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何清漣:反封控:"中國模式"遭遇大考

2022.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何清漣:反封控:"中國模式"遭遇大考 北京民衆2022年11月27日走上街頭,抗議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
美聯社圖片

中國政府引發激烈爭議的新冠“清零”政策,終於逼出了一頭“鬥牛”,因新疆烏魯木齊疫情封控導致的火災死亡事件持續在網上發酵,因疫情封控產生的“共情”,終於在11月26日引爆了上海反封控的抗議活動,並蔓延到廣州成都等大城市,在少數幾個城市裏抗議逐漸演變成更廣泛的政治訴求,有人高呼“習近平下臺”“我們要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等口號。因爲有許多抗議者舉着一張空白A4紙,因此這場抗議被稱爲“白紙革命”。

儘管因爲當局超強維穩,這場抗議倏起倏落,效果卻有。三天過後,“安民告示”出來了:11月29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2022年11月29日新聞發佈會文字實錄》,國家疾控局監督一司司長程有全提到:“原則上高風險區一般以單元、樓棟爲單位劃定,不得隨意擴大。在疫情傳播風險不明確或存在廣泛社區傳播的情況下,可適度擴大高風險區劃定範圍,但要及時通過核酸篩查和疫情研判,快封快解。不得……造成大面積“誤傷”“,“居民自採核酸是一種新的探索,但應注意規範性、有效性和安全性。”估計正式文字通知在草擬中。

網易於11月29日發表了《張珊珊事件最新,背後終極大佬浮出水面》一文,其中提到:張核子的核酸檢測到哪裏,哪裏疫情就上升,如果把下雨的權利交給賣傘的人,天就永遠不會晴。同樣,當核酸檢測成爲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那疫情何時休呢?“——核酸檢測過度擴大嚴重擾民,已經備好替罪羊一隻。

反封控集會發生之時,距離WEF創始人、大重置的主要推手克勞德·施瓦布(Klaus Schwab)盛讚中國模式是值得許多國家學習不到一週。施瓦布這番讚揚,是他於11月20日接受CGTN的田薇採訪之時發表的。在這次訪談節目中,克勞斯·施瓦布稱中國是“許多國家的榜樣”,宣佈“世界將發生系統性轉變”。

中國人少有熱愛中國模式者

瞭解“中國模式”並不複雜,三個要點:政府管控經濟與資源;對民衆實施嚴苛的社會管制,健康碼比疫苗證還進一步,是動態管控;人民沒有任何政治權利,政府對言論高度審查,針對政府及其領導人的批評會導致嚴重的懲罰。

按常理,一國政治社會制度的好壞,本國人民最有發言權。中國人民雖然沒有發言權,但除了官方宣傳及官方學者之外,只要對中國模式特點有所瞭解的人,多持批評態度。因爲熱愛自由、反對人身控制,是20世紀共產主義1.0版實施以來的各種社會運動的特點,深受社會主義之害的中國人多年來苦求民主自由而不可得。

中國自從2019年12月在武漢開始爆發covid-19疫情,至今長達三年。由於中國是個專制社會,封控疫情能夠採取西方國家不能採取的種種嚴重限制人身自由的不人道措施,在病毒流行初期確實取得防疫成效,維持了低死亡率(如果統計數據爲真)。但在病毒不斷變異的情況下,世界各國爲了平息民怨,只好明智地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政策,一邊放開,一邊防疫。只有中國蠻橫地採取清零政策,一人有病,封控整幢居民樓;進而封鎖小區。這種長達三年,持續進行的防疫,早已嚴重地干擾了民衆的生活,讓人們疲累不堪。而且中國實行的健康碼制度,遠較西方比如的疫苗證嚴厲,比如美國現在實施的疫苗證,只限於一些特定場所,比如醫院以及有規定的公共場所,大多數地方比如商場並不需要疫苗證。中國的健康碼顏色經常會變,嚴格限制了人們的出行自由。疫情三年之後的今天,各階層民衆都面臨着巨大的不安感,經濟壓力、精神壓力逼近臨界點,越來越多的人失業、斷供,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難以爲繼,在看不到迴歸常態希望的情況下,積累的情緒遲早爆發。無論本輪反封控抗議背後是否有境外勢力操縱,疫情三年積壓的情緒有如干柴,烏魯木齊火災只是濺到乾柴堆上的火星。

抗議者要求防控社區自治

這次反封控行動中,一個最引人注目的現象,是社區居民對防控自治的要求。推友@Iris_theGoddess認爲,社區封控權,中國政府將其下放給政府的基層組織居委會,而不少居委會採取反人道的措施,小區封控都是用鐵柵欄、鐵皮等直接鎖死,給居民家門用鐵鏈鎖死。北京儘管“文明”一點,用叫做所謂門磁的電子鎖,一開門就會報警。

蔡慎坤@cskun1989於11月27日發表推文說:“一夜間北京上百個小區,包括回龍觀、天通苑、望京3個亞洲最大小區,居民自發組織維權,幾乎方式一致,直接報警,在警察“旁觀”下與居委會對峙交涉,最終拆除鐵皮解除封控,因爲北京市並沒有下發封控通知,所有北京小區封控都是居委會所爲,居委會並沒有執法權,限制市民出行從法律意義上屬於非法拘禁!“

我發了一條推文,希望北京市的居民談談當地情況,如果蔡慎坤推文所述在北京成爲普遍事實,北京市民這種有理有節的抗爭就算有了結果。推下得到的回覆甚多,大都證實,北京逾百個小區反封控的要求達到目標。

新疆烏魯木齊之所以發生火災死亡事件,就因居民被鎖住而無法逃生。北京居民小區反封控達成的目標,在目前這種不人道的強制封控與完全放開之間,找到了一條政府與民衆都可以接受的防控路徑:各小區自主決定如何防控。

防疫實行社區自治是出路

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後,出了個《優化疫情防控工作的二十條》措施,印發了核酸檢測實施辦法、風險區劃定及管控方案等四個技術性文件,外界普遍認爲是放鬆防控管制。但結果卻並非如當局所想,既出現在實施過程中層層加碼的現象,也有反對放松管制的。BBC曾發佈一篇《中國疫情:“二十條”實施10天感染激增,分析指民衆態度不一社會存在撕裂》(2022年11月23日)分析了這種矛盾狀態。推友@VictoriaTC發推稱,看到一個早期的民意調查,只有兩個問題,一是自己得病是希望在家療治還是集中隔離,答案全是選擇在家治療;二是鄰居感染covid-19,是希望留在家裏還是集中隔離,答案全是選擇集中隔離。但經過方艙的可怕體驗,人們意識到沒有人能保證自己不受病毒感染,例如望京東湖灣等小區發出自保倡議,對於抗爭中獲得居家隔離,而不是隨意拉去方艙隔離這一權利起到了積極的引導作用。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將疫情管控交給社區居民自治,一個社區住戶均是利益相關人,住戶根據本社區情況協商討論,應該會找到比較中道、大家願意接受的方式。這次北京逾百個小區反封控達成的結果,我認爲就是一種成功。

目前,當局已經採取措施消解這種集會,未來幾天會發生什麼,值得繼續關注。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場波及十來個城市、幾十個高校的反封控集會,確切地證明了一點:中國人痛恨中國模式的超強社會控制,各國人民如果瞭解這一點,絕對不會同意本國政府師法中國模式,施瓦布的發言只是他個人的臆想。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