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民主与专制的终极之战

2023.06.01
评论 | 胡平:民主与专制的终极之战 1989年5月31日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六四档案图

又到“六四”了。

“六四”过去34年了。34年来,每年的这一天,我们海外的朋友们都要在一起聚会,纪念“六四”。这首先是出于我们的道德良知。“六四”虽然已经过去34年了,但是那个杀人的政府还高坐台上,还在继续压迫人民,死难者的名誉还在蒙受玷污死不瞑目,自由斗士还身陷牢狱或者被迫流亡海外,中共当局至今还在封锁“六四”的记忆,禁止人民在国内公开举行悼念,身在自由的海外,我们怎么能把“六四”就轻轻放下、就不再纪念呢?

我们在海外纪念“六四”,不仅仅是为我们自己,同时也是替国内千千万万的民众,表达我们共同的哀思,共同的抗议,共同的信念。我们纪念“六四”,不仅仅是悼念34年前倒在长安街上的英灵,而且也是悼念七十多年来死于中共暴政下的无数冤魂,我们抗议的不仅仅是“六四”那一场血腥屠杀,而且也是抗议七十多年来中共对人民的残酷镇压,我们要求的不仅仅是平反“六四”,而且是要彻底结束一党专政,确保基本人权,实现自由民主。

我们纪念“六四”,是因为“六四”和今天的世界紧密相连。不错,在34年后的今天,很多人都已经淡忘了“六四”,很多年轻人甚至不知道“六四”,世界好像也已经不再想得起34年前那副血腥的画面。但是我们必须指出,“六四”并没有成为过去,“六四”和今天的世界并不是没有关联。正相反,时间使邪恶增值,随着岁月的流逝,“六四”的罪恶及其影响越来越充分地展现。

“六四”不但中断了中国的政治改革,而且它也把中国的经济改革引入歧途。在“六四”的恐惧效应下,中国的经济改革必然演变成一场权贵们的盛宴,“六四”后中国的经济发展,必然被中共当局当作维护自身专制统治的最大资本。因此,毫不奇怪,中共当局并没有在深化经济改革的同时启动政治改革,它甚至没有因为经济上的巨大成功而变得更柔和更宽容。相反,中共政权变得比以前更自信更蛮横更专制更集权,并且在国际事务中也不再韬光养晦,变得更高调更咄咄逼人。回顾30几年前,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人类有史以来最辉煌的巨大胜利,历史已经终结的乐观洋溢着整个世界。就在短短的30多年里,我们目睹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发生了惊人的逆转,极权专制的中国的崛起,对自由民主普世价值构成了最严峻的挑战。而造成这一巨大变化的关键,就是“六四”。“六四”不但改变了中国,而且也改变了世界。

美国总统拜登说,习近平曾多次对他讲过,民主制度无法在21世纪维持下去。专制体制将主宰世界。拜登说,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展开的全球斗争。

“六四”过去34年了,今天,世界已经陷入巨大的危机,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惊觉、更清醒,更加认识到中共政权的严重危害。今天,我们纪念“六四”,就是要继续高扬自由民主的旗帜,和全世界一切珍视普世价值的人们一道,投入结束中共专制制度的终极之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