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習近平爲何大講黨史

2021-03-03
Share
評論 | 胡平:習近平爲何大講黨史 2021年2月20日,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在北京召開。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網站截圖)
Photo: RFA

中共今年最重大的任務,莫過於百年建黨大慶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月20日拉開慶典序幕,他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叮囑全黨:學好黨史,不可虛無主義。

習近平要求,“正確認識和科學評價黨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會議、重要人物”。新華社發表文章《習近平在動員大會上首提‘黨史觀’有深意》。文章說,“這是總書記首次公開提出‘樹立正確黨史觀’這一重要論述”。看這個架勢,估計在“七一”前,中共將推出黨史新版本。

共產黨比其他政黨都更重視歷史的編寫,尤其是重視自家黨史的編寫,這是共產黨的特性決定的。因爲共產黨既不能像傳統的君主那樣,用受命於天、君權神授的神話來證明自己統治的合法性;又不能像民主政府那樣,用人民的選票來證明自己統治的合法性。共產黨要證明自己統治的合法性,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把自己打扮成歷史發展規律的體現,偉大、光榮、正確的化身。

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最有名的一部黨史是蘇聯共產黨編寫出版的《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全稱是《全聯盟共產黨(布爾什維克)歷史:簡明教程》)。1932年,蘇聯領導人斯大林決定,“結束對黨史敘述的隨意性和混亂狀態,消除在已出版的許多黨史教科書中存在的大量各種不同的觀點和對黨的理論和黨的歷史中的一些重要問題的隨意解釋。”在斯大林的親自領導下,聯共(布)中央成立了“編寫聯共(布)黨史小組”,1938年10月《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正式出版。

那時,斯大林剛剛完成了他的大清洗。可想而知,這部《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就是遵照斯大林的旨意,按照斯大林的政治需要編寫的。《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一出版,共產國際執委會就要求各國共產黨都要認真學習。此書對蘇聯國內意識形態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影響深遠,被譽爲“共產主義的聖經”,“馬列主義的百科全書”,成爲向全世界推廣斯大林模式的經典。只是到了1956年蘇共二十大,赫魯曉夫做祕密報告嚴厲批判斯大林,《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也遭到批判,停止出版。

對共產黨而言,寫黨史就是編神話,就是造神。蘇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1951年,中共出版了胡喬木寫的小冊子《中國共產黨的三十年》,其主旨就是造毛澤東這尊神。只不過當時斯大林還健在,中共不敢太僭越,話不敢說滿而已。在中共歷史上還有兩次重大的黨史編寫,不是對全部黨史,而是對黨史上某些重大問題的再評價,這就是1945年延安時期那篇《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和1981年那篇《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兩個決議都是給黨內的“錯誤路線”蓋棺定論,以及確立“正確路線”及其代表人物的至尊地位。可以想見,這次百年黨慶,中共要推出的黨史新版本其重點,就是如習近平所說“對於黨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會議、重要人物”作出新的結論,進一步將習近平定於一尊。

然而,共產黨寫黨史有一個致命的死結,那就是它反覆多變,隔些年就要改寫一次。改寫的次數太多了,改寫的幅度太大了,到後來大家就什麼都不信了,這就是習近平說的“虛無主義”。尤其是中共,早先的革命和後來的改革分明是互相矛盾。改革就是對革命的否定,如果改革是對的,革命就錯了;如果革命是對的,改革就錯了。無論你肯定哪一個,你都不能不否定另一個。一部中共黨史好比一把兩頭帶刃的劍,握哪頭都割手。

中共連自己的黨史都說不圓,那又如何能取信於人呢?當然,就像有網友說的,不問你信不信,只問你服不服。但這同時也表明,縱然你可以逼迫別人服,但你終究無法讓別人信。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