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下)(陈破空)

2015-06-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东方之星”资料图。(public domain)
“东方之星”资料图。(public domain)

船长与船员。韩国“世越号”,第一时间报警求救,但69岁的船长与其他三名船员率先跳上救生艇逃生。而22岁的女船员朴智英却将救生衣让给学生,并坚守岗位,营救乘客直至海水涨及腰部,最后不幸丧生。事后,韩国法院以杀人罪,判处“世越号”船长李俊锡无期徒刑;以遗弃致人死亡罪,判处另外14名船员1年6个月至12年的有期徒刑。韩国政府追认朴智英、杨大弘(“世越号”事务长)、及两名高中教师、两名高中学生共六人为“永放光芒”的烈士。

中国“东方之星”,船长张顺文、轮机长杨忠权、大副谭建、二副程林等,在事发第一时间,全部飞快穿上救生衣,慌忙弃船逃生。上岸后,才发出求救信号,距惨祸发生,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在民情汹涌下,中国公安当局拘押了“东方之星”船长和轮机长二人,调查事故原因。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一百多年前,英国“泰坦尼克号”在大西洋沉没,获救的705人,多为妇女和儿童,而船长、大副、二副、服务员、报务员、信号员、消防员、锅炉工等船员,为组织乘客撤离,尽都沉没于冰冷的海水。一百多年后,中国“东方之星”在长江沉没,遇难的434人,全部是老人、妇女、儿童,而壮年的船长、船员们尽都擅离岗位、弃船逃生。

政府表现。中国,总理李克强赶赴灾区,官方媒体大肆渲染他在飞机上布署救援、在江边浑身湿透、在救援指挥部吃盒饭等镜头。韩国,事发第二天,总统朴槿惠前往事发地点视察,督导救援工作。总理郑烘原引咎辞职,总统朴槿惠同意他辞职,但要求他留任至政府完成救援工作之日。因遇难者家属愤怒和民众抗议,朴槿惠再三向国民鞠躬道歉。2015年5月19日,在向全国的电视演说中,朴槿惠再度正式道歉,承诺一肩扛起责任,并当场泪崩。她提议建立纪念碑,并将发生船难的4月16日定为韩国“公共安全日”。

遇难者家属。韩国。事发后,因该国朝鲜中央通讯社只做了简短报道,引发家属和民众抗议。2014年5月,韩国放送公社(KBS)新闻部总监金时坤私下表示“世越号”罹难者人数比交通事故一年的死亡人数还少,引发“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包围KBS总部、并到青瓦台总统府外静坐抗议。在遇难者家属的强烈要求下,KBS开除了金时坤。KBS员工760人罢工,要求社长吉桓永辞职,后者虽拒绝下台,仍遭KBS理事会投票罢免。

2015年4月1日,韩国政府公布赔偿方案,对每名罹难学生赔偿4.2亿韩元(38万美元)、每名罹难教师赔偿7.6亿韩元(69万美元)。但悲愤的家属们拒绝接受赔偿。两百多名遇难者家属走上首尔街头游行,要求就船难真相展开独立调查。2015年4月16日,事发一周年,韩国政府举行追悼仪式,遭遇难者家属集体抵制,总理李完九前往参拜上香,也遭民众阻拦,只得尴尬返回。4月17至18日,七万首尔市民集会示威,抗议政府处置不当,与警方爆发肢体冲突。

中国。救援现场戒备森严,当局设置了重重检查站,阻挡遇难者家属或民众前往事发地带。事发后,中国政府并未主动联络遇难者家属,反而是这些家属找到政府。遇难者家属对政府的反应迟钝感到愤怒,在上海,一批遇难者家属前往市政府讨说法,遭警察围堵,演变成官民扭打。

在事发的湖北省监利县,地方官员关于举行记者会,将所有遇难者家属阻挡于门外。一位名叫夏雨晨的遇难者家属突破警察拦阻,闯入记者会,呼喊彻查真相,有官员试图让她闭嘴,并一度封锁记者会出口。夏雨晨拼命讲出的几句话,充分反映了遇难者家属的处境,她说:“我们是公民,是纳税人。我们是支持政府的,我们的要求是公正公平的。但他们却阻挠我们,把我们当敌人!”

把遇难者家属当敌人,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这就是那个一心贪恋权力、却又不愿承担责任的腐败政府,面临天灾人祸时的一贯作派。当局对遇难者家属严防死守,一对一地盯死,并阻扰他们接受媒体采访,还美其名曰“安慰”、“保护”家属,“

防止记者骚扰”。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入住医院,也遭到当局重兵把守,任何人,尤其任何媒体、记者,不得接近他们。

中国政府最后“恩准”的,仅仅是:遇难者家属可以见到亲人遗体,政府组织(实为监控)家属在江边举行悼念活动。于是在“头七”之日(6月7日),当局将家属分为四批,分别到江边祭奠,但每名家属只能在那里呆上两、三分钟,就被便衣人员强行架走。

这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而丧尽天良的政府,如果还有任何中国人怀疑这一点,那么,只须经历一次灾难、当一回难属,对此,就必然确信无误了。四川大地震死难者家属、毒奶粉受害者家属、温州高铁死难者家属、“东方之星”死难者家属……泪迹斑斑,历历在目。

此间,不少中国人还注意到两个对照鲜明、“令国人无语”的镜头: 6月5日,上海街头的大屏幕,热烈欢庆中国股市攀上5000点;而与此同时,东京街头的大屏幕,却在深切悼念中国沉船遇难者。而翻沉的“东方之星”,载有97名上海乘客,没有一名日本乘客。

中国与韩国,中国与世界,差距有多大?对照两起船难,一目了然。新闻,钳制还是开放;信息,封锁还是透明;民众,受压还是自由;人性的异同,制度的优劣,文明的落差,极权与民主的对比,尽在其中。

韩国。遇难者家属抗议了,民众游行示威了,政府再三道歉并付出巨额赔偿了,然而,政府没有垮台,社会没有乱套,国家没有脱轨,相反,在激烈批评和痛切反思的基础上,吸取了深刻教训的韩国,类似“世越号”的灾难,可望避免或减少。

中国。家属不得抗议,民众不能示威,政府绝不道歉,赔偿多少,只能由政府说了算。表面上,太平,沉寂,和谐,事件很快烟消云散,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然而,类似“东方之星”的惨祸,比天灾更大的人祸,必定一再上演。

从克拉玛依大火(1994年),到“东方之珠”遇险(1997年),到“大舜号”起火(1999年),到“东方之星”翻沉……这个受制于紫禁城专制鬼魅的民族,注定厄运缠身。

(2015年6月15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