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郊區長營村民宅遭強拆 背後發生了什麼?

2023.01.24
北京郊區長營村民宅遭強拆  背後發生了什麼?
Photo: RFA

北京郊區長營村的兩棟民宅去年十二月遭強拆。有民衆在強拆中損失了很多財物,也有民衆在強拆中受傷。而這起強拆事件已糾結多年,背後有着什麼樣的故事?

去年十二月,北京房山區長陽鎮的長營村村民楊先生和王先生的房子被身份不明的黑衣人闖入強拆,房內人員則一度被用暴力及脅迫手段控制。現在,村民姚先生和孫先生的房屋也在遭遇着強拆的威脅。

事情的緣起,需要追溯到2017年。這一年,北京房山當局推出了“房山區長陽鎮06、07街區棚戶區改造土地開發四片區”項目。這一項目在2018年6月得到北京市發改委覈准,建設包括住宅、金融中心在內的多種設施。長營村村民在這一項目中,將遭到拆遷。

 

 

無法接受低價補償的村民

長營村村民姚先生告訴記者,給村民們的拆遷補償額,是按照“四分宅基地”的標準進行計算的,每平米的價格很低:宅基地國家規定是四分地,267平米,評估的價格是(人民幣)1500(元)一平米。超出267平米是按60%給你,等於是900塊一平米。等於你房子平米數越多,價格越低。”

姚先生算了一筆賬,按照每平米1500元的補償價格,不僅自己能得到的錢遠比市場價要低,而且自己還要交錢:它給一個內定的每人40平米的回遷樓,一平米要花2000元去買,就等於一個人還要交8萬。”

長營村村民王先生在反抗強拆時,和他兒子都受了傷。他表示,和村民談拆遷補償問題的不是政府機構,而是北京市房山新城置業有限責任公司:不是鎮政府出面,是有一個公司,打着棚戶區改造(的旗號)給我們拆的,很多老百姓自願接受他們這種條件。有人默認這種條件了,就走了。剩下我們六戶對拆遷有異議,所以沒走。”

村民姚先生表示,這家公司實際上與官方的關係相當密切:這個拆遷公司是由房山區成立的一個專產,分到各個鎮,鎮裏面也有小的部門,等於是拆遷公司的分公司,主導每個鎮,去一片一片地拆。”

本臺記者致電這家公司,但始終沒有人接聽電話。此外,記者也致電了長陽鎮政府。接線人員在回答記者關於長營村拆遷情況的諮詢時表示不清楚情況: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

村民會議投票同意拆遷?另有隱情?

長營村有部分村民因不同意1500元一平米的補償標準,沒有在拆遷問題上籤約。2021年8月14日,長營村村民以戶代表投票的方式,對六戶未簽約村民宅基地使用權的回收和“騰退”工作的開展進行了表決。這次表決,以93票贊成、41票反對、26票棄權的結果通過了決議。

儘管一份加蓋了長陽村村委會印章的文件顯示,這次投票表決是通過召開村民會議進行的。但房屋於上個月被強拆的楊先生表示,那場投票另有隱情:舉着投票的箱子挨家挨戶去人家去投票,除了他們的人沒有別人跟着。你到別人家投票去,怎麼就民主了?我(怎麼)知道你跟人說什麼了?你拿什麼話忽悠人讓人家給你投一票。”

村民楊先生於2021年8月30日向長陽鎮政府郵寄了《要求行政查處申請書》,認爲長營村村民投票決議的程序非法。在這之後,長陽鎮政府遲遲沒有回覆。於是,楊先生又起訴了長陽鎮政府。

法院認證“行政不作爲”後長陽鎮政府自認投票合法

2022年1月和3月,房山區法院和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的一、二審判決都表示長陽鎮政府“構成行政不作爲”,應在判決生效起60天內回覆楊先生的《要求行政查處申請書》。其後,長陽鎮政府在2022年5月26日書面回覆了楊先生,表示進行那次表決的“村民會議”符合法律,“不存在違法之處”。

長營村村民楊先生:他們拿這個所謂的民主決定投票收回宅基地,委託就跟黑社會一樣的第三方,到這兒把房子給強拆了。就是這麼個理由,不止我一戶,其他村也有。”

遭黑衣打傷  受害人報案反遭控“襲警”判刑

正如楊先生所說,在長陽鎮,遭到強拆的村子不只有長營村一處。在鄰近長營村的馬廠村,村民宋先生的房子已在2021年10月遭到強拆。村名宋先生:他們找了一幫黑社會,沒有穿任何標誌進我們家。我讓他們出去,(他們不出去),就打起來了。打起來以後,他們一大幫人,我就一個人,也打不過他們,(他們)把我給揍了一頓。”

在這之後,宋先生報了警,警察則以“襲警”爲由帶走了宋先生。馬廠村村民宋先生:告我襲警,我不是不承認嘛!一幫沒亮警官證、什麼都沒有、穿着普通的衣裳(的人),(跟我)打起來了。炸我襲警,這不是硬判我嗎?把我抓走,第二天就把我們家給房子拆了。”

強拆、包圍、恐嚇下村民與租客維權

房子還沒被拆除的村民,目前也正遭受壓力。姚先生:以恐嚇、威脅、嚇唬爲主,逼迫你退出你的房屋和宅基地,給你多少錢你就得認可。現在它給的這個價格,就連我自己的房屋的成本價都不夠。就是強買強賣。”

目前,因強拆而失去住所的長營村居民正在進行維權活動。

長營村租戶張先生:我們肯定是勝利的,肯定是有希望的。我們住的不是一戶,是八九戶,(財物)都被他們掩埋了,(人)都被他們軟禁(過)了。”

長營村村民楊先生:我覺得它這個事嚴重違法,我已經委託律師起訴它了。”

馬廠村村民宋先生:(我)出來以後一直在告狀、一直在上訴,現在已經到高法(北京市高級法院)了。”

 

(記者:孫誠    視頻編輯:郭亞薩    責編:天邊、申鏵、鄭崇生)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