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习近平为何大讲党史

2021-03-03
Share
评论 | 胡平:习近平为何大讲党史 2021年2月20日,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网站截图)
Photo: RFA

中共今年最重大的任务,莫过于百年建党大庆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月20日拉开庆典序幕,他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叮嘱全党:学好党史,不可虚无主义。

习近平要求,“正确认识和科学评价党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会议、重要人物”。新华社发表文章《习近平在动员大会上首提‘党史观’有深意》。文章说,“这是总书记首次公开提出‘树立正确党史观’这一重要论述”。看这个架势,估计在“七一”前,中共将推出党史新版本。

共产党比其他政党都更重视历史的编写,尤其是重视自家党史的编写,这是共产党的特性决定的。因为共产党既不能像传统的君主那样,用受命于天、君权神授的神话来证明自己统治的合法性;又不能像民主政府那样,用人民的选票来证明自己统治的合法性。共产党要证明自己统治的合法性,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自己打扮成历史发展规律的体现,伟大、光荣、正确的化身。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有名的一部党史是苏联共产党编写出版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全称是《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历史:简明教程》)。1932年,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决定,“结束对党史叙述的随意性和混乱状态,消除在已出版的许多党史教科书中存在的大量各种不同的观点和对党的理论和党的历史中的一些重要问题的随意解释。”在斯大林的亲自领导下,联共(布)中央成立了“编写联共(布)党史小组”,1938年10月《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正式出版。

那时,斯大林刚刚完成了他的大清洗。可想而知,这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就是遵照斯大林的旨意,按照斯大林的政治需要编写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一出版,共产国际执委会就要求各国共产党都要认真学习。此书对苏联国内意识形态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影响深远,被誉为“共产主义的圣经”,“马列主义的百科全书”,成为向全世界推广斯大林模式的经典。只是到了1956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严厉批判斯大林,《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也遭到批判,停止出版。

对共产党而言,写党史就是编神话,就是造神。苏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1951年,中共出版了胡乔木写的小册子《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其主旨就是造毛泽东这尊神。只不过当时斯大林还健在,中共不敢太僭越,话不敢说满而已。在中共历史上还有两次重大的党史编写,不是对全部党史,而是对党史上某些重大问题的再评价,这就是1945年延安时期那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1981年那篇《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两个决议都是给党内的“错误路线”盖棺定论,以及确立“正确路线”及其代表人物的至尊地位。可以想见,这次百年党庆,中共要推出的党史新版本其重点,就是如习近平所说“对于党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会议、重要人物”作出新的结论,进一步将习近平定于一尊。

然而,共产党写党史有一个致命的死结,那就是它反复多变,隔些年就要改写一次。改写的次数太多了,改写的幅度太大了,到后来大家就什么都不信了,这就是习近平说的“虚无主义”。尤其是中共,早先的革命和后来的改革分明是互相矛盾。改革就是对革命的否定,如果改革是对的,革命就错了;如果革命是对的,改革就错了。无论你肯定哪一个,你都不能不否定另一个。一部中共党史好比一把两头带刃的剑,握哪头都割手。

中共连自己的党史都说不圆,那又如何能取信于人呢?当然,就像有网友说的,不问你信不信,只问你服不服。但这同时也表明,纵然你可以逼迫别人服,但你终究无法让别人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