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最後的祕密》透露了哪些重大信息?

2021-06-14
Share
評論 | 胡平:《最後的祕密》透露了哪些重大信息?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最後的祕密》一書。
(新世紀出版社)

2019年“六四”30週年前夕,香港新世紀出版社推出了一部新書《最後的祕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六四”結論文檔》,公佈了關於“六四”事件的又一批黨內機密文件。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在序言中,介紹了這些文件的出處來自兩次會議:即1989年6月19日至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以及當年6月23日至24日召開的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

6月19日至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召開,多位中共元老在會上做了講話或書面發言。隨後,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在西郊賓館召開,489名中共黨內元老和最高級別官員出席。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產生的文件以中央文件的形式下發,這是中共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中央全會的形式對“六四”事件定下結論。這些祕密文件展現“六四”鎮壓後,中共“統一思想”的過程,揭露高層權力運作的機制。

在6月19日至21日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上,17位中共元老向鄧小平表態效忠,並擁護鎮壓決定。王震、彭真、徐向前、楊尚昆、聶榮臻、萬里、宋任窮、李瑞環等,都使用措辭嚴厲的語言批評趙紫陽。其中,王震兩次發言指海外敵對勢力採用和平演變手法進行滲透。支持趙紫陽反對鎮壓學生決定的胡啓立、芮杏文和閻明覆,則在會上發表了認錯懺悔聲明。

據悉,趙紫陽列席參加了政治局擴大會議,沒有被安排發言,但他在會上要求講話,爲自己解決危機的行動辯解。自此之後,趙紫陽被軟禁直到逝世。

在此之後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上,首先確定鄧小平出動部隊鎮壓和平抗議者是正確的;其次撤銷趙紫陽中共黨書記職務。而江澤民正式上位,他在全會第二天表示願意取代趙紫陽的發言,也編入書中。489位中共高層官員在此次會議上,學習中共元老們此前的講話及書面發言。這些發言以文件形式分發給與會者,並要求他們輪流表態,支持鄧小平的決定。

《最後的祕密》透露了很多重大信息,值得認真解讀。這裏我只談閻明覆和胡啓立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兩段話。

1、閻明覆在6月20日下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言,其中談到他和學生組織對話這件事。

閻明覆說:5月13日到18日,我先後四次同學生代表對話。其中一次,中央的同志只有我自己。其中包括同非法學生組織代表談了兩次,並單獨到天安門廣場去勸學生結束絕食。對此,前些時候我一直認爲,這些對話不是我個人行爲而是經過政治局常委決定或批准的,問題不大,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甚至以爲,在對話中捍衛了《426社論》,捍衛了小平同志;只是回想了自己在對話中的某些說辭,認爲過於軟弱,特別是16日下午去天安門廣場勸說學生停止絕食時,只一味要求他們停止絕食返回學校,而且還講了一些錯話。學習了9日小平同志的講話和李鵬同志的報告,使我清醒地認識到,同非法的學生組織談話實際上助長了他們的氣焰,無異於助紂爲虐,實際上有助於動亂策劃者玩弄兩面手法,逼迫黨和政府承認非法組織。

閻明覆這段話告訴我們,原來他先後四次和學生組織對話都不是個人行爲,而是經過政治局常委決定或批准的。但既然是政治局常委決定批准過,怎麼能算作他閻明覆個人的錯誤呢?對比李鵬,李鵬不是也在5月18日,和所謂非法學生組織的代表對話了嗎?想來李鵬這次出面對話,也是經過政治局常委決定或批准的。爲什麼李鵬按照政