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信用体系: 你值多少分?

2018-06-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社会信用体系: 你值多少分?

从五十年代开始,中国人都知道自己有个人事档案。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你无法知晓。时间飞跃至互联网时代,中国政府再出新招,利用人工智能和数据挖掘与存储方面的进步手段,为所有公民建立详细的数字版个人档案,制定一个用"公民评分"来规范控制社会成员日常活动、言行举止的系统。用政府的话说,这个系统要覆盖到社会成员所有活动的方方面面,不留死角和盲点。一个由中国首创的社会信用体系即将在2020年全面付诸实施。

信用评分对于一个健康的社会是很必要的。建立信用体系可以增强市场的可信度和金融体  系的透明度。由于中国面临“信用危机”,很多中国人对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是欢迎的。至于世界之首的庞大的监控系统,很多人也认为为了安全,可以牺牲一些隐私。由于信用系统给分数高的用户很多专有的待遇,信用分数被人当成象征地位的标志,在朋友圈里晒分数,比高低,甚至很多人在社交网站上用高分吸引异性。

索菲理 · 理查德森: “认为这个系统可以实现安全的人,首先说明他们自己还没经历过问题。世界上存在的大多数的信用系统,比如美国或欧洲,都是专门用于金融目的。而中国政府所做的,正是采用这个概念,再将其几乎无限地,扩展至所有行为,然后利用这些信息,对人们施加惩罚。完全不受任何法律程序的限制,也不给人任何明确的方法来更正。”

中国的信用评分系统,不仅追踪个人财务数据,还通过网上支付和消费历史对个人行为做出无端推测:比如,买过婴儿纸尿裤的人会被推测成更负责任,因此评分会更高;如果购买游戏类产品,评分就会降低。个人行为更是会影响分数:比如在非吸烟区域吸烟,不走人行横道等等都会减分.分数高的用户会享受很多优惠,比如免押金租车,享用机场加急安检通道等等;如果得分低,小到禁止购买优等火车票,大到被限制购置房地产,子女无法进入私立学校,甚至禁止  登机出行。用政府的话说,就是要让“老赖步步受阻”。当 上被唾弃的“老赖” 也不难,并不需要赖钱赖帐,借款不还,只需要参议时事,未经许可发布政治观点,传播中国政府不喜欢的真实新闻,便可以把分数降到被全面孤立的地步。据多方报道,从2013年到现在,全国已有超过600万人上了所谓“失信黑名单“。这些人申请芝麻信用之前就已经成为低信用用户。重庆记者刘虎,因为几年前发表的一篇文章被告侵权并败诉。交过判决罚款, 结案之后以为事情就过去了,结果...

刘虎:“去年五月份,五月十二号的时候,我要去潮汕那边做一个冤案的采访。我要去订票的时候就发现,我订不了票了,因为我的那个订票软件上就显示说我是失信人员,被纳入失信的系统了。我就打电话给执行我的一个案件的法官,他说(赔偿的)钱没收到,然后后面他又讲你没有道歉。”

自从发现自己因没有按标准道歉而上了黑名单,刘虎在微博和报纸上公开发表了道歉文章,却因为媒体的影响力、文章长短等等不同理由无法使法院满意。一年多的时间里,刘虎相继找到重庆法院纪检部门、北京海淀区法院监督部门、北京一中院、北京高院等等,没有人能告诉他要怎样才能使法院满意。尽管社会信用体系据强制执行的2020年只有一年多时间,但究竟谁来制定标准,谁来操作执行,谁来解决争议,全部都是未知数。因为刘虎被禁飞,也不允许购买高铁或优等火车铺位,从重庆到北京是坐着绿皮火车的硬卧奔波而去的。面对种种不便,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刘虎: “我都已经把这个(道歉信)登出来了,登到报纸上了,他们都还不罢休,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好像现在就只有找人大了,我估计也不一定管用。互相其实没有什么监督作用的。 ”

索菲理 · 理查德森: “ 懂得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完全没有法律根基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极其肆意的。(不知道)谁会因为什么将受到谁的惩罚,以及你怎样挑战(这些后果)。”

由于政府对公民的全覆盖监控,你要是触犯了规矩,想抓到你只是一眨眼的事儿。芝麻信用曾对媒体表示,用户和数据隐私对公司至关重要,声称30%的蚂蚁金服工作人员致力于安全工作,以防止潜在的数据泄漏。然而,这些数据对中国政府就没有“泄漏”可言,政府随意自立法典,可以“依法”向科技公司索取个人数据。另外,公民的身份证件、法院文件、甚至医疗病史等等,都被政府存储在庞大的数据库中。大数据库,加上全国超过近两千万的摄像头,和警察佩戴的人像比对眼镜,再结合先进的人脸识别技术,瞬间即可把你从茫茫人海中抓出来。

在言论方面,前两年实行的网上实名和群主连坐制都为严格控制网上言论打下坚实基础。有人因为不满交警的罚单,在网上抱怨,第二天一早就警察就来敲家门。警察可以随意在街上拦截行人,要求检查电话记录,发现可疑迹象直接带到派出所。公民自身因为担心数据被读取,或者活动被政府监控,人们自然会改变自己的行为语言方式,尽量避免任何形式的批评性和异见言论。这正是政府建立社会体系的重点目的。

索菲理 · 理查德森: “政府渴望做的事情是,向人们挑明,所有人的一切行为,工作、家庭、社交、在线评论等等,都是对政府有利害关系的。政府会根据人们的表现来对待他们。长期的目标基本上就是要建立一个无问题的社会。”

更令人担忧的是,政府还将个人社交行为作为评分依据,比如你的朋友批评政府的言论和立场,可能会降低你的分数,这样你也许会像其他人一样主动地把你的朋友隔离开来,让他们成为完全的次等公民。社会信用体系下的人与人的关系,难道仅仅靠分数来维系吗?老大哥的监控阴魂不散,社会信用体系在消灭自由思想的道路上迈出一大步,离《黑镜》的故事越来越相似。那个跟着你的档案袋,与今天的大数据高科技终于完成了完美的跨世纪婚姻。播下的强权专制的种子,也随着中国日益强大的经济,向世界传播开来。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