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从《红色文化网》对刘亚洲的大批判谈起

2023.04.19
评论 | 胡平:从《红色文化网》对刘亚洲的大批判谈起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前政委刘亚洲
百度百科截图

日前,国内毛左网站《红色文化网》发表署名"贺兰峰"的文章,对著名军旅作家、原国防大学政委、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上将进行了猛烈的批判,批判刘亚洲是"'两面人'、 隐藏在军队中的'第五纵队'、普世价值的吹鼓手、中国军队的头号汉奸";批判他"兜售西方'人道'、'人性'、'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私货";批判他亲美、力主军队国家化、鼓吹西方民主制度,"是一个典型的野心家和阴谋家"。

前年12月,网上就有传言称,刘亚洲被抓了,要判重刑。我当时发表评论说,"这次他被判重刑,罪名想必是经济腐败、生活腐败一类,但真正的问题一定是在政治上。有传言说他卷入反习的政变。我以为这不可能,更可能是'妄议中央'。"《红色文化网》这篇文章证实了这一点。

有人说,习近平严厉整肃刘亚洲,只不过是中共内部的“狗咬狗”。他们举出刘亚洲的种种劣迹,包括他讲过的维护中共专制、鼓吹国家主义乃至军国主义等言论,证明刘亚洲的挨整根本不值得我们同情。

我不赞成这种观点。固然,刘亚洲在经济上很可能有重大问题;固然,刘亚洲过去讲过很多符合普世价值的好话,也讲过很多维护中共政权的坏话;但是,他之所以被打倒被判重刑,主要不是因为他的经济问题,不是因为他讲过那些坏话,而是因为他讲过那些好话。你看,《红色文化网》大批判文章批判的刘亚洲的那一系列观点和主张,基本上都是我们赞成和主张的。刘亚洲因为这些观点和主张而挨批挨整,我们为什么不对他表示支持,表示同情呢?在这里,我们表达对刘亚洲的支持与同情,并不等于对他的所作所为一概认可。这一点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又如任志强。任志强被依貪污等4項罪名重判18年。估计那些罪名也不是没有某种真凭实据,但他被判重刑其实是因为他在2020年3月批评中国当局应对疫情严重失职,批评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些批评无疑是正确的,是应该肯定的。任志强既然主要是因为他发表了这些正确的观点而被整,当然是值得我们同情的。
 
中共十大元帅排名第二的彭德怀先前为共产党夺取江山竭尽全力,做过很多坏事,但是他被毛泽东打倒却绝不是因为那些坏事,而是因为他在庐山会议上的那份为民请命的万言书。不错,你可以说彭德怀的万言书只不过是批评了当时毛泽东搞的那一套极端的做法,并没有批评共产制度;彭德怀并不是要反党而还是为党好。但是毕竟在当时,彭德怀的主张对广大民众是有利的。彭德怀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当然是值得我们同情的。
 
很多人都说中共搞统战多么厉害。不少人有个误解,以为统一战线是中共的发明,是中共的专利。其实不然。统一战线这一概念古代就有了,中国外国都有。英文的United Front就是统一战线的意思。不久前,美国众议院新近成立的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就说:为了应对中共的挑战,我们要建立United Front,即统一战线。
广而言之,统一战线就是指不同的社会政治力量(包括阶级、阶层、政党、集团乃至民族、国家等)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为了实现某种的共同目标,在某些共同利益的基础上组成的政治联盟。简而言之,统一战线就是某些社会政治力量的联合。
中国的民主团体,中国的民主运动,和其他政治团体、政治运动一样,也需要和其他某些社会政治力量相联合。为了战胜眼下最主要的敌人,为了争取实现阶段性目标,我们需要寻找伙伴,寻找盟友,建立必要的合作。这种联合可以是理念上的互相呼应,也可以是行动上的某种合作。在八九学运中,有些学生说要坚持学生运动的纯洁性,不要介入党内斗争,错失了和党内开明派联合的机会。这一教训应当吸取。至于说在和不同力量的联合中,我们务必要坚持自己的主体性,那是不言而喻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