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帕丁准将:美国必须主导5G技术 不能让中国政府控制互联网主干

2019-0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史帕丁准将:美国必须主导5G技术 不能让中国控制互联网主干

你好,观众朋友!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唐琪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向大家问好。今天我们的节目要去拜访的嘉宾是美国前白宫高级官员GENERAL SPALDING史帕丁准将。他曾经出任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高级主任。特朗普总统上任后出台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正是由史帕丁准将领导的团队完成的。这份“国安报告”被普遍认为是美国对华战略转移的重要标志。今天我们就要请史帕丁准将就这份“国安报告”以及美中关系未来走向等问题,发表他的观点。史帕丁准将是一位“中国通”,他希望我们的采访用中文进行,而他更是一位作风严谨的官员,不但要我事先把采访提纲给他,而且还非常认真准备了答案。史帕丁准将告诉我,美中关系非常敏感而重要,作为一名政府官员,他的回答必须逐字逐句、严谨准确。好,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去听一听史帕丁准将的观点。

VO: 史帕丁准将在美国空军服役26年,现任美国五角大楼空军副参谋长特别助理。2017年5月至2018年1月期间,史帕丁准将曾经出任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会战略规划高级主任。2017年年底出台的特朗普政府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正是由史帕丁准将领导的团队完成的。与之前奥巴马政府把中国称为“战略伙伴”不同。这份长达67页的国安报告把中国称为"战略竞争者",凸显了特朗普政府基于 "美国优先"的大主题,在对外战略、尤其是对华战略上有了新的反思和调整意图。

 

记者:能不能首先跟我们介绍一下,这样一份国安报告是由一个什么样的团队经过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做出这样一份报告呢?

史帕丁: 《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联邦政府内多个部门合作的成果。 该文件的基调是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协商后定出的。

记者:所以如果要给中国观众解释美国国安报告的话,您觉得中国的观众必须要了解这个报告中的哪些精华呢?

史帕丁:简而言之,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前提假设是,21世纪的竞争主要不是军事竞争,而更多是信息和经济竞争。 我们发现,各种国际机构不再维护美国的利益,也不再支持民主原则。为了回到支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秩序的原则,我们必须改变。 这是因为在冷战结束后,民主与自由市场这两个原则之间出现断裂与脱节,全球化开放的仅仅是国际金融、贸易、投资、移民和投资流动,同时限制自由 民主原则的流动而民主制度却无法自由流动。这使得专制主义(和极权主义)能够利用全球化和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传播非自由的价值观。这种威权主义下的全球化导致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反自由的价值观。

记者:这份报告是特朗普总统上任后的首份国安报告。在战略上对中国做出了什么样的定位?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定位呢?

史帕丁: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非常重要,因为它首次指出21世纪竞争与以前完全不同,集中在信息与经济上。He’s about 1s and 0s and dollars and cents

记者:这份国安报告也指出,数十年来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基于支持中国的和平崛起,并且可以整合到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当中来。但是这么多年来似乎是事与愿违,中国它是希望用自己的中国模式来影响世界。

史帕丁:中国共产党在战略上的切入点与西方不同。 它看到了利用全球化和互联网来恢复大国地位并在全球传播非自由原则的机会。 这种做法成本低、效益高、风险小,也能保证中国的高就业率。

记者:很多分析人士指出,这份报告意味着美国的对华战略已经从“接触”转向“遏制”。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说法。这一转型意味着什么?

史帕丁:我认为“遏制”不是正确的定位。 我会用“脱钩”的说法。 这意味着美国必须承认中共试图利用我们国家的开放性来对付我们。

记者:您说的“脱钩”就是delinking 是吗?为什么?

史帕丁:因为我们应该认为,我们的开放性的国家是一个weakness。

记者:是一个弱点。

史帕丁:弱点,对。

记者:之前的美国对华战略政策的失误在哪里?然后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史帕丁:我们的错误在于,我们过于傲慢,相信我们能改变中共。从70年代我们觉得我们能改变中共。我们必须认识到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是不会改变的。

记者:从什么时候美国开始意识到,其实中共是不能够被改变的?

史帕丁:特朗普总统的…

记者:就是从特朗普总统才开始意识到?

史帕丁:我看到40多年的美国政策。我们总是帮中国什么都做。我们从来没有说不。

记者:美国具体又会从哪些方面实现这样一个战略转型来制衡中国呢?

史帕丁:四个方面 。 第一 、回归民主原则; 第二、有组织地去竞争 ;认识到我们的开放社会有脆弱(之处);第三,增强美国国力 、投资于基础设施,教育和研发;第四,打造与志同道合的国家的经济和安全关系。

记者:作为一位军事战略专家,您对中国的军力有一个什么样的观察呢?

史帕丁:中共很聪明。 它开发了巧妙而廉价的方法来击败我们高度现代化的军队。 它的军事开支也少得多,这使得资源可以用于基础设施,教育和研发,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我们可以从他们的策略中学到很多东西。

记者:您刚才提到,它的军事开支也小得多。我们看到,目前中国军费总的预算是美国的1/3。所以您觉得它目前的军事发展足以挑战美国吗?

