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抗争不要等待--纪念六四25周年(胡平)

2014-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情景。(资料图/public domain)
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情景。(资料图/public domain)

今年6月4日,是六四25周年。

25年前,在中国,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和平的民主运动。这场运动有力地证明了,在中国,民主绝不只是极少数异议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万万民众的共同愿望。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强硬派用超乎世人想象的残暴手段镇压民运,导致了中共统治集团空前的大分裂,激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就在这一年,苏联东欧发生巨变,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民主的力量取得了有史以来最辉煌的胜利。在那时,人们普遍相信,中共专制政权的垮台指日可待。

然而,25年过去了,中共专制政权并没有垮台;它站住了,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尤其是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超出一般人的预料,被不少人称为“中国奇迹”。但同样超出很多人预料的是,中共政权并没有在深化经济改革的同时启动政治改革,它甚至没有因为经济上的巨大成功而变得更柔和更宽容。相反,最近一轮的打压表明,中共政权变得比以前更专制更蛮横,并且在国际事务中也不再韬光养晦,变得更高调更咄咄逼人。与此同时,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国家却遭遇到种种麻烦。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发生了惊人的逆转,所谓中国模式构成了对民主的严峻挑战。在25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说,六四不但改变了中国,而且也改变了世界。

六四屠杀不但阻断了中国的政治改革,而且它也把中国的经济改革引向邪路。六四之后,由于民意遭到严厉的打压,因此,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在缺少起码的公共参与和民意监督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变成了赤裸裸的权贵私有化。大大小小的官员,在改革的名义下,肆无忌惮地把属于全体人民的公共资产变成了自己的私产。

诡异的是,中共的权贵私有化,在道义上固然是最无耻最恶劣,但是在经济转轨上却可能是最有效最快捷。因为它可以避免那些实行大众私有化而造成的资产过度零碎化,从而避免了经济滑坡,保证了经济的持续增长。

再加上中国搭乘上全球化快车,大力吸引国际资本和先进技术,利用低工资低福利等低人权优势,更有着充分释放出来的全民性的求富冲动与活力,等等等等。于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拥有了最强的竞争力。

中国的经济发展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从根本上不具合法性。中共本来是靠打倒地主资本家起家的,现在它自己却变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资本家。早先,中共以革命的名义,把全体平民的私产变成所谓全体人民的公产;现在,它又以改革的名义,把属于全体人民的公产变成了他们自己的私产。先是以革命的名义抢劫,后是以改革的名义分赃。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一个党在六十年的时间里全做了。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更恶劣的吗?

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人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中产阶级的进一步成长,中国就会逐渐地走向自由民主。这种观点暗中假定中国正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问题是,六四把中国引入邪路。它和自由民主南辕北辙。沿着这条邪路走下去,我们只会离自由民主越来越远。25年来,正因为有太多的人相信了这套错误的经济决定论,放弃了对中共专制政权的正面抗争,坐视、乃至助长了这个专制怪物的崛起。

我们必须看到,一个立足于如此伤天害理、不公不义的政权,它的存在就是对人类良知与正义的嘲讽;它的崛起必然是对世界和平与自由的威胁。要等历史来改变一个专制政权,只是一种推迟抗争和回避风险,要另一代人来抗争来冒险的做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抗争很可能更困难,风险很可能更巨大,而胜利则很可能来得更艰辛,更苦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