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黑幕揭开一角(下) (胡平)

2015-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安徽淮北一家医院的医生正在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安徽淮北一家医院的医生正在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法新社资料图片)

2013年11月,香港《凤凰周刊》发表长篇报道《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写到,“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在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无须等候、快速配对,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就是有事先都已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屠宰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的等候时间。”文章明确指出:“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的妇女儿童都可能是这个地下组织盗卖器官的目标。”

我们知道,香港的《凤凰周刊》有中资背景,并且得到中共当局的准许可以在大陆发行,因此它实际上是中共官媒的改头换面。另外,这篇文章也引用了大量大陆官媒的相关报道。连中共官媒都承认有活摘,可见确有其事。不过,《凤凰周刊》文章说有“地下组织”把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当作盗卖器官的目标。这话说的不对。这种事地下组织怎么做得出来呢?它必定是、也只可能是政府行为。

在3月15日电视采访中,黄洁夫把死囚器官移植以及在死囚器官移植名义下的更可怕的活摘暴行,归罪于政法委,归罪于周永康。这自然是避重就轻。因为中共官媒承认,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爆炸性增长是始于2000年。当时的周永康还是四川省委书记,在中央政法委没有担任职务,当时的中央政法委书记是罗干。因此,罗干的罪责显然要比周永康更大。另外,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爆炸性增长的时间,恰好和当局镇压法轮功同步,《凤凰周刊》也写到活摘的目标法轮功学员首当其冲;而当初下令镇压法轮功是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因此,在死囚器官移植名义下发生的活摘暴行,罪魁祸首不是周永康,而是罗干,是江泽民。

如此说来,黄洁夫3月15日电视采访至少有两重意义:

一,它表明中国政府打算借助于反腐败打大老虎的政治氛围,取消死囚器官移植,也取消活摘。当然,中国政府是不是真正地这么做了,还有待观察,还需要监督。

二,黄洁夫的讲话虽然把帐都算在周永康头上,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件事的元凶是江泽民。没有最高层的首肯和授意,黄洁夫自己绝不敢这么讲,《凤凰周刊》也不敢发表那样的文章,因此这意味着习近平的反腐利剑已经暗中指向江泽民。当然,起码是到目前为止,习近平一派也还不敢把活摘一事彻底公开,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固然是对江泽民一派的致命打击,但同时也是对习近平自己鼓吹的“制度自信”的致命打击,因而很可能使得整个中共统治“翻船”。

眼下的形势是,习近平不惜亮剑,意在敲山震虎,威胁江泽民就范;江泽民则料定对方会投鼠忌器,因此依然有恃无恐。六四后这二十多年,中共上层之所以能大体上维持住局面,靠的就是恐怖平衡。如今,这种恐怖平衡已经岌岌可危。接下来必定还有好戏看。

最后再谈谈黄洁夫。长期以来,黄洁夫一直是中国器官移植领域的带头人,不久前又当上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和中国医院协会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主席;然而这位黄洁夫同时还担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而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就是负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卫生保健。这就告诉我们,中国的器官移植首先是为党国领导人服务的,是为特权服务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胡平写得好。

2015-04-27 17:25

匿名游客

胡平写得好。

2015-04-27 17:2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