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纪念“六四”31周年

2020-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六四事件,图为平民伤亡。(六四档案图)
1989年六四事件,图为平民伤亡。(六四档案图)

“六四”31周年就要到了。

31年了,“六四”似乎已经很遥远。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今天,“六四”似乎已经很不相干。

“六四”确实已经很遥远,但是它绝不是和今天不相干。正相反,“六四”和今天很贴近。“六四”屠杀的恶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彰显。

“六四”是对和平的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六四”是对中国民主转型进程的拦腰中断。正是“六四”,世界上才出现了名叫“中国模式”的怪胎。在中国模式下,经济的发展非但没有促进政治的自由民主,反倒强化了中共的一党专制,反倒使得中共政权对普世价值更蔑视更敌视,并进而对世界和平更具威胁。

现在这场新冠病毒疫情,既是天灾,也是人祸,首先一点就是缺少言论自由。如果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不被打压,有关疫情的信息必然会迅速地传播开去,从而唤起各方面的警觉,及时地采取有力措施,就能有效地阻止疫情蔓延。整个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灾难的症结,就是中共当局、首先是习近平,不准如实公布疫情,拒绝启动应急机制,错过了把疫情扼杀于萌芽状态、防止疫情大规模扩散的时间窗口;又由于中国政府隐瞒真相,发布不实信息和虚假数据,严重地误导了各国政府和民众。在新冠疫情造成的巨大灾难中,中共当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习近平无疑是第一责任人。

眼下,中共当局正在改写疫情叙事,试图把自己打扮成全世界抗疫的领袖,祸头子竟然要充当救世主。普天下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无耻,更荒诞。

“六四”和今天很贴近。眼前的事再一次证明,中共专制制度不结束,中国人民就得不到自由,世界就得不到安全。

早在2006年的“六四”,我们就指出:“今后的一二十年,对于中国是极为关键的,对于人类也极为关键。如果在未来的一二十年,中国还未能走上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那么,不但是中国自己,还有整个世界,必将遭遇巨大的灾难。这就要求我们决不可一味等待,而必须奋起抗争。要等历史来改变一个专制政权,只是一种推迟抗争和回避风险,要另一代人来抗争、来冒险的做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抗争很可能更困难,风险很可能更巨大,而胜利则很可能来得更艰辛、更苦涩。”

15年过去了,今天,世界已经陷入巨大的灾难,抗争已经变得更困难、更有风险。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惊觉、更清醒,更加认识到中共专制制度的严重危害。在纪念“六四”31周年之际,我们要继续高扬自由民主的旗帜,和全世界一切珍视普世价值的人们一道,投入结束中共专制制度的终极之战。我们坚信,自由必胜,专制必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