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伟平:我还有机会

2019-06-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秦伟平:我还有机会

24岁就有了第一桶金的他,放弃了国内舒适的生活,来美国做销售,做自媒体人,2018年他又语出惊人要竞选美国国会议员,究竟真实生活中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又有怎样的经历?一起走进秦伟平的生活。

秦伟平:
在这边。

景萱:
不会打扰你录影吧?

秦伟平:
不要紧!

秦伟平:
大家好,欢迎收看评论直播。这个是第三季,今天是2019年5月24号,我是秦伟平。

秦伟平:
我是一个理想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我在24岁的时候就开始创业了,然后就想着实业报国,把企业做好。后来有件事改变了我。

景萱:
就地取材啊!

秦伟平:
对!

秦伟平:
2018年,我记得是11月11号,我发表了一个声明,我要2028年竞选美国的国会议员。

秦伟平:
其实中国的民主意味着整个世界会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秦伟平:
Chinese democracy (中国民主) !

秦伟平:
我是秦伟平。

秦伟平:
我一直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每个人都有一个成长的经历。我是喜欢媒体的,毕业之后去当时《中国电子商务杂志社》杂志社在深圳有个记者站,我就做记者。做了一段时间,我就发现在那样一个体制下面,那时候记者基本上就是写写稿啊,吃吃喝喝的啊,拿点红包啊。说实话,我也拿过。我就觉得,太没有意义了, (因为)我们离自己的理想太远了。

秦伟平:
我在24岁的时候就开始创业了。我赚的第一桶金(是)给人打工做副总经理这样子,一年赚了20万。在二十三四岁就赚了那么多,我已经远远超过我当时的同龄人了。然后有一个机会,我就拿着这个钱,做了一个床垫品牌的代理人,在上海开店。当然也很顺利,那时候经济也比较好。然后就想着实业报国,把企业做好。那个时候说实话,对于政治啊(了解)更少,我们坦白讲说实话,每个人,当时我们自己就是说,还在关心自己经济收入的时候,就很少关心当时(的政治)。所以我现在也能理解很多普通老百姓,他们没有心思去关心政治,也是这个道理。后来就有件事改变了我,就是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

秦伟平:
我在汶川地震六周年的时候,我这里做了一个视频,就是把照片换成视频。我当时有采访一些原始的录音。

景萱:
揭示黑幕啊!

秦伟平:
所以我当时的定位当时就是一个志愿者加一个公民记者。因为我之前也做过记者,我有那个录音笔。我就跟他们聊,包括军人。我(和他们)聊天的时候就把他们录音给录下来了,我有十几段录音。我就放了一段。

景萱:
您看到了什么?

秦伟平:
就是这个反差特别大。比如说,我们想着这个,当地政府也好,军人也好,救灾非常卖力,对不对?但是我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他们就是在敷衍塞责,就是在敷衍大家。

景萱:
什么意思呢?他们没有在积极抢救?

秦伟平:
什么意思?他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但他根本就不做,比如说,有些废墟下面可能还有人,(但)他们也没有尽力地去救。然后还看到一些就是官方的志愿者,在那里作秀啊,拍照啊。当地的老百姓告诉我们,就是在绵阳当地,这个地方政府的腐败,比如说当时的市委书记叫谭力,有个很有名的叫谭笑笑。那个领导来了,他就在那里笑,不哭反而在笑。还有在救灾现场,当时时仍副总理李克强到我们那个地方去视察。他们马上就动用了数十辆大巴。把那些灾民,有的灾民就移走了。把那个环境就搞得特别漂亮。然后那些帐篷学校,就是给小朋友们上课的帐篷学校,一直搭不起来,哇(政府)一个下午全部搭起来了。我当时,(这个)对我刺激特别大。你们地方政府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为什么之前那么久都不做。因为大领导来了,你们才动一动做一个样子。

秦伟平:
这是很多的告示,就是失去亲人了,但是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每个人都要贴一个,我是哪里,找到谁,叫什么名字。有可能通过这种方法找到亲人,但是很多很时候可能就找不到。

秦伟平:
我就觉得说,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是出问题,出大问题,我如果说像我之前一样, 我把企业做得再好,提供再多的税收,再多的就业机会,然后做了上市公司也好,根本就改变不了这个国家。

秦伟平:
先把这个鸡蛋炒好。

景萱:
我们今天做什么,这个是鸡蛋炒什么?

