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陈破空)

上海世博会,以史上最昂贵的派头登场。中共当局声称,上海世博会将吸引7000万游客,打破1970年大阪世博会创下的6400万人次纪录。6个月会期,要招揽7000万人次,计算下来,平均每天需招揽39万人次。
2010-05-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然而,自5月1日开幕以来,情形不妙。开幕首日,说是售出50万张门票,却只有20.7万人入场;头10天,日平均入场人数13.6万,仅为预设目标39万的三分之一。照此下去,除非施展造假惯技,所谓“6个月吸引7000万游客”的上海世博神话,肯定破产;最后成绩,甚至可能远远落在40年前的大阪世博会之下。最要面子的中共当局,这一回,可能最失面子。

游览人数出乎意料的少,已经令当局不安。在中共内部,有人将此归咎于总理温家宝。据说,在一份“不鼓励、不赞成全国各省市政府企事业单位使用公款到上海参访世博”的文件上,温批复“我赞成”。于是,那些原已用公款预订上海世博门票的外省市政府、企事业单位,纷纷退票,取消行程。

联想到,温家宝并未出席上海世博开幕式,相关传言,或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近期,温的一系列表现,特立独行,耐人寻味。

4月15日,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公开发文,纪念以开明著称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在这篇题为《再回兴义忆耀邦》的文章中,温以动情笔触,描写当年随同胡外出考察的细节,彰显胡耀邦朴实、廉政、平易近人、不辞劳苦的高风亮节。

须知,4月15日,是21年前的胡耀邦逝世日,也是引发当年(1989年)天安门学潮的敏感日。温选在这天发文纪念胡,意义非同寻常。温文中甚至有这样的句子“1987年1月,耀邦同志不再担任中央主要领导职务后……”隐约有为胡耀邦遭邓小平为首的“老人帮”逼宫下台抱不平之意。温“斗胆”发此文,并刊登于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似乎表明,出任总理7年以来,温家宝在中共党内,实力越来越强,已经可以逾越宫廷对手的狙击,而并不担心中箭落马。

该文中,温还透露:“耀邦同志去世后,我每年春节都到他家中看望。”此前传,胡耀邦和赵紫阳两家都有说法:胡、赵下台后,温到胡、赵两家宣布“中央决定”,面无表情,甚至显得无情,前后判若两人,让胡、赵两家尝尽人走茶凉、世态炎凉的八字真味。温的最新文章,似乎是对这一传言的“澄清”。

5月1日,上海世博会开幕,这是继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南海张扬其共产“盛世”的另一出世纪大戏。但,温家宝不仅缺席,而且再度前往青海地震灾区。其间,只关注灾民疾苦,对上海世博会只字不提。

都说温家宝善于演戏、作秀。然而,这一回,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温的演出,在中共舞台上,都算得上“出位”。必令李长春、周永康这等党棍不满,也必令江泽民、贾庆林这等贪官憎恨。

5月4日,温家宝前往北大,看望青年学子。温强调:“纪念‘五四’运动,首先应该继承‘五四’科学、民主的精神。”这些,权当官腔。看点却在于,温
突然对围在身边的学生代表道:“不用说,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温还说,这次到北大前已交代校方不要刻意安排,“但我一来,就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北大校长尴尬之余,温又故意说“不是说你!”(似乎指政治局常委中的某人。)

温家宝明知,中共领导下基层,握手或说话,都事先挑选、安排那些靠得住的自家人,这不过是中共官场的潜规则。前些年,温访问河南艾滋村,那一千多“夹道欢迎的村民”,都是公安便衣所扮,温“与艾滋病人握手”,那也是一只便衣的手。

这一回,在北大,温家宝的几句话,看似半开玩笑,实际已将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自我拆穿。或许,温自感任期将尽,越来越不在乎,索性兜它个底朝天。

作为党机器的大员,温家宝固然会做戏。但,有道是:“假做真时真亦假”,有时候,假戏也可能演成真。况且,从心理学范畴看,人有自我感动机能。身为总理的温,有机会到民间走动,尤其天灾人祸之时,本来要去感动老百姓的温家宝,极可能,倒过来,感动了他自己。感动与被感动,循环往复,原本受党性训练的这个人,渐渐回复了一些人性。

然而,中国之万恶,源头在制度。作为领导人,无心或无力改变制度,等于纵容无休无止的人祸。中共个别领导在个别场合的人性化表现,不过是为绵延迄今的漫长封建历史,增添一个“清官”或者“铁面宰相”形象。这是对人治、而不是对法治的背书。温家宝的局限性,不言而喻。这一局限性,也是时代悲剧的写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