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共和国 | 再回首: 中国人权律师20年之苦难历程 — 观影《辩护人: 中国人权律师20年》有感

玉品健
2024.02.12
404共和国 | 再回首: 中国人权律师20年之苦难历程 — 观影《辩护人: 中国人权律师20年》有感 观影结束后合影留念。左起:潘嘉伟、曹雅学、玉品健、阿古智子
作者提供

艰难困厄中的温暖

中国人权律师团目前正经历着自成立以来最为艰难困厄的时期,原因大致有三:

首先,自709对以人权律师为核心的公民社会进行大扫荡之后,中共当局对人权律师群体中战斗力最强、最活跃的律师进行了抓捕,解散了锋锐律师事务所,对一部分积极参与维权活动的人权律师进行了高强度的约谈、警告和威吓,然后又出台了两部“新管理办法”,吊销、注销了一部分在709后仍坚持在一线的人权律师以及好几个律师事务所,导致战斗力最强的律师被抓、被判,信念最坚定的律师被吊销或者注销律师证,剩下的律师胆怯了、彷徨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了。于是,中国人权律师群体哀鸿遍野、喑哑一片。

其次,律师代理案件的空间被压缩到几乎为零。据传,法院里有一份人权律师“黑名单”,凡是“黑名单”中的律师代理的案件,一律判输;凡是“黑名单”中的律师提交的立案材料,一律不给立案。于是,人权律师的客户没有了,整个人权律师群体做不了什么事情、办不了什么案件,再也没有了国际社会、国际媒体的关注,也得不到国内各种阵营的声援和赞赏,头上没有了光环、收入也日渐减少,因此,更多的人选择远离了人权律师群体。

最后,经过了709的洗礼,经过了2017、2018年的吊证潮,剩下的律师仍然意志坚定地走在捍卫人权的一线上,有的律师没有了律师证,就做幕后策划,有的律师就做职业写手,有的律师就做近亲属或者当事人的培训工作。然而,就算走到最后剩下的几十个人权律师精英,也因为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挺川”与“反川”中分裂为类似于“左派”和“右派”的两大阵营。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因政见不同而引发的裂痕非但没能弥合,又因一些内部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甚至闹到了割袍断义的地步。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中国人权律师团的灾难还没有止步于此。人权律师团中的几个核心成员因多年前涉嫌“性骚扰”被公开指控,不仅给其声誉带来损害,连带中国人权律师团也被世人诟病,甚至还曾被要求站出来声明谴责涉嫌“性骚扰”的同仁。

在这种内忧外患、祸不单行的情势下,突然看到一则让人顿感温暖的广告:

Screenshot (124).png

在人权律师团自我嫌弃、又被世人嫌弃,孤立无援、快要被人们所遗忘的时候,突然看到东京大学组织播放以“中国人权律师20年”为主题的纪录片、并邀请制片人曹雅学女士亲临座谈,犹如大旱逢甘露、沙漠遇绿洲、岐路遇贵人。我赶紧给雅学女士、负责组织播放影片的阿古老师以及支助该活动的潘嘉伟发送了表达感激之情的信息。我说:“非常感谢你们提供这么一场关于中国人权律师的放映会。在当前中国人权律师团非常困顿和厄难的情况下,你们的每一点一滴的帮助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他们收到我的信息之后,都极力邀请我出席该放映会。我欣然接受了他们的邀请。

苦难中又看到了律师们曾经苦难的身影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这20年来的际遇,虽然说不上沧海桑田,但经过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各种打压与分化,又经历三年疫情天南地北的分割,以及大监狱与小监狱的隔绝,影片中的律师朋友们已经久未谋面了。如今在屏幕上看到他们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容,感到如此亲切、倍感温暖,不禁情绪激动,握腕叹惜。

Screenshot (125).png
观影现场 (作者提供)

在一众出镜的人权律师中,李柏光律师已于2018年2月在南京去世。他生前为那些受迫害的基督徒和其他权益受害者提供法律服务,为此不断地被警方约谈、恐吓和迫害,他自己的基本权利都曾受到限制甚至剥夺。基于他在捍卫基督徒人权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于2006年5月11日被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在白宫接见;于2008年6月17日,获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颁发的奖章。故人已辞世,今再见于斯,真是令人唏嘘叹惜。

