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川普總統國會演說有感(二)(胡平)


2017.03.06
DonaldJohnTrump-afp.jpg 2016年11月8日,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以大幅領先票數,力壓另一位候選人希拉里,當選美國第45屆總統。(AFP)

在上任前,川普多次表明對中國的強硬立場,除了質疑一箇中國政策和南海問題外,川普還指出中國對美國構成三方面的威脅:中國的貨幣操縱,中國系統性的摧毀美國的製造業以及對美國展開工業間諜活動和網絡戰。川普上任後,立即提名和任命了納瓦羅、羅斯和萊特習澤等三位對華鷹派,組成其經貿團隊,擺出了和中國打一場貿易戰的架勢。如今,川普上任已經一個多月了,那麼,在他的第一次國會演說中,他是怎樣談論中國問題的呢?

我注意到,在一個多小時的國會演說中,川普總統對中國問題講得很少。川普說他“信奉自由貿易,但自由貿易必須是公平貿易”。這句話的所指應該包括了中國。明確提到中國的只有一處。川普說:“自從批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以來,我們損失了超過四分之一的製造業工作;自從中國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我們喪失了六萬個工廠。”其它問題,例如南海問題則未提及。另外,川普總統講到了他上任一個多月來在兌現其競選諾言方面的種種進展,但其中並沒有涉及中國。例如,川普政府並沒有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也沒有宣佈對中國商品實行懲罰性高關稅,換句話,到目前爲止,川普政府還沒有和中國展開貿易戰。

這並不令人意外。我先前也講過,打貿易戰,往往是“殺人一千,自傷八百”,很不好打,搞不好會是“雷聲大,雨點小”。這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自由世界過去多年來和中國發展經貿關係走岔了路,積重難返。現在要糾正自然很不容易。但是,中國問題太重要。這一點切切不可忘記。

川普的競選口號是“美國第一”,但是很可能,就在川普總統任期之內,中國的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而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則不再是第一而退居第二。這是近兩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一個專制的國家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不錯,以中國的巨大規模,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應是合情合理,不可避免。但是我們不要忘記,僅僅三十多年前,例如1980年,中國的人均收入還不到200美元,中國的經濟總量在全世界還排在10名以外。我們知道,窮國之窮,就窮在缺少資金和技術。在過去三十多年間,中國經濟能夠突飛猛進,那是和西方的資金和技術大量進入中國緊密相關。據說,當年的尼克松就對他開啓的對華政策的長期後果充滿疑慮。1994年,尼克松在逝世前不久說:“我們也許創造了一個弗蘭肯思坦。”

今年是六四28週年。28年前,中國爆發了一場規模空前的和平的民主運動。這場運動有力地證明了,在中國,民主絕不只是極少數異議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萬萬民衆的共同願望。以鄧小平爲首的中共強硬派用超乎世人想象的殘暴手段鎮壓民運,導致了中共統治集團空前的大分裂,激起了國際社會的一致譴責。就在這一年,蘇聯東歐發生鉅變,國際共產陣營土崩瓦解。美國成爲世界唯一超強。自由民主的力量取得了有史以來最輝煌的勝利。在那時,人們普遍相信,中共專制政權的垮臺指日可待。

然而,28年過去了,中共專制政權並沒有垮臺;它站住了,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強大,尤其是經濟的持續高速發展,超出一般人的預料,被不少人稱爲“中國奇蹟”。但同樣超出很多人預料的是,中共政權並沒有在深化經濟改革的同時啓動政治改革,它甚至沒有因爲經濟上的巨大成功而變得更柔和更寬容,而是變得比以前更專制更蠻橫,並且在國際事務中也不再韜光養晦,變得更高調更咄咄逼人。6年前,挪威諾貝爾和平獎評選委員會授予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從此就遭到中國的經濟制裁,以至於在3年前,挪威政府撤銷了諾貝爾和平獎評選委員會主席,並且還向中國政府“道歉”,這才換回了挪中關係“正常化”。去年11月,達賴喇嘛訪問蒙古,受到大量信衆和僧侶的熱烈歡迎。中國政府立刻對蒙古實行經濟制裁,迫使蒙古政府公開承認達賴喇嘛的來訪對蒙中關係造成“負面影響”,併爲此表示“遺憾”。

就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間,我們目睹了整個世界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極其罕見的驚人逆轉。專制中國的崛起無疑是當今世界的第一大問題,它構成了迄今爲止對普世價值的最嚴重的威脅。我們希望,以美國爲首的自由世界拿出更大的勇氣和智慧,面對這一關係人類命運的挑戰。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