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女王的玫瑰还是妇女的面包? | 观察

2019-03-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三八“:女王的玫瑰还是妇女的面包? | 观察

又到三八妇女节了!哦不对,现在叫女人节、女王节、女神节。叫“妇女节”多土啊。女王女神当然要买买买,鲜花、衣服、包包、首饰。

商家自有它的算盘,可是作为女性,应该乐观其成吗?

这种改名剥离了女性的劳动价值,代之以审美价值,它具有更强的观赏性,和明显的吸引男性追捧的暗示。把这个初衷是女性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日子过成这样,究竟是更“摩登”了,还是退步了?

女权活动人士韦婷婷:“我认为企业应该赋予女性同工同酬的权利,这不是关于女王节或庆祝节日。”

妇女节的初心

20世纪初,西方快速工业化,为抗议工作剥削和歧视,争取权利,欧美各国工厂女工连续数年在3月8日举行大罢工游行。当时她们的口号,是“面包加玫瑰”。面包,是生存保障。玫瑰,是生活质量。

女工:“我们有任何人能要求的最好的食物。当我们成立工会后,我们希望能重新被所有的零售店认可,以缩短我们的工作时间并提供能生存的工资待遇。”

1910年,为了呼吁妇女自由与平等的权利,第二国际妇女代表大会在哥本哈根召开,定每年的3月8日为国际妇女节。联合国从1975年开始庆祝妇女节。中国在建国后开始在同一天庆祝妇女节。

中国女性地位百年变迁

而在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女性对自身权益的主张和社会对女性地位的重视还不足百年。封建社会期间的礼教纲常教导女性“三从四德”、“夫为妻纲”、“无才便是德”。

五四运动翻开了中国女性发展的新篇章,开女禁,兴女学,女性社会地位和发展得到很大改善,男女不平等的社会终于出现豁口。

中共建政后,消灭了娼妓制度,废除了包办买卖婚姻,培养了一大批妇女干部。“女人能顶半边天”、“不爱红妆爱武装”等口号铺天盖地。

社会学家、《背叛老大哥:中国的女权觉醒》一书的作者洪理达: “到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实际上有最高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这是一个优秀的成就。当然,当时每个人都很穷,所以在经济上男女没有巨大的差距。”

中国妇女的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但即便如此,妇女依然面临着工作分配不公平、忽视生理差异、高强度劳作等问题。

洪理达:“她们必须比男人更努力地工作,而且她们赚取的工作回报没有男人多。所以她们没有获得真正的平等。”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妇女地位又有滑坡。在家里,男尊女卑的婚姻家庭观回潮,小三二奶大行其道,家暴问题日益严重。在社会上,女性就业难,失业问题严重,男女同工不同酬。形形色色的“潜规则”充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笑贫不笑娼蔚然成风。

洪理达:“经济改革也带来了一种渐进的不平等,包括更加严重的性别不平等。在1990年代末期,男女之间的性别差距,特别是经济差距大幅增加。”

隐形的锁链

近几年,“女神”、“女强人”、“小姐姐”等网络热词活跃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女性的地位好像已然达到了历史的新高,甚至超过了男性。然而,在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中国在149个国家中排名第103名,比2017年还下降了3名。这份报告从经济参与、教育、医疗和生存、以及政治能力上分析各国的男女性别差距。

从经济参与上看,女性在进入职场后所遇到的限制大大高于男性。中国女性的平均收入是男性的64%。女性成为高管的比例仅是男性的20%。智联招聘发布的《2017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超过八成的女性认为职场中存在性别歧视。许多工作岗位的招聘存在着隐形歧视,比如要求申请人“五官端正”、“形象好”、气质佳”。近期,湖南新宁县人民医院招临时护士时还要求就职人员两年内不准怀孕。

洪理达:“从雇主而来的性别歧视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政府实际上已经开始介入了,这可以部分归功于这些女权主义活动人士的努力。”

从教育机会上来看,虽然女性比男性进入高等教育机构的几率要大,但女性在专业的选择上和就业的领域上却非常局限。从医疗和生存上来看,女性的出生率仅为男性的87%。更夸张的是政治参与,中国女性的政治参与比例甚至低于世界平均值。女性部级干部的比例仅是男性的11%。第13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女性占比达到历史新高,但也仅是四分之一。

被和谐的妇女节

女性权益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是存在于世界各个国家的问题。三八国际妇女节正是各国女性倡导提高女性地位的机会。爱尔兰、西班牙、澳大利亚、法国等国的女性在这天举行罢工、游行,来抗议男女工资的不平等、工作歧视、性侵犯等问题。她们通过呐喊、示威向国家和世界传递出男女平等的诉求和需要。

但和谐的社会主义中国不一样。在今年北京市妇联发布的三八活动宣传中,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巾帼心向党、建功新时代’为主题开展庆祝活动”。政府已然将三八妇女节庆祝成了一场妇女联谊颂党歌的政治宣传工具。

央视联欢晚会:“今天是第107个国际妇女节,所以此时此刻我们要向全国的女同胞表达我们最真诚的祝福,祝大家节日快乐。”

女性抗议的声音却被消音。去年的三八妇女节前夕,一小批女权主义者为了不会遇到政治麻烦,提前两天秘密纪念妇女节。同年六月,一些女权活动人士被警方要求搬离广州。2015年三月被拘捕的“女权五姐妹”之一郑楚然在2017年接受BBC采访时说,女权运动在她们被捕之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另一位参与者李婷婷在16年接受采访时也曾说,自己现在很“听话”、很温和。

洪理达:“这标志着女权运动的一个真正的转折点。但很不简单的是,尽管中国有严格的互联网审查仍有许多年轻女性继续站出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她们被性骚扰的经历。”

回到初心:要玫瑰,也要面包

当“去政治化”后的三八妇女节被降级为为党宣传的工具,当庆祝活动广泛体现在商业上的促销和买卖,当网络媒体不断出现物化女性的热门词汇,当女性抗议的声音一波一波被压制被驯服、当女人在职场上被歧视、妥协于潜规则的时候,正是三八妇女节需要重新被认识、被重视的时候。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我们仍然需要打破妇女和女孩面临的结构性障碍:无偿护理工作,不平等报酬,有害的刻板成见,歧视和暴力。”

女性需要玫瑰,也需要面包。只强调“美美的”一面,表面上是抬高了女性地位,其实是明褒暗贬,让女人只专注于外在条件,而忘记这个节日是前辈女性们争取男女平等、同工同酬、选举权、参与社会事务的结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