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今年的五四过得很冷清

2023.05.04
评论 | 胡平:今年的五四过得很冷清 1919年五四运动片段
维基百科截图

又到五四了。五四是青年节。今年的五四青年节过得好像很冷清,既没见举办什么大型的纪念活动,也没见中共领导和官方媒体大做文章。不错,很多官媒都在显要位置上刊登了习近平关于青年的讲话,不过一看,全是过去讲的。

今年国内的五四缺少节日气氛,说来也情有可原。因为在这段期间,中国的年轻人普遍很郁闷。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3月份全国失业率为5.3%,但16至24岁的青年人失业率却高达19.6%。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有工作的薪资也很低。今年的大专毕业生多达1160万,破历史记录。其中相当一部分将面临“毕业即失业”的命运。近来,年轻人求神拜佛的格外多,甚至还出现了好几起相约自杀的。这一系列负面信息,都给今年的五四投下了深重的阴影。

关于五四,有必要多说几句。

五四是两岸三地和海外华人唯一一个共同的政治性节日。五四的历史地位奇特,越到后面越成箭靶子,什么箭都往上射。五四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的意义,以至于到后来,一般人都分不清什么是它本来的意义,什么是它引申的意义,以及哪一种引申的意义更真实、更合理。

五四有两个含义,一是指发生在1919年五月四日当天的学生运动和随后几天在全国多个地方发生的有学生也有市民参加的的街头运动;五四的另一个意思是指在1919年前后几年间发生的新文化运动。这是有联系也有区别的两件事。

在五四运动中,学生高呼“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思想界大力推崇“德先生”和“赛先生”(即民主与科学),有人还提出了“打倒孔家店”。要说五四运动是当代中国激进主义的滥觞,应不为错;但要说在五四运动中,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有多大的影响力,那就未必了。五四时期,思想界百家争鸣。在那时,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只是其中的一家一派,而且还是比较小比较弱的。这也难怪。因为在那时,国人知道的那点关于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东西,全都是三手货四手货,连《共产党宣言》都是在五四运动过去一年多的1920年8月才有了第一个中文译本。连中共创始人、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都是在五四运动一年多以后才宣布自己是共产主义者的。五四运动大力推崇的是德先生赛先生,不是马(克思)先生共(产主义)先生。五四的学生领袖,没一个姓“共”。至于毛泽东。五四时期的毛泽东,还不是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徒,也不主张暴力革命。五四时期的毛泽东思想很庞杂,主要是无政府主义。五四运动爆发时,毛泽东在湖南。他和湖南的青年一道成立了湖南的学生组织,和北京的运动相呼应。在这一年的7月,毛泽东在湖南创办《湘江评论》,他在发刊词主张的是“呼声革命”、“无血革命”。中共说五四运动是反帝反封建,但是我们要知道,就在五四那一天,北京学生游行到美国公使馆门口,高呼的口号是“大美国万岁!威尔逊大总统万岁!”

以上这些事实,就连中共体制内的一些学者专家都写到都承认的。只不过由于中共一向篡改历史,并且利用宣传机器大力鼓噪,蒙蔽了不少人。今天我们纪念五四,有必要说明这些真相。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