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怎樣比較中美兩國新冠死亡人數

2023.01.03
評論 | 胡平:怎樣比較中美兩國新冠死亡人數
美聯社圖片

中共總是拿美國新冠死了一百萬人這個數據大做文章,以表明中國的抗疫比美國好幾百倍。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因爲第一,中美兩國判定新冠死亡的標準很不一樣;第二,中國官方公佈的新冠死亡數據很不可信。

美國(以及其它大多數國家)判定新冠死亡的標準比較寬。只要新冠是導致死亡的潛在(underlying cause)因素,或者是促成因素(contributing cause,指共同造成某一結果的所有因素,但其在原因關係中不一定是直接原因),就算新冠死亡。

簡言之,在美國,只要死者是新冠陽性,就算新冠死亡。當然也有例外,例如一個新冠陽性死於車禍,他的死亡就不算新冠死亡,因爲他的死亡和新冠陽性沒有關係。換言之,如果一個人的死亡和新冠有關,新冠在一個人的死亡過程中起了作用,不論其作用是主要作用還是次要作用,那就算新冠死亡。

美國疾控中心的說明還寫到“可能的”(probable)因素或“推測的”(presumed)因素。因爲有不少死者生前未曾做過相關檢查,無法確認是否感染新冠,但根據死者生前的症狀,和新冠很類似,因此很可能是或推測是死於新冠,也算作新冠死亡。

還有,在美國,死於新冠,政府會給一定的補助。因此某些醫生可能會多報新冠死亡病例。

中國判定新冠死亡的標準相當窄。國家衛健委發佈了中國新冠死亡的鑑定標準:“由於新冠病毒導致的肺炎、呼吸衰竭爲首要死亡診斷,歸類爲新冠病毒感染導致的死亡;因其他疾病、基礎病,比如心腦血管疾病、心梗等疾病導致的死亡,不歸類爲新冠導致的死亡”。

根據美國的全國衛生統計中心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的數據,美國新冠死亡的94%都是擁有2-3個基礎病,75%擁有甚至4個基礎病。美國只有6%的新冠死亡是因爲單一的病毒感染造成的。這就是說,如果美國新冠死亡100萬,按照中國標準,美國死於新冠的只有6萬人。

比較中美兩國新冠死亡人數還有一種參照系,那就是比較中美兩國流感死亡人數。

2020年2月,中國各大門戶網站轉發了一篇報道引起很大轟動:據美國疾控中心最新統計,截至1月25日,估計在這個流感季美國有1萬人死於流感。查閱中國的相關數據。近些年來,中國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只有幾十人,多也只有一兩百人。因爲美國的人口只有中國的1/4,那就等於說美國死於流感的人數按比例至少是中國的300倍。兩者的差距太大了。考慮到美國每年的流感疫苗覆蓋率是中國的20倍,上述巨大差距更顯得不可思議。

2019年9月21日,中國的南方都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中國每年8.8萬人死於流感  超官方數據  建議支持老人接種疫苗”。文章寫道,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餘宏傑課題組在《柳葉刀·公共衛生》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論文(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指出2010-2015年,中國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關的呼吸死亡。這個數據遠遠超過中國官方當年公佈的死亡人數。例如,據原國家衛計委發佈的《全國法定傳染病疫情情況》,2014年死於流感者有43人,2015年死於流感者只有8人;2019年初公佈的流感死亡人數多一些,但也只有143人。把中國官方公佈的每年流感死亡人數和復旦大學餘宏傑課題組論文提出的流感死亡人數相比較,兩者相差至少四五百倍甚至成千上萬倍。

爲什麼這兩組數據相差如此巨大呢?按照中國多位公共衛生專家的解釋,一是因爲中國的臨牀檢測機構少,未在全國醫療機構普遍開展檢測;二是中國對流感死亡的統計標準也與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包括美國)不一樣。復旦大學餘宏傑課題組論文統計的是“與流感相關的呼吸死亡”,那不僅指流感死亡,而且把因流感加重病情的死亡全部都算。比如一位肺病、或心臟病、糖尿病重症病人,死前患了流感,就算作“與流感相關的死亡人數”。中國的統計標準則是,只把由流感導致呼吸系統死亡算作流感死亡,而由流感引發或加劇心血管疾病等基礎病導致的病死亡不算流感死亡。

不難看出,中國在統計流感死亡人數的標準和在統計新冠死亡人數的標準是很類似的。復旦大學餘宏傑課題組論文告訴我們,按中國標準統計出來的流感死亡數據要比按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通行標準統計出來的數據相差至少幾百倍,那麼我們是不是有理由推測,按中國標準統計出來的新冠死亡數據也要比按世界通行的標準統計出來的數據相差至少幾百倍呢?

最後,再談一談中國官方公佈的新冠死亡數據有多大可信度的問題。這早已不是問題,盡人皆知,中國官方公佈的新冠死亡數據極度不真實。多方信息來源披露,當局對一線醫生統一要求,要求一線醫生避免寫死於新冠。記得兩年多前武漢醫生艾芬就揭露,上面要求醫生改寫報告,不能寫“兩下肺感染,病毒性感染”或“不明原因肺炎”,只能寫成“兩肺散在感染”。 從一開始就做假,從原始報告就做假。這樣,事後再怎麼查,也查不出真相了。關於中國新冠死亡數據不可信這個問題,我在“習近平爲什麼要撒彌天大謊”一文裏有所論及。這裏就不再重複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