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非法出入境的非罪化談回國權(胡平)


2014.02.17
lijinahong-280 圖片: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中國作家李劍虹滯留香港。(參與網)
Photo: RFA

旅居瑞典的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李劍虹(筆名小喬),在去年年底以非正常途徑回到中國,探望年邁的父親,爲去世的母親掃墓。春節過後被當局傳訊,主要問的是“非法入境”問題,兩天後又放回家中--好在今日中共當局已經不再把中國公民非法入境當作犯罪了。

說來也是,一個國家的公民,當然有自由出入本國國境的權利,那就好比一個人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家門。設立國門的目的主要是爲了防止外國人隨便出入。外國人要進入中國必須得到允許。本國人想出就出想進就進,只要持有證明自己是中國公民的護照就行了。

這個道理是如此簡單,幾乎是不言而喻,不證自明。可是過去那麼多年居然讓共產黨搞得亂七八糟,面目全非。

毛時代閉關鎖國,一般人根本沒有出國出境的機會,自然也就沒有回國即入境的問題。那時候,出國就等於叛國,罪在不赦。

記得1969年3月,我們成都十九中的同學下放到四川最南端的渡口市(今攀枝花市)郊區插隊落戶,只見城裏到處貼着鎮壓反革命份子的佈告,赫然列於榜首的是一位攀枝花鋼鐵公司女技術員,她的罪狀就是她曾經偷渡到北朝鮮,被引渡遣返,以“叛國罪”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四人幫垮臺後,中共逐步實行對外開放政策。中國公民出境入境的事情越來越多。1985年11月12日,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通過了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入境管理法》,自1986年2月1日起實施。這部《出入境管理法》其中規定,中國公民“非法出境、入境,僞造、塗改、冒用、轉讓出境入境證件的,公安機關可以處以警告或者10日以下的拘留處罰;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這條規定的後面一段話實在是違反邏輯,毫無道理。既然前面寫的明明白白:中國公民“非法出境、入境,僞造、塗改、冒用、轉讓出境入境證件的,公安機關可以處以警告或者10日以下的拘留處罰”,這本來就說明根據情節的輕重處罰也有輕重,警告自然算輕的,最重的是拘留10天,因此,後面再說“情節嚴重”云云,就是畫蛇添足了。此其一。

第二,按照這條規定的前一部分,中國公民“非法出境、入境,僞造、塗改、冒用、轉讓出境入境證件的,公安機關可以處以警告或者10日以下的拘留處罰”,這本來就已經說明,公民“非法出境、入境,僞造、塗改、冒用、轉讓出境入境證件”等行爲,是屬於違反法規,但不是犯罪。既然如此,所謂“構成犯罪”從何談起,“追究刑事責任”又從何談起呢?

換言之,如果一箇中國公民僅僅是做出了“非法出境、入境,僞造、塗改、冒用、轉讓出境入境證件的”的事,那並不構成犯罪,頂多拘留10天,不存在追究刑事責任的問題。所以,這條法規的後面一段話“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不但是多餘的,而且和前面一段話互相矛盾,是錯誤的。

我就不信當年中國的立法者是真的不明白上述道理。我懷疑他們是故意加上後面那段話,其目的是爲了限制中國公民自由出境入境。80年代初期,想出國的人很多,但當局不肯發給他們護照,迫使很多人採取種種方式偷渡出境,有的偷渡成功,有的給抓回來了。如果被抓回來的人頂多是拘留10天,別人不害怕,下次還要偷渡,所以當局執意要把非法出入境這件事當成一種罪,嚴加懲處,以造成某種威懾作用。

我以爲,當局這麼做,本來主要是限制公民自由出境,不過它對限制公民自由入境也能起作用。2002年,旅居美國的中國公民楊建利,因爲名字在黑名單上,無法以正常途徑回國,只好用他人護照進入中國,後被當局發現,就不是警告或拘留數日,而是以“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名義定了罪判了刑。

2011年12月,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提出了《出入境管理法(草案)》,對非法出入境問題做了些修正,但依然留下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這句話。不過等到2012年6月通過並公佈的《出入境管理法》正式文本中把這句話刪掉了。

新的,從2013年7月1日起實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規定:

“有下列行爲之一的,處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二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

(一)持用僞造、變造、騙取的出境入境證件出境入境的;

(二)冒用他人出境入境證件出境入境的;

(三)逃避出境入境邊防檢查的;

(四)以其他方式非法出境入境的。”

這就是說,中國政府已經對非法出入境問題實行了非罪化處理。非法出入境不是犯罪,不是刑事問題;最高處罰是拘留10天和罰款一萬元人民幣。這是和國際接軌,履行聯合國人權宣言的一種進步,理當肯定。

接下來,我們必須監督政府認真實行。無論如何,象馮正虎那樣,持有合法且有效護照卻仍被阻止入境的荒謬做法是再也不能發生了。中國公民自由出境入境的權利--即出國權和回國權--必須得到保障。

衆所周知,眼下還有很多居住在海外的人,原本是中國公民,但由於在過去二十多年間都被禁止回國,因而不得不加入外國籍,他們無疑也應當有回國的權利。這是性質略有不同的問題,這裏就不多說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