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中国人口负增长证明强制一胎化实非必要

2023.02.07
评论 | 胡平:中国人口负增长证明强制一胎化实非必要 2023年1月17日,北京妇女带着孩子走在街上。
美联社图片

中国国家统计局1月17日公布,中国2022年出生人口为956万人,死亡人口为1041万人。人口比上一年年末减少85万人。这是中国60年以来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不少专家指出,这标志着中国已经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

中国从2016年起实行全面二孩政策,很多人以为一定会出现生育率大幅反弹。殊不知中国的生育率仅在当年有所增长,随即掉头向下,一连6年持续下跌,而且下跌的幅度还很大,到了去年出现负增长。这说明,其实中国人早就不想多生孩子了。这也说明,当初的强制性一胎化政策实在是不必要的。

日本、台湾、韩国、新加坡和香港的经验都告诉我们,不搞强制性计划生育,人口也不会一个劲儿地增长。伴随著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当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它会自然降下来。上述地方都比中国更早出现了人口的负增长。这也证明强制性计划一胎化是不必要的。

以台湾为例,台湾从1959年到1989年,30年人口翻了一番,从1千万增长到2千万,增长了100%。此后30年,从1989年到2019年,人口也在增长,但增长速度大幅减缓,从2千万增长到2千360万,只增长了18%。从2020年至今,连续3年负增长。

过去流行一种说法,说儒家文化强调无后为大,鼓励多子多孙。可是现在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大陆、新加坡、台湾、香港、韩国、日本,偏偏都属于所谓儒家文化圈。

起初是欧洲发达国家,最早出现生育率下降以及人口负增长,然后就是东亚国家。可见,生育率下降与人口负增长,和欧洲人或亚洲人没什么关系,和白种人或黄种人没什么关系,和基督教文化或儒家文化也没什么关系,而是和经济与文化的发展、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由生活方式改变引起的生活观念、包括生育观念的改变有关系。

现在一般不想生孩子的人都说主要是养不起,可是在全世界,是富裕国家的生育率低,穷国的生育率高;在同一国家之内,也是较富裕的家庭不想生孩子的多,贫穷的家庭不想生孩子的反倒少。可见,问题不在于养得起养不起,问题在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家庭,对养得起养不起的概念很不一样。简单说来,有些父母认为孩子应该富养,虽然他们比较富裕,但按照他们富养的标准仍然要抱怨养不起。另外有些父母认为孩子可以穷养,因此哪怕他们很穷,但按照他们穷养的标准他们认为他们还是养得起的。这里反映的不是贫富的差异,而是生活观念、包括生育观念的差异。

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和中国大陆是同文同种,可比性较强。再看印度。印度在文化与种族上和中国差别比较大,然而印度也出现了生育率下降。先前很多人担心印度会出现人口爆炸,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近几十年来,印度的人口增长率一直在下降,并没有兑现人口灾难这种可怕的预测。

自2011年以来,印度的人口年均增长率只有1.2%。预计印度人口增长还会进一步放缓。根据印度官方的2019-2021 年最新评估,印度的总和生育率 (TFR)(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从 1992-1993 年的 3.4 降至 2。理论上,每个妇女平均生育两个子女,总人口就会维持原有的数量。考虑到有的子女没等到结婚生孩子就死去了,因此每个妇女平均生两个子女会导致总人口减少,因此通常假定,人口繁殖自身的平均值必须为 2.1,也就是每个妇女必须平均生2.1个子女以上才可维持总人口不减少。而现在印度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子女只是2,因此推论印度人口不久会出现负增长。在现阶段,主要是因为人均寿命的延长,所以尽管出生率在下降,但人口总数还是在缓慢的增长。估计30年后,印度人口也会负增长。

现在,不少欧美发达国家人口有增长,但是这些地方的人口增长都是来自大量引进的移民,是这些移民的高生育率拉高了该国人口数量。这些移民基本上都是来自相对贫穷的国家。当今世界,只有非洲人口在快速增长;不过就是在非洲,那些繁荣的都市区的生育率也在明显降低。很可能,当非洲的经济与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生育率也会降低,人口增长也会减速,接下来也会负增长。有如现在的东亚,以及更早就出现这种变化的欧洲。世界范围的生育率从上世纪60年代初的每名妇女平均生五个以上的孩子降到了2020年的2.3个。预计本世纪末,全球人口都会减少。

英国人口学家马尔萨斯提出,人口在无所妨碍的情况下是按几何级数增长,由此必将引出一系列严重的危机;于是他提出要控制生育。然而从现在的情况看,人口并不是一个劲儿地按几何级数增长。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有一场名为“人类自愿灭绝”的运动。该运动的发起者叫莱斯·奈特(Les Knight),现年75岁,住在俄勒冈州波特兰。所谓“人类自愿灭绝”运动是一个有共同信仰的人组成的松散联盟。 这些人认为,人口过剩是气候危机的一个主要因素,停止生育是人类能帮地球做出的最好贡献。他的座右铭是:“愿我们长寿,然后不复存在”。无独有偶,在中国,则有人喊出了“我们是最后一代”的口号,并激起热烈反响。可谓不约而同,不谋而合(“我们是最后一代”这个口号兼有政治抗议的性质,兹不详论)。

其实,早在出现这种口号和这种运动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人在身体力行,自愿不生育了,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富裕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呢?

现在有不少人自愿不生育,富裕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那是否意味着冥冥中自有定数,人口多了,无需任何强制,人类就自然会自愿降低增长呢?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康义也说,人口负增长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的结果,很多国家也都在走这个路。基于同理,我们也不必担心人类真的会自愿灭绝,一旦人口降低到某一程度,人类又会自愿提高增长了。

中共过去推行的强制性一胎化政策,反人性反人道。我先前对此多有批评,这里不再重复。我这篇短评要说的是,撇开强制性一胎化政策的反人性反人道不谈,单单就其对控制中国人口增长这一目标而言,强制性一胎化政策也是不必要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