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抗疫 方舱神奇?|专题

2020-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医抗疫 方舱神奇?|专题

“我们一旦得了新冠肺炎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吃上中药。”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组组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仝小林站上火线说明治疗方案。打从新冠肺炎爆发初期 ,中国打出中西医结合救治的“组合拳”,当张仲景遇上习近平,到底谁在开处方?

“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月底在北京接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时斩钉截铁说,身为“中医粉”的他指示“坚持中西医结合”,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中医动员令如火如荼推展,全国各地派出近5,000位中医驰援湖北。

习近平抓药方 中医急上火线

武汉封城之际,国家卫健委同步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三版加入了中医药治疗,还高调成立第一个以中医为主体的江夏方舱医院,大幅强化中医在流行病学的主导角色。

“我们习总书记亲自指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陈香美把中医抗疫的光环给了党,“中国在中西医结合这个经验上,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台湾中原大学医疗史与人文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皮国立分析,中国除了要推广中医外,由于很多病患一下子爆发出来,医疗系统没有办法负荷这么多的病人,就跟现在的意大利一样,中国的作法很简单,把社区封起来,有发烧的人就是吃中药,很多病人在服用后,变成症状很轻,或是无症状,他就不用验了,所以病例数自然下降。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目前并没有证据显示,哪一个药物取得很好的疗效。”台湾卫生福利部国家中医药研究所所长苏奕彰指出,“疫苗发展需要一段长时间,再加上RNA病毒变异非常快,在这个条件下,以中国大陆来讲,比较快的方式大概还是直接引入中医药资源。”

中医方舱医院 吃药练功全上

时任江夏方舱医院副院长史锁芳说,为了达到这些轻症患者能够快速大量出院,我们除了给予统一的方药、中药以外,还统一加入中医药特色的促进康复的作法,比如说太极拳、八段锦。

“对于任何一个疾病,中医不会有单一的特效药,而且会做分期的治疗。”苏奕彰说明中医辨证施治的作法,“太极拳、八段锦其实是属于预防保健式治疗,中医不会在急性感染性疾病去做这样一个建议。”

大家集体吃中药、练功,江夏方舱医院不到一个月休舱,全部近400名轻症患者,没有一例转为重症,神奇的疗效,似乎让人吃了颗定心丸。3月14日党媒还公布《方舱医院真神奇》歌曲,男童扑粉画眉、夸张高唱:“跟我打套八段锦,康复肺操快练起。”

看似高治愈率的江夏方舱医院,苏奕彰却有不同的解读,“如果原来就是轻症,那我们可以看到国际上有一个推论,100个病人里面大概有80%是轻症或是不发病,轻症本来治疗或不治疗差异就不大。”

皮国立举SARS期间的中医抗疫事件为例,“那时候有一个中医师叫邓铁涛很有名,他在广东中医药医院,45个SARS病患全部康复,后来就有西医抨击说,因为你们都治轻症,我们都治重症,所以这个质疑其实跟江夏很像。“

盲目疯抢药材 药商难甩锅

中国过度包装疗效,各地掀起中药抢购潮,中医诊疗方案推荐的中成药,药商股价飞涨,利益关系也引人疑窦。

中国是中药材大国,台湾有近9成药材从中国进口,大春堂蔘药行主人范纲轩说,中国疫情爆发后,药材跟着略微调涨,像是金银花、板蓝根,或是清热解毒的药材。全德中医诊所院长王丽香指出,上涨最多的就是补气血、治疗肺炎的药,涨幅约3、4成,其实一般人没有肺炎,吃肺炎的药反而对身体不好。

“这次新冠肺炎有双黄连的争议,”皮国立提起官媒报导“双黄连口服液能抑制新冠病毒”后又改口的乌龙事件,“我后来跟中国大陆的一些朋友聊天,他们讲到背后其实有非常多的商业利益在操作。”

打从一月起,中国专家陆续推出各式中药方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更在全国推广“清肺排毒汤”,中科院院士仝小林指出,截至3月13日,10个省份1,261例新冠肺炎患者服用后,总有效率超过97%。

大复方注射剂 悖逆中医理论

“仝小林就是2003年SARS的时候,写第一本中医怎么治疗SARS。”皮国立指出,“我自己很喜欢中医,可是我也多少会对这个数字产生怀疑,你要把这个说清楚,透过什么科学机转把它的冠状病毒消失、消灭掉,就是不能光靠喊的说有效。”

苏奕彰说,东汉末年张仲景撰写的《伤寒论》,在感染性疾病里面,他很清楚的采分期、分阶段治疗,大陆肺炎处方把5、6个复方叠在一起,这种作法违反中医传统理论,里面有多数药不必要放在同一阶段使用,这是散弹枪的作法;此外,针灸治疗也不应该放进来,在隔离病人的状态下,我们并不建议进行这样的医疗操作。

中国的中医诊疗方案还推荐了中药注射剂,从1941年第一支中药注射剂问世,
由于副作用频传,还闹出人命,质疑声浪一直没停过。皮国立认为,“他到底是给你多少中药,给你多少西药,你可能分不是很清楚,因为它可能都在针管里头。”苏奕彰则表示,“如果以台湾GMP药厂的标准,这一些制剂大概在台湾都不太合格,他是用西医的思维在使用中药。”

大中国这味药 渗入一带一路

中国处方争议不休,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惹上讨好中国的口水战,3月6日官网删除不建议民众采取传统草药治疗新冠肺炎。苏奕彰认为,“民众自行使用传统医学的材料来治病,这本来就是不妥当的,WHO移除了,他也不会希望民众自行使用。”

“中国大陆用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确实产生一些成效。”皮国立指出,“我觉得WHO也注意到这一点,不过,WHO的删除举动还是充满一些政治角力,中国也有企图心把中医推到全世界。”

当欧美沦陷成为疫情重灾区,中国紧抓住抗疫话语权,3月中旬,中国派出意大利防疫援助专机,中医专家随行抗疫,还提供中成药给意大利、法国等十多个国家地区,加上海外遍地开花的中医孔子学院,民族主义这味药格外浓重。

“中国有很强的民族主义这一块在撑住中医药。”皮国立爬梳近代中医史脉络,“比如非洲爆发伊波拉疫情的时候,当时中国也派出医疗队,等于说医疗队就是他把中医行销出去的一个方式。”

苏奕彰认为,孔子学院是推展中医药比较快的方式,课程挟带一些中医、气功教学和传播,目前全球约有两百多个中医孔子学院,当你开始学习中医药的内容、使用它的材料,就会带动中医药产业在各个国家的发展。

中医药被推上大瘟疫战场,皮国立说,当疫情结束,中医进入另一个开始,开始检讨中医在流行病学里面有什么优点、缺点,怎么样进行科学化论证、推展,这些科学研究要能够获得国际认可,这样子推出去才能赢得信任。

撰稿人:麦小田  拍摄剪辑:李宗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