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极端防疫"十大"违法违规措施

2022.11.02
中国极端防疫"十大"违法违规措施
Photo: RFA

“解封!解封!”—深圳福田抗议

封条贴在了我们的玻璃上,还不让透气,还告诉我们吃喝拉撒在车上。我告诉你,你这是侵犯人权!”—货车司机

自从2020年1月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至今已近三年。在习近平的亲自指挥下,中国坚持采用极端的“清零”防疫政策,造成无数的次生人道灾难。中国的防疫政策究竟如何野蛮?下面我们来梳理一下新冠疫情期间,从中央到地方十大违法违规的防疫措施。 

一.乙类传染病使用甲类防控措施 过度防疫?

2020年1月20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公告,称“报国务院批准同意”,将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律师吴绍平:“新冠病毒发展到今天的状况,已不对人有任何的生命威胁,健康的损害也非常轻微。因此它继续按照甲类防控措施做,显然是一种过度防疫。这样的防疫不仅违反法制与科学,更是一场大规模的侵害人权的行为。”

二.突然宣布疫区和越级封城   

今年4、5月份,上海经历了自开埠以来从未有过的两个月持续封城。从一开始浦东、浦西“鸳鸯火锅式”陆续封控,到之后的“全域静态管理”,这个2500万人口的一级行政区被全域封锁。8月海南省三亚这个旅游热点城市,因疫情突然宣布封城,多达8万名游客被滞留。这样的突然封城合法吗?

旅美人权律师滕彪:“对于一个省或者直辖市来说,它的封城包括宣布疫区都要由国务院来决定,而实践当中并没有按照这个程序,而且事先也没有任何预警,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这种突然的封城,封锁道路都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

三.一人变阳全员核酸 “杀鸡用牛刀”的随意升级封控

在清零政策之下,中国各地在防疫上纷纷采取层层加码的手段, 一人变阳,全员核酸已成常态。今年8月,重庆因少量新冠病毒感染者,就强迫1000万人顶着烈日做核酸,最后只查出两例阳性。9月29日山东省东营出现了新冠轻症和无症状患者各一例,全市171万人接受多轮核酸检测。这些做法有任何法律依据吗?

律师吴绍平:按照中共传染病防治法,发现疫情需要层层上报,再根据流行病学调查设定疫点疫区的建议,现在任何地方只要核酸检测出阳性,这些流程都没有。并且官员可以随意升级封控,完全不顾法律规定程序

四.封门、封车、封楼、交钥匙 公民权利何在?

中国国家疾控局传防司司长、一级巡视员雷正龙:“集中或者居家隔离时,不得采取从外锁门的方式。”

近三年来,居民家门被用铁丝绑住、铁棍顶住,甚至电焊封住,这些奇葩的强制做法,早已成了很多地方的“标准操作”,典型例子就是今年9月初四川地震,成都很多居民因封控措施被封门,无法逃出避险。

另外,今年4月很多卡车司机在高速公路上被封车内14天,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无人问津。“我想问问,我们货车司机法犯哪条,罪犯何处?我告诉你,你这是侵犯人权!”

旅美人权律师滕彪:“ 这种所谓的防控疫情,这种清零政策,它导致的次生灾害已经远远超过了疫情本身。把人关在家里在发生地震这种灾害,在发生火灾的情况下都没有办法出门,它也违反了中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包括宪法对于公民的住宅权力和公民人身自由的规定。 

五.阴性强制送方舱 擅闯民宅入户消杀: 法律也挡不住

 “一人阳性、全楼转运”。这是上海在今年4、5月份封城期间,普遍实行的政策。大量核酸检测阴性者因此被防疫人员强制送方舱隔离。还有官员强制要求居民交出住宅钥匙,称要在居民离家后入户消毒杀菌。如果居民不配合,就用工具破门入屋后直接抓人和消毒。