史帕丁:但是中国的购买力平价要高得多。他们已经建立了一支非常有能力的军队,但这不是主要的看点。 战争对世界来说是可怕的。 而且你无法保证一旦战争开始,核武器就不会投入使用。 因此,军队应该作为威慑力量存在。 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竞争以其它方式进行。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共不会利用军队欺负邻国。

记者:对于中国的军事扩张,其实可能很多中国人会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那您也提到过,中国也是在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但是您说中国追求的目的和美国是不尽相同的。在您看来,中国跟美国追求目的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史帕丁:中共认为政府必须控制人民。 在美国,我们认为人民必须控制政府。

 

VO: 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还指出,中国试图取代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地位,想要扩张国企为驱动力的经济模式,并在对其有利的情况下重塑区域秩序。

 

记者:那份国安报告也提到,中国想要取代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地位。特朗普总统的印太战略有没有采取一些什么措施来应对中国?他跟之前的奥巴马政府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史帕丁: (特朗普总统希望)建立新的共识。 确保经济、军事和政治之间的一致性。 推进自由民主价值观。

记者:刚才您也提到,目前中国跟美国的竞争已经不是军事方面的竞争,而是更多别的方面的竞争。那我们注意到,目前大家非常关注的就是中美双方正在进行贸易战。有分析说,贸易战会令中国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放弃原来的强硬态度。您的观察呢?

史帕丁:中共不会改变。

记者:您觉得中共不会改变?

史帕丁:不可能。

记者:即使贸易战压他们您也觉得不会改变?

史帕丁:不会。因为那是他们的原则。

记者:在您看来,美国和中国在亚太地区出现武力冲突的可能性有多大?

史帕丁:今天的可能性就比昨天高,但我相信核武器将让冷静的头脑占上风。

 

VO: 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公司因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一案,引发全球关注。随着5G, 也就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即将在全球铺开,外界对企图主导5G市场的华为公司所带来的安全威胁深感忧虑。史帕汀将军更是极力主张应该由美国政府来主导美国5G技术发展,以确保美国高科技技术建设不被中国干扰。

 

记者:您为什么认为美国政府必须主导5G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

史帕丁: 我们必须克服互联网的根本缺陷。 我们必须将民主原则纳入基础技术。 互联网必须体现自由社会的基础价值观,包括法治,个人自由,私有财产,国家主权。 我们必须在互联网向5G过渡期间这样做。 否则我们的城市甚至有可能变成反对我们的武器。 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控制全球互联网主干,那么它就可以更容易地传播非自由的观念。如果一切都是中国制造的,我们就不得不依赖中国。

记者:美国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和技术去应对未来与中国的网络战争?

史帕丁: 是的,如果我们正确构建这个网络。

 

VO: 史帕丁准将认为,中国在网路信息战上投入的人力和资源,在范围、规模等方面已超越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一旦中国政府控制全球互联网主干获得话语权,那他们就会肆意传播有悖于普世价值的理念。这是美国应该警惕的。

 

记者:有一些中国的民众认为,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是因为美国不希望看到中国的崛起,以巩固美国在世界的霸权地位。我不知道您对这样一种说法有什么样的回应吗?

史帕丁: 那怎么解释40多年来我们的官方政策呢?

记者:可以不可以跟我们详细地说,您觉得这40 多年美国的官方政策一直在支持中国,是吗?

史帕丁:帮助中国成长,这是我们一向来的政策 。 使得中国强壮,帮助中国发展。我热爱中国人民, 我热爱中国。 我只相信中共的模式对我们的民主不利。

记者:美国目前对华的战略对中国内部的政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史帕丁:中共必须决定它最想要的是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或与美国人民的美好关系。 在目前的制度下,二者无法兼得。中共害怕自由,害怕言论自由,宗教自由。

记者:您对美中关系未来的走向有什么样的观察?您觉得这个美中关系新的平衡点在哪里呢?

史帕丁: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们随时准备好了对话。跳探戈舞需要两个人,我们随时准备起舞。

 

VO: 热爱中国文化的史帕丁准将曾经担任过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武官,和中国当地民众也着非常友好的交往。但面对中国政府,史帕丁准将是美国重要的鹰派力量之一。

 

史帕丁:有人问本杰. 明富兰克林:“你给了我们什么样的政府?”他回答说:“共和国,如果你们能保住它。”

他的意思是我们必须努力保护这个共和国。 我祈祷我们能胜任这项使命。

记者:所以您觉得美国现在做的是要努力保护这个共和国?

史帕丁:对。

 

主持人:“我们必须努力保护这个共和国”。史帕丁准将告诉我,近年来中国当局的所作所为对美国的自由民主造成极大危害,而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他相信,美国目前的对华战略将会持续下去,并不会因为未来有可能出现的总统更替而改变。 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主持人唐琪薇,非常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我们再会。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