影片大致从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说起,那时的“三博士上书”可以说是掀起了一个时代的维幕。三位博士中的许志永以及滕彪博士在以后的维权运动中,成为了积极参与者和领袖。其中的许志永博士曾因维权活动并推动新公民运动而分别于2014年1月、2023年4月被当局判处总共18年的刑期,最后一次的刑期预计于2037年方能结束,届时许志永博士年将64岁!与许博士同样还在狱中的律师有:丁家喜、李昱函、余文生、张展、谢阳、覃永沛、常玮平、陈家鸿、郝劲松等多位人权律师和法律人。然而,时势瞬息万变,今日的我们谁又敢言明日之事呢?说不定过完了春节,中国又迎来另一个天呢?!

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驱高智晟律师曾四次给中共最高领导人上书,控诉当局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为此,他自2006年起多次被绑架、强迫失踪,最后一次被强迫失踪发生在2022年8月,至今生死不明;而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起人之一唐吉田律师也曾两次被强迫失踪,最近一次的强迫失踪大概发生在2023年11月,至今仍下落不明。

除了上述已经去世、仍在狱中、被强迫失踪以及流亡海外的律师之外,影片中大部分的律师,他们在出狱后、被吊销注销律师证后,仍然坚持走在捍卫人权的路上,比如:王全璋、王宇、王秋实、江天勇、包龙军、李和平、刘四新、李春富、陈树庆、陈武权、周世峰、唐荆陵、谢燕益、隋牧青、文东海、任全牛等。尽管路途艰难漫长,但他们依然坚守,直到天亮的那一天。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不会被世人遗忘

影片播放结束后,会场响起了持续的掌声,以示对曹雅学女士辛苦付出的鼓励和对她制作的影片的赞赏。在潘嘉伟的主持下,曹雅学女士分享了她制作该影片的心得体会。

Screenshot (126).png
曹雅学女士在分享她制作该片的感想。(作者提供)

她说:“在中国大地上,有那么一群律师,他们积极勇敢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人权,这显然是当代中国社会发展进步过程中的一种现象,是当代中国社会发生改变的因子,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们,也应该想方设法地把他们的事迹记录下来。我们如何让中国人权律师不‘被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呢?我从好几个角度来描述他们,有记录他们在法庭辩护的情况,有让他们在接受采访时阐述他们的理念等等。”“我感到最自豪的是,在这短短的68分钟里,能让33位人权律师的音容笑貌出现在屏幕上,让人们能够永远记住他们。”“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做这个片子就是要让更多人知道在中国的大地上,有这么一群人权律师为了法治、为了人权在努力、在争取、在奋斗。让更多的世人认识这些中国人权律师的面孔,了解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希望有更多的人至少从道义上开始,对他们予以支持。”

出现在片头,在法庭上慷慨激昂指斥法庭剥夺律师辩护权的李金星律师,在会场上站起来,与大家分享了他从事律师职业的辛酸历程,介绍了他与片中其他人权律师的过往以及在办理人权案件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接下来轮到我分享我的感受。为了不让会场的观众们扭头往我和李金星律师这边看、让他们保持一个比较舒适的交流姿势,我走到主讲台上发表感想。其实我最大的感想就是感恩,对曹雅学女士他们在中国人权律师团最艰难困苦的时候还能想起我们,还能继续播放关于人权律师的影片,我真的深受感动;其次我分享了做人权律师的艰辛,做人权律师意味着与整个独裁专制的政权作对,挑他们的毛病、揭露他们的罪恶,因此遭到他们的全方位打压和报复是不可避免的。失去职业、没有足以养家糊口的生计、没有正常和安稳的家庭生活还是小事,不少的人权律师还失去了自由……一如影片中所述……全场观众听后无不动容。

……

最后,我和曹雅学女士、潘嘉伟、阿古老师一起合影留念,以资对他们的付出作为永久的纪念。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