旅美人权律师滕彪:“传染病防治法里面也没有说把没有任何感染没有症状的,也没有密切接触的人送到方舱医院,这是完全违背法律的,像这官员说的法律也挡不住,这让我想起之前中共非常高层的官员说法律不是挡箭牌,清晰地表明中共眼里法律一文不值。

六.隔离期间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生活保障  

“解封!解封!解封!……” 9月26日晚,深圳福田沙尾村大批居民走上街头,抗议当地政府的管控决定。疫情之下,很多人失去工作,没有收入,生活陷入困境。新疆伊宁市因疫情长期封城,本台维吾尔语部调查发现,仅9月15日一天内,就至少有22人死于饥饿或缺乏医疗照顾。

“超市不开门,我买什么、吃什么、喝什么?你把人逼死了!”这是今年4月,上海普陀区一名男子拿着电话怒吼。

律师吴绍平:对公民的人身自由、生命健康都是一种故意侵害的行为,是故意的刑事犯罪行为,(在)完全抛弃法律的情况下去执行所谓的防疫措施,才导致了恶果的发生。这是对人基本权利的一种极其严重的践踏。 

七.隔离需自费 法律依据在哪儿?

9月下旬,重庆长寿区和云南镇雄县政府分别发布通告,对所有被集中隔离的人员实行收费制度,每人每天收费人民币一百至三百元不等。通告还称,拒不支付费用的或以虚假资料骗取减免费用者,将被追究。

律师滕彪:无论是《传染病防治法》还是《突发事件应对法》都没有赋予地方政府这种向民众收取隔离费用的权力,因此属于非法。

八.生病住不了院 无核酸医院不收治 

疫情封控下,百姓看病难成了普遍问题。今年4月,经济学家郎咸平的母亲在上海的医院急诊室门口,等待核酸结果4小时都不出,最后不幸去世。另外网上还流传90岁高龄的著名作家铁流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公开信,称自己癌症晚期,因没做核酸和注射疫苗,去医院看病拿药却不让进门,还被推搡。

律师吴绍平:中共有一个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病人需要抢救,但是到了你这你却拒绝,就是说你是兼顾有这样职责的人,你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导致病患死亡,从中国刑法上来讲就是一种故意犯罪。

九. 健康码成维稳工具 民众被随意赋码变码

健康码被视为中国清零政策下的一大创新和防疫神器,但也日益成为中国严密监控社会的重要工具。6月河南多间村镇银行爆雷,部分储户前往郑州维权,却发现健康码转红,寸步难行。还有河南烂尾楼主维权,也被赋红码。

律师吴绍平:“利用红黄码对公民的行踪进行跟踪、监控,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侵害公民人身权力的一种行为。这个红黄码现在已经完全变味了,通过这个来搞维稳、集权,对每个公民的行踪进行窥探,这是很恶心的事情。

十.转运巴士侧翻27人死亡 谁该负责?  

918日凌晨2点多,一辆载有47人的隔离转运大巴车在贵阳东南约160公里处发生翻车事故。车上共27人死亡,20人受伤。这再次点燃了民众对于中国严酷的清零防疫政策的愤怒。

律师吴绍平:“2018年,中国交通部就有过规定,客运大巴在凌晨时段是禁止上高速的,现在地方上却借疫情防控,强行把居民深夜里拉上大巴,可以看出中共法律体系的运行逻辑,这种集权政治权力是大于一切的。

违法防疫措施已成“国家犯罪行为”

(各种核酸检测画面)

律师吴绍平认为:“现在我们很清楚,当前疫情的情况完全不需要这种极端的防疫措施,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疫情本身,这样的一种行为可以在这个国家畅行无阻,那当然是一种国家犯罪行为。

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从10日到12日连续三天发文,反复强调动态清零可持续且必须坚持。习近平在二十大报告中也再次强调要坚持清零政策。这也让很多人期望二十大后可能适度放松防疫政策的幻想彻底破灭。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