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六十年 走不出去的对抗循环

2019-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六十年,走不出去的对抗循环。
西藏六十年,走不出去的对抗循环。

西藏六十年 走不出去的对抗循环

青藏高原位于昆仑山脉、横断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之间和周边地区,由于地理上的隔绝,生活在这里的人形成了独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隋唐年间,中国人称之为吐蕃,到了清朝中期,则称之为西藏。

1949年,中共大军横扫整个中国,并逐渐接近了藏区的边缘。当时,中共对这个遥远又神秘的地区,其实并不了解。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我们所知道的有一份电报,是刘少奇的一个指示,他里面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他是说 ‘苏联同志提醒我们,打兰州的时候要注意保护班禅灵童’。他们还不知道‘灵童’这个词,他用的是班禅‘童子’。”

在历史上,西藏的核心地区一直处于独立自主高度自治的状态,位于中原的中央帝国,虽然有时会派军进驻,但从未对这里进行过直接有效的管制。1949年,中共决心把军队开入西藏,并对西藏进行彻底改造。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毛泽东在苏联拍给彭德怀的电报里面,就讲到 所谓 治藏的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占领’,一个是‘改造’。 这个意向在当时是绝密的。”

1950年,中共军队开过金沙江,进入了西藏的昌都地区,与西藏军队发生了战斗。人数少、装备落后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战争经验的藏军,很快落败。在大军压境之下,西藏噶厦政府与刚刚建政的中共中央政府被迫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协议,史称“十七条协议”。

这是中共建政之后的第一个“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根据十七条协议,西藏政府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并允许中国军队进入西藏,而中央政府则承认达赖喇嘛的宗教地位和在西藏的行政管制权力,并且答应在未获达赖喇嘛同意之前,不在西藏进行社会改造。

然而,这个十七条,并不包括西藏以外其他藏人所居住的地区。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在汉人的语境中,西藏指的是现在西藏自治区那个地方。从藏人的角度来看的西藏,指的是整个西藏三区,包括康安多,卫藏,阿里这么个地区。这个地区在1950年之后,被划分在很大的周边的几个省里面。”

所有藏人居住的藏区,总面积约有240万平方公里,比西藏自治区的面积正好大一倍,在自治区以外的人口数量更占了藏人的大部分。根据中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中国境内的藏族人口有628万,自治区外的藏族人口达350多万,比自治区内多出了30%。

虽然中共承诺不在西藏达赖喇嘛的辖区推动所谓改革,但从1950年代中开始,四川、青海、甘肃和云南四省藏区的改造运动开始展开,引起了西藏人民的强烈的反弹。

很多藏人认为,中共在安多和康区推行的所谓民主改革,实际目标就是摧毁藏人原来的社会体制,手段暴烈而且血腥。

西藏学者贡嘎扎西:“因为当时他所谓的宗教改革,名字不同但性质是一样的。宗教改革就是我们改革宗教,在寺院里面的大喇嘛必须接受教育,在当地开了一个居民委员会的会议,然后就是批斗,就是你做过什么事情,你剥削了什么。当时由于这种关系所谓的当地的民兵,就是所谓积极分子,也有一些人,像班禅大师,批斗的时候人家揍他骂他。”

1955年,中国取消西康省,并入四川省成为甘孜、阿坝和凉山三个民族自治州。当年,主政四川的省委书记李井泉在三州发起所谓“三合一”改造,即土改、公社化和旨在大幅削减寺院数量和僧侣人数的宗教改革同步进行,引发了康区藏人的强烈反抗。

1956年5月,中共军队出动刚刚从苏联获得的重型轰炸机轰炸甘孜理塘寺,彻底炸毁寺庙,两千多人被炸死。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接着就是56年李井泉在四川藏区开始推行强制性土改,同时包括搜枪等等,激起了藏人的反抗,大批难民逃过了金沙江。这里面就是你不可能以一个行政规划,把一个民族强行划开。历史所形成的关系,至今仍然是保留的。”

西藏学者贡嘎扎西:“当时康区和安多地区的人就呆不下去了,慢慢1959年他们就来到了西藏拉萨。在拉萨有一种说法,张国华(中共西藏工委书记、西藏军区司令)还是谭冠三(西藏军区政委)说,最近在西藏地区有一个臭味,引来了很多苍蝇,我们首先要解决这些苍蝇,必须要把这个臭味搞掉。臭味就是指达赖喇嘛尊者。”

