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土豪2.0版 孙大午危矣?

2021-04-02
Share
打土豪2.0版 孙大午危矣?
Photo: RFA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团结带领广大农民“打土豪、分田地”。时隔多年,中共首次重提“打土豪”,现实生活中,打土豪2.0版正在上演。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一家和企业高管被特警重兵抓捕,至今已关了四个多月。网上有传闻:官方想把大午案往“涉黑”方向“靠”,要做成“有组织涉黑”的铁案。大午危矣!

(习近平脱贫会议讲话) :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团结带领广大农民“打土豪、分田地”时隔多年,中共首次重提“打土豪”,现实生活中,打土豪2.0版正在上演。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一家和企业高管被特警异地执法,重兵抓捕,至今已关了四个多月。网上有传闻:官方想把大午案往“涉黑”方向“靠”,要做成“有组织涉黑”的铁案。大午危矣!

这不是孙大午第一次被捕。2003年,他曾被以非法集资的罪名拘捕,但在五个月后判三缓四,成功获释。那次的幸运离不开一群自由派官员、记者、律师和学者们的声援。没想到17年后他又激怒当局二进宫,但现今的中国公民社会已溃不成军,这次声援者寥寥无几。

前澳门大学教授、中国社会学者程铁军是孙大午多年好友。为洗刷当局试图强加大午的涉黑罪名,他介绍大午集团的发展模式,并将和孙大午有关私企立宪的理论,探讨整理出来,发表于海外。

程铁军:自企业营利后,一直没有断过,跟土地局、工商局、税务局、城建局、环保局,不停地跟县一级的政府打官司。

如果说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带着原罪,孙大午是一个另类。他生性倔强耿直,不擅“政商关系”。从1984年开始创业,到如今员工近万人,固定资产二十亿元,他坚持不行贿,不给回扣,不搞潜规则,因此与官府摩擦不断。

孙大午: “我在搞企业当中,遇到过投毒、放火、绞电话线、甚至撞车,很多东西都经历过。”

政府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很多纠纷,源于政府对产权界定不清,和监管的随意性。而随意性跟寻租空间成正比,随意性越大,各级官员捞钱机会就越多。

程铁军:整个国家体制老是把民营企业,把私有制看作剥削,很多私有企业都有这个问题。一个是官员寻租,动不动就想沾光;第二是裙带风,动不动想安排人。他不愿意啊.

这次祸起大午集团跟徐水国营农场的土地纠纷,党政司法显然偏袒国营农场。孙大午一个民企,胆敢与赵家争利,无异于以卵击石。

孙大午在企业内部推行民主分权制,也触动了当局的敏感神经。2003年被捕获释后,孙大午痛定思痛,将企业所有权、决策权和执行权“三权分立”,让职工选举董事会和理事会,他独创私企立宪、劳资共和的“私有、公治、共享”的新型企业制度。

程铁军:一开始他说(这是)社会资本主义,我说不对,你应该是资本社会主义。民企坚持私有制,夫妻店打下来的家产,私有天经地义啊。。。私有难道不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吗?
我认为也许“私有”惹恼了上面意识形态(的人)。

孙大午的制度创新很好地解决了私有企业的传承问题,实现了劳资双赢、社区共和的目标。这个案例曾被哈佛商学院引用。

孙大午: 我觉得这个立宪制度对我这个企业发展非常之良性,24家子公司,两家合资公司没有贷款没有欠债的,全员实行免费医疗。。。我们的增长速度,每年百分之二三十,一直在递增。

孙大午也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儒商和慈善家。他在无人愿意承包的盐碱地上,不靠国家投资和贷款,建成一个集农、工、贸、医、学一体的现代化康养小镇“大午城”。

孙大午:我想把企业变成不死的社会,就是缺医院,缺学校,缺体育馆,缺养老,我做这些事业,这既不是商人思维,也不是政府思维。

孙大午收养孤儿,建职工居民楼,办免费农民技校,赔钱的中学。大午医院门口写着”病人进门,医院全责“,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

孙大午:医院挣了钱是我的耻辱,医院赔了钱是我的荣幸。因为我不缺钱,我办医院就是让你治病救人。

“大午城”俨然就是一个社会自治共同体,一个”桃花源式“的独立王国。孙大午成为实质上的农民领袖,或者叫“土豪“。

杨建利:孙大午作为乡村精英阶层,有乡村凝聚力,也参与乡村治理。只要政权不是强力干预的话,这种人就会涌现出来。

但这也触犯了当局的大忌,自中共建政,权力延伸到农村基层,岂容乡绅阶层挑战政府权威?

程铁军:地方政府建议他建大午镇政府,当党委书记。他说我可不当,你要五套班子,人大、政协、镇政府,谁给他们发工资啊?我可不干。所以这个事是个无解的难题。

孙大午还曾自诩为“政治哲学学者”。他担任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特邀研究员,曾多次受邀在中国高校演讲"解读三农问题",揭露处于中国底层的农村和农民受到政府极度碾压的现实。

孙大午:中国未来的根本问题还是土地问题,78年的改革开放是从农村土地开始的,现在中国还有一笔巨大的财富还没释放出来,农村土地还没盘活。

孙大午:虽然中央一再强调保护民营企业的产权,民营企业有什么产权?农民用地30年,商业用地40年,工业用地50年。。。

他从不刻意与一些公共议题保持距离,相反,他与公知群体过从甚密,为维权律师加油。

孙大午:“从理念上我和他们很接近,从行动上我是个保守主义者。这个世界大势是走向民主法制,中国不会例外。”

他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和大胆敢言为他赢得了自由知识分子的尊重,但也被当局视为“异议分子”。

程铁军:我请他来澳门大学做学术报告时,正好那天他第一个孙子出生,我便宴祝贺。敬酒时我说:”大午你可当爷爷了,要装好孙子,才能保护好孙子。“可惜,他没保护好孙子。

不幸的是,孙大午又一次成为“恶法治国”的受害者。官方至今未透露有什么实证和符合常识的抓捕理由,律师只视频会见了一次,之后再也无法见到他。

杨建利:孙大午这次凶多吉少。因为有三个特点。一,被抓的人,涉及家人员工共28人,警察出动300人左右。二、异地执法,只有更上级政府才能指挥,一定是更高级政府,可能比省府还高。三、以前没动公司,这次接管公司。

外界猜测,这次恐怕会在新的政治环境下办案。在习近平治下,政治上敢言的商人处境越来越糟。前风险投资人王功权支持宪政主义,成为习近平上台后首批入狱的知名人士之一。任志强去年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蚂蚁万亿上市盛宴被掀翻,马云至今音讯杳然。尽管蚂蚁集团的投资者中,不乏顶级「红二代」。可见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管是洁身自好的,还是跟官府合作分赃的,最后都不免卸磨杀驴的命运。

杨建利:胡温强调经济发展,给民企一定空间。习近平认为共产主义传统思想不能丢,必须控制民营企业。一是资本太大的企业,比如马云。二是社会影响力大的企业,比如马云的大数据,孙大午在当地影响。只要发现和政府不一条心,可能被打压。任你发展,会影响政权。

只是,孙大午的悲剧,比马云事件意义更为深远。他不仅触及所有民营企业家心里的痛,还关系未来中国乡村发展的路。“国家乡村振兴局”刚刚挂牌,中国乡村振兴离不开孙大午这样的有良知有能力的“土豪”,割韭菜何必这么急?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