓“地票交易”,于是他们就开始搞大拆大建了,集村并居这套东西就开始搞起来。

比如沿海发达省,拆两户农民的宅基地,复垦成一亩农田。按国家的“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可得到一亩建设用地指标,卖给省会城市或主要工业城市。

温铁军:这个值多少呢?值100万。

可是在小李他们村,征一亩地只赔5万块!利益驱动,权力与资本合谋,以“乡村振兴”之名,行“圈地运动”之实。

这次”合村并居”运动中,基层官吏的粗暴蛮干也被广为诟病。大拆大建中的基建油水,是他们积极推进这项,坑农政策的重要动力。

陈光诚:他可以向国家财政申请大笔的钱。这些干部申请工程款,层层剥皮。

城镇化是农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2019年,中国的城镇化率是60.6%,而发达国家一般城镇化率是80%。但城镇化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

文贯中(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 :在市场经济国家,很多村子会消失,80%的人最后住城市里,宅基地进入市场买卖,最后自然会复耕,带来世世代代的收入。而人口集中到城市,分摊基础设施成本,享受服务,达到高的文明水准。

但中国的城镇化卡在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上。中国农村人口从村集体免费分到宅基地盖房,但只有使用权,不能买卖和出租。所以农民即使进城也没有动力退出宅基地。加之户口制度对进城农民也不友好,子女教育、社会福利等令他们很难在城里落户安居,因此他们多半选择保留农村的退路。这样,宅基地即便是闲置,也无法集中到真正务农的人手里,进行集约化生产。

杨建利(“公民力量”负责人): 政策上想推动城镇化,但无法突破土地所有权问题,这是共产党公有制的命根子。为了实现乡村振兴,只好强迫式地让农民过现代化生活。中国没有一寸土地的所有权没有争议,这是中国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

合村并居用行政手段强行改变乡村形态,产生一代彻底失去土地的农民。中国乡村本是中国社会的“稳定器和蓄水池”。可是“合村并居”造就的缺乏稳定就业,与农业脱节,上万人聚集的“陌生人社区”,不仅自身治理难度很大,而且会成为社会波动的放大器,成为未来中国的不安定因素。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中国网红李子柒视频中被追棒的中国乡村美景与古老文化,在现实生活的大拆大建中成了一笔笔的买卖。万村一面,故乡已然是回不去的乡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