秦伟平:
这个鸡蛋和蘑菇一起炒。

秦伟平:
我做菜如果说要有一个秘籍的话,我觉得我有一个特点,就是根据你家里冰箱里的食材,然后很快呢,就比如说在三秒内,你就知道你要做什么菜,想吃什么样的菜,怎么样搭配,这是很重要的。就是怎样整合资源。我认为会做菜的男人,掌握事情的能力,解决事情的能力肯定很强,哈哈。

景萱:
好,就地取材。

秦伟平:
个人性格上,我觉得一直是乐观积极向上这样一个状态。来美国之后,我没有先上学,我是先上班。在一家公司,销售地板的建材公司打工。那时候英文也不太好,但是我还是敢讲。因为我的销售经验很丰富,我在国内做过那么多年企业。我第一个月大概给公司销售了十万。那我们那个时候上班其实很辛苦。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大概七点,一个星期上六天班。我从来都没有那么辛苦过,你知道吗?在国内,因为自己做生意,时间比较弹性,没有人管你。(在美国工作)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很多人说:“秦总,你现在给人打工啦?”他说:“你还能做这么久?”我觉得我要坚持下去。

秦伟平:
我很早就知道这个视频是未来的一个趋势,我一直在找这个契机,我一直在我们每期节目平均十两三万人在看。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开一个两三万人的(平台)听你的演讲是很难的。所以对我来说,很轻松,很享受,比如说我们想推动中国民主,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支持的。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说,我的个人经历和他们的是一样的。我的观众里面大多是中国的中产阶级。中国的中产阶级大约有一亿人。都是25到45为主的。我跟他们基本上交触得非常好。感同身受。中国的民主转型,它的重要性,不光对中国人,不过对中国人有影响,对全世界都有影响。看起来好像我没有讲民主,批评共产党。但实际上我讲的经济社会的事件,潜移默化地在影像,而且效果比之前那些高喊口号的那种做法的效果更好。这是我比较欣慰的。

秦伟平:
你看这些板呢,它就窄,它就容易翘。

秦伟平:
这每年都是我们两个人来,来得最早,哈哈。

秦伟平: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站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六四大屠杀三十周年纪念会。

秦伟平:

我在2018年是,我记得是11月11号,(美国)中期选举之后,我发表了一个声明,我要2028年竞选美国的国会议员。这不是一时冲动,我是深思熟虑的。我是一直追求中国的民主。当我知道中国的民主不是一天(建成的),就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民主也不是一天就能(建)好的,美国也是经过两百多年才到今天这个程度,之前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我们这个华人另外一个民主社会台湾,对不对,也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到现在这个水平。我知道中国还有很多路要走。那我现在在美国,立足美国,对不对。那我想我机会去竞选,有个民主实践经验,如果我有这样的经验,我想这个经验一定是可以帮助到,对中国未来民主是有帮助的,(有)借鉴作用的。那就是在两周前,我在学校的一个宣传台上看到说,美国海军的这个宣传册,说17岁到39岁可以去参军。哎,我一看,哎呀,我还有机会,哈哈。所以我赶紧马上去报名,然后现在就是通过这个测试,就考试,然后还有审核,然后后面还有体检啊,还有一些体能测试什么的,我不知道。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虽然我还在努力,就好像这件事一样,我发现有机会,我就去努力尝试。而且未来我的经验,我觉得,无论是成功或者是失败的经验,都可以给公众分享,特别是和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分享。如果比如说十年以后我有机会当选美国国会议员,我在那样的一个位置上面,对中国民主,对中国事务发声的话,我相信关注的人,或者影响力会更大。这是我想要的一件事情。

秦伟平:
但是我还是希望说,中国,特别是精英,中国的政治精英,知识精英,财富精英应该在这个中国未来转移里面承担更大的责任,而不是说只满足自己。我自己生活好了就行,我自己安全就好,我的钱拿到手了就好。你不要想着,就好像我刚才讲的志愿者一样,帮助社会,你损失了。实际上,你帮助社会,比如说你帮助中国成功地转型也好,更有秩序也好,你未来,你的收益,你的子孙后代的收益更大。帮助别人就是成就自己,成就整个国家。

秦伟平:
我现在写一个我最近20年都蛮喜欢的一句话:  激情成就梦想,梦想启动未来。

景萱:
我看到网上有一些网友有的时候对您的一些行为有些质疑,觉得您很多时候很像是在做秀。您自己怎么看这个?

秦伟平:
我觉得每个人对人生的理解不一样,更多的人就觉得说,制作好自己最熟悉的一些事情,不愿意去挑战自己,从一个领域跨越到另外一个领域,其实面临很多挑战,有很多规则的东西,做这个选择并不容易,包括比如说,我之前一直是所企业的,后来又转为研究经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