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议会,国际舞台—征途上的香港新世代”

2019-1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街头,议会,国际舞台:征途上的香港新世代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香港反送中运动届满半年。“无耻逼迫出无畏的人,在权威之下,无权说害怕” ,动荡的时代让素来以“政治冷感”闻名的香港年轻人,被迫加速成长。无论是时事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他们已踏上征途,正在创造自己的历史。

这是香港市民在建制派何君尧败选后的欢呼声。

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作为“反送中”运动后香港首次大型选举,被视为民间变相公投。选民投票热情空前热烈,投票率及投票人数双双打破香港开埠以来历史纪录,亲北京党派兵败如山倒。

这是民意的胜利,特别是香港青年的胜利。这次区选竞争空前激烈,1,090名候选人竞逐452个议席,35岁以下的候选人达到470人,而2015年仅有301人。

2014年雨伞运动后,不少年轻“伞兵”参战区议会选举,不过最终因分化等问题,未能争取到大多数议席。四年后的反送中运动,又促使一批年轻的政治素人参选。他们在体制外抗争的同时,希望在体制内突围。这次当选的政治素人中,就有两名“连登仔”,他们利用网上讨论区“连登”,从网络战线打到选举战线,誓言要“光復议会”。

31岁的杨思健,报称独立民主派,在沙田公共屋村,广源村土生土长,这次是他第一次参选。杨思健:“我本身也不是一个政治的人,其实我很有潜质做一个离地的中产,可能甚麽也不理会,做一隻‘港猪’。但因为见到社会上太多的不公义,太多的年青人去前线,可能会牺牲自己的性命,他们的后果会很严重,但他们仍要这样做,那些人坐牢则是几年,那麽为何不能放弃自己港猪的生活,牺牲一点点自己个人休息的时间,为香港做些事。”

另一位“连登仔”,23岁的余浚宁刚毕业,这次一举当选西贡坑口西选区议员。他参选的原因是看到过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政府仍用催泪弹等武力驱散,让他感到对香港幻想破灭。

余浚宁:“原来香港也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断地想在这场运动中,自己可否做多些事呢?不久我就发现区选这条战线。因为现在不论区议会或立法会,都是由建制派把持著议席、把握了话语权,那么就需要一班人去打破这个平衡,拿到政府资源去帮助这场社会运动或被捕的「义士」。”

这次区议会选举年轻人投票热情也空前高涨。共有413.3万名登记选民,当中超过约40万为新增选民,而新增选民中18岁-35岁的占近一半。

回顾过往几年,2016年立法会的宣誓风波,多名非北京阵营议员,被褫夺资格,令香港民众对选举制度一度灰心。但这次反送中运动延续至今,不论传统民主派、本土派和所谓“港独”的支持者,都空前团结,共同目标是光复香港,先光复议会。

离岛区的选民徐小姐,原本对社会及政治漠不关心。但自从元朗721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后,感到愈来愈愤怒,更于7月辞职,全心参与“反送中”运动,发现原来香港早已变质。

徐小姐:“其实我们不再出来的话,就连累了以后一代又一代,等于现在上了年纪的人,可能之前为了小恩小惠,乱投票,投到现在某些区坐大。要踢走这些(亲北京)无谓人,最好就是这样。

反送中运动至今,这场没有组织,没有领袖的运动,让素来以“政治冷感”闻名的香港年轻人,被迫加速成长。残酷的现实也让他们意识到香港不能自己打这场仗,他们还要走出去,向国际社会求援,让世界不要忘记香港。

今年9月,在美国国会举行的香港问题听证会上,张崑阳、黄之峰、何韵诗等人,共同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来共同面对香港的人道危机。

10月,民阵前副召集人梁颖敏,及香港大专学界代表张崑阳、邵兰等人再次来到美国,领取“2019年度公民力量奖”并再次发声。

梁颖敏:我们知道单凭香港人,我们700多万人。面对着一个有14亿人的国家,一个世界上第二大的经济体系,我们自己不能赢,所以我们就要向世界去求救。

张崑阳:我们其实代表了香港所有大学的学生会,加起来代表的是整个香港的学界,代表了香港超过十万的大学生。我们会觉得这是一场为了保护香港自治和争取民主的一次战争,五年前雨伞运动我们输了,我们败了,五年后我们卷土重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赢。

记者:你们累不累啊?
邵岚:累啊,很想睡觉。
KEN:你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
记者:那早上吃的什么。
大家:吃的那个sirio,cup noodle、cochon。
张崑阳:还有苹果。
张崑阳:我们吃的那个是加州苹果吗?
邵岚:No one care
张崑阳:加州苹果是很好吃的
张崑阳:我早上吃的那个苹果,我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苹果。
AMON:对对对啊啊啊。就是在香港没有那么好吃的苹果。
邵岚:因为香港哪些水果都被喷了催泪弹。

这群年轻人,他们在“一国两制”下长大,对英国殖民地与回归中国,并没有太深刻的记忆,但当本该属于他们的自由,民主,人权被一点点吞噬,经济下滑,周围充斥着中港交流的谩骂声,当他们看不到属于自己的未来,而这一切都成为他们在这次抗争中,冲在前线的支撑点。

梁颖敏:我们有恐惧啊,每一天都在恐惧。 特别时看到有那么多年轻人, 冒着生命危险,不怕被抓,不怕进牢的出来抗争的时候,我特别怕。但是我们更怕香港被毁掉。

KEN:最大的压力就是没有出路了,香港根本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就业)。比如说你是念理科,在美国就很多选择,但是香港就完全没有,一定没工作。香港政府这些问题他们都知道,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事情去帮我们。

梁颖敏:在6月12号的时候是我的生日,我自己每一年之后的生日,我都会记得这样的画面,记得我们香港人为我们香港付出了那么多,我想我之后没可能去庆祝我的生日了,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最坏的时代,但是也是最好的时代。

“无耻逼迫出无畏的人,在权威之下,无权说害怕” ,一个动盪的时代造就了香港快速的世代交替,无论是时事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香港年轻人已经踏上征途去创造自己的历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