来自康区的藏人,在1958年在西藏的山南地区成立了四水六岗卫教军,也就是后来人们知道的四水六岗游击队。

另一方面,李江琳介绍说,除了逃到拉萨的安多藏人和康巴藏人之外,在拉萨的西藏上层人士中,也有不少来自安多和康巴地区,他们对当地发生的残酷斗争运动也有相当多的了解。

随着不信任感的增加,西藏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敏感。

1959年3月,西藏军区向达赖喇嘛发出邀请,请他前往军队礼堂观看文艺演出,这引发了藏人的极度恐慌。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有一封内部文件,是1958年李维汉有一个直接给中央的建议,(要把)这些头人们用各种方式扣押起来。有些人是去请客然后就消失了,还有的是请你看电影,然后就再也不见了。所以1959年3月达赖喇嘛去看演出,要注意的一点,是军区邀请他到军区大礼堂里面,而且不允许他带警卫,不准带武器等等,这些都在民众中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数以千计的藏人包围了拉萨的罗布林卡,请求达赖喇嘛不要去观看演出。在拉萨街头,各种零星的冲突不断发生。3月17日,达赖喇嘛决定出逃印度。

3月20日,中共决定以武力解决问题,从各地云集西藏的中共军队开始出击,迅速击溃了藏人微弱的武装反抗力量。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 “根据中共一向以来的行为,他绝不打无准备之战。这些地方我们知道他已经有所研究,地形了,位置了,怎么打他都知道,比方说1956年炮兵团从扎木一带,就是昌都调到拉萨附近。59年3月的拉萨战役中炮兵团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所谓拉萨战役实际上只持续了三天时间。中共军队动用炮兵、装甲兵和火焰喷射器等武器,对以平民为主的藏人全力攻击,俨然是一场屠杀。

这场被中共称之为“平定西藏叛乱”的战争,持续了三年时间,到1962年才真正结束。

中共官方从未正式公布战争死亡人数,让真相成为不解之谜。然而,据后来各方估算,认为至少有20多万藏人在这场战争中丧生,而当时全部藏人人口也不过只有三百万。藏人的武装反抗并未中止,此后的二十多年里都仍在继续。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到了文革期间又开始了另一波,这一波在中共文件中叫再叛或者新叛。这些地方包括包括康区的一部分,阿坝的红城事件,西藏自治区的宁木事件,这个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在这些地区也用了军队镇压,死人不少,抓的也不少。”

1959年的拉萨事件,是藏人反抗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反映了中共的第一个一国两制安排的彻底失败。不过李江琳认为,西藏的一国两制注定要失败,而中共也从未真心想要落实。

西藏历史学者李江琳:“1959年3月17日,也就是达赖喇嘛逃走的几个小时之前,中共书记处在北京开了一个会,这个会基本就决定了我们要用战争形式,要派军队了等等。黄克诚他们回来了之后,就在3月17号的会议上,口头传达毛泽东的十条指示。其中第一条就是‘形势这样发展对我们有利,我们终于等到了政治上的主动’。这句话可圈可点是什么呢?为什么政治上主动?主动要干什么呢?就是说必须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推翻十七条。”

在西藏的近代史上,班禅喇嘛一直代表着亲近中央政府的西藏政治力量。在达赖喇嘛出逃印度之后,仍然留在中国的十世班禅喇嘛出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主任,成为中共治藏的主要依靠力量,但他却因不满中共的治藏政策,1964年被撤销一切职位,1966年遭到关押,直到1978年才离开监狱。

2008年3月10日,西藏首府拉萨发生反抗中共西藏政策的大规模藏人抗议事件,遭到当局镇压,最后酿成所有藏地藏人,反抗当局的极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游行。

当局的严厉镇压,并未平息藏人的不满。

从2009年起,西藏、青海、甘肃和四川各地的藏区,陆续发生了一百五十多起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西藏学者贡嘎扎西:”在2008年西藏所有藏区发生抗议游行之后,中国政府采取了镇压的手段,虽然杀死了很多人,逮捕了很多人,但是从此以后,新一代年轻人对藏民族的认同,尤其是民族意识非常强非常统一。”

中国政府试图改造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然而却似乎始终难以获得藏人的真心拥戴。六十年之后,北京继续在西藏采取强硬镇压政策。西藏是否能走出反抗、镇压和冲突的循环,恐怕并不乐观。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