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陈破空)

11月底,金正日当局突然宣布更换货币,旧币兑换新币,比率100比1,并设置换币限额,每人最多只能换10万旧币,勒令朝鲜全民在一星期内完成换币。
2009-1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改币后,民众恐慌,纷纷到黑市抢兑美元和人民币,显示朝鲜人对其本国货币进一步丧失信心。原来,朝鲜老百姓很少把钱放到银行,如果手上有钱,多数民众都宁愿藏在家中,称为“衣柜里的钱”。

改币背景,要追溯到2002年,朝鲜实施“七一”经济改革,物价放开,商品价格上涨,同时,提高工资,并引入奖金制度,朝鲜经济略为活络。但,有限的经济成果,大都被金正日政权投放于军事,优先供养军队(称为“先军政策”),发射导弹,搞核试爆;挑衅国际社会的结果,又是不断遭受制裁。朝鲜经济,因而艰困依旧。眼下,物价飞涨,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数百万民众陷入饥馑。

“经济改革”的七年间,部分民众做生意,比如,通过中朝边贸或走私,成为“先富起来”的一族,改币,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所谓“富人”,兑换上限的规定,几乎使他们手上的财富“一夜归零”,按照黑市价格,10万朝鲜旧币,仅相当于几十美金。超过10万旧币以上的那些钱,即藏在“衣柜里的钱”,从此变为废纸。

那些“先富起来”的朝鲜人,大多属于“出身成分不好”的群体,不属于朝共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挑战了朝鲜的计划经济,还通过贿赂官员,在相当程度上摆脱了政府控制,甚至倒过来,可以支配政府,或政府的某些部分。这股突然出现的“市场势力”,令金正日不安,如芒刺在背,他认定,要为其三子金正银继位扫清道路,就必须先期消灭这股“市场势力”,以绝后患。

针对改币,金当局的解释,冠冕堂皇:“因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情况日益严重,要改变经济失衡现象,实现金正日委员长消除贫富差距并建设平等社会的构想。”

通过突然换币,金正日扫荡了富人,但也祸害了普通百姓,包括穷人。因为,除平壤之外,外地连广播都很少,多数民众不能及时得到消息,当他们最后得知换币通知,市面上的商品几乎已经被城市居民抢购一空。朝鲜原本就物质匮乏,实施换币后,各地生意停顿,物质更加短缺,对正在挨饿受冻的数百万民众,无异于雪上加霜。

为防止动乱,改币措施公布前,金正日特意视察了“人民保安省”(朝鲜警察厅),面谕他们,随时准备镇压。改币后,朝鲜民众强烈抵制,咸兴地区商贩甚至暴动。金政权于是稍作“让步”:兑换上限,从10万旧币提高到50万旧币,称为“第一步措施”;并宣布“第一步措施”结束后,只要到银行储蓄,就可全额兑换新币,不设限额。

民众忧虑,如果到银行储蓄,政府会追查资金来源,当局则宣称:对100万旧币以内的资金,不追查来源;对于超额部分,只要说明原因,也允许以全额兑换形式进行存款。这里,似乎有“鼓励民众储蓄”的意思,然而,朝鲜银行,存款容易取款难,基本上是有进无出,形同陷阱。金政权的“鼓励”,实际是要把天下民财都收为己有(名为“国有”)。

金正日美其名曰“货币改革”的换币把戏,既非“劫富济贫”,也非“劫贫济富”,而是“劫民济党”、 “劫民济王”, 这是金正日政权对朝鲜老百姓公然的、赤裸裸的掠夺。

如此粗暴手段,当今世界,恐怕也只有在朝鲜才行得通,由此,世界也见证金正日的“本事”:硬是将朝鲜半岛北半部,变成一个大监狱;所有的朝鲜民众,都成了这个大监狱的犯人,“只准他们规规矩矩,不准他们乱说乱动。”予取予夺,任宰任剐。

改币之前,今年九月,平壤当局还修改“宪法”,放弃“共产主义”,对此,金正日说:“对共产主义没有把握,但对社会主义我想尝试一下。”

然而,“宪法”中被去掉的“共产主义”字样处,都为金正日的“先军思想”所取代,犹如中共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改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样,换汤不换药。修改后的“宪法”,同时赋予金正日更大权力,称“委员长是全军和全国的最高将领”,金氏独裁,果然是变本加厉。

修改后的朝鲜“宪法”,还在第八条中增加“尊重和保护人民的人权”一语。原来,平壤当局正竭力与美国套近,图谋捞取经济和政治利益,在美国特使到访前,要挣个“表现”。这使人联想到,2004年,中共曾在其“宪法”中加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一语,孤零零的九个字。都是面子功夫、“形象工程”、欺世盗名的招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毫无疑问北朝鲜金政权的这一狡猾手段是师从中共的国有企业改制的手法的,即不承担任何义务就立即把国有企业的所有权给予党官或亲信,把国家财富直接装进私人腰包。但是现在要警惕胡锦涛“向北朝鲜学习“,也来个限期改币,既然可以暴力拆迁,为什么不可以暴力改币呢?

2009-12-17 01:0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