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新疆棉”风波到底是怎么回事?

2021-03-29
Share
评论 | 胡平:“新疆棉”风波到底是怎么回事?
Photo: RFA

自上周四(3月25日)起,在中国出现了一波民众抵制H&M、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等多种国际服饰品牌商品的小高潮。乍一看去,好像是义和团又回来了,中国人又要抵制洋货了。

于是有不少人呼吁中国政府,不要放任这波民间抵制潮:这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也有损于中国自己的经济利益。

我觉得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中国政府是不会“放任”这波抵制潮的,因为这波抵制潮本来就是它一手策动出来的。上周三(3月24日),共青团中央在它的微博官方帐号挖出H&M去年发布的停用新疆棉的旧声明,猛烈抨击这家瑞典品牌“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正是共青团中央的这条微博,引发了四十多万网民的点赞支持和抵制H&M等商品的小高潮。可见,这波抵制潮并不是民间的自发行动,而是当局一手策划鼓动的。

那么,当局策动这波抵制潮是不是表示它要抵制洋货了呢?那倒不是。本周一(3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在新闻发布会上,对H&M等品牌的行为做出回应。他说,制裁的大棒挥向别国的同时也会砸着自己的脑袋,是损人不利己的。H&M等企业应该搞自己的经营活动,不应把经济行为政治化。

徐贵相这番话,把当局策动抵制潮的用意说得很清楚。抵制潮的意思就是:你们不买我们的新疆棉,我们就不买你们的产品。你们抵制我们,我们势必也要抵制你们。到头来是双方的利益都会受损害,你们的做法是损人而不利己。言下之意,就是奉劝H&M等公司放弃对中国新疆棉的抵制。

我们知道,H&M等公司之所以抵制中国的新疆棉,是因为在新疆的棉花生产中存在强迫劳动,违反了这些公司承诺信守的人权原则,也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关于禁止强迫劳动的相关公约。徐贵相说,H&M等企业应该搞自己的经营活动,不应把经济行为政治化。所谓“不应把经济行为政治化”,其实就是要H&M等公司不要把做生意和人权问题挂钩。只不过这层意思不能挑明了说,因为中国也是世界贸易组织的会员国,中国政府也承诺过禁止强迫劳动。所以接下来徐贵相又说,新疆棉花根本不存在强迫劳动。

于是,问题就归结到,新疆的棉花生产是否存在强迫劳动。

我们知道,有关新疆的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这一判断,并不是H&M等公司作出的,也不是美国政府或其他什么西方政府作出的,而是由瑞士一家名叫“Better Cotton Initiative”(良好棉花协会)的民间机构,在前年即2019年作出的。作为第三方,“良好棉花协会”享有很高的公信力,H&M等公司都是“良好棉花协会”的会员企业。它们是根据“良好棉花协会”的判断,从而对新疆棉采取抵制的。

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推翻“良好棉花协会”的判断。3月1日,国内网上出现了一个认证为“良好棉花协会上海代表处”的微信公众号发布的重要申明,该申明说,“良好棉花协会中国项目团队”严格遵照“良好棉花协会”的审核原则,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3月28日,中共环球网发表文章《独家揭秘:美国如何操纵“强迫劳动”议题打压中国棉花企业》,文章说:美西方反华势力逼迫“良好棉花协会”总部选边站队,致使“良好棉花协会”承认新疆棉纺织行业存在“强迫劳动风险”,最终决定无限期停牌新疆地区“良好棉花”认证。

3月2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联合国正在与中国进行“严肃的谈判”,极力争取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调查与核实有关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受到迫害,包括是否被强迫劳动。中国政府则回应说,欢迎联合国派员访问新疆,但不希望对方进行有罪式推定。

联合国的调查能否成行?如果成行,能调查出什么结果?我们且拭目以待。但其实这个问题本来早就是很清楚的,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记者关于新疆的棉花生产是否存在强迫劳动时,现场展示当年美国黑奴被迫采摘棉花照片;当徐贵相回应H&M等公司因为新疆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所以抵制新疆棉时说,不应把经济行为政治化。他们实际上,不是已经不打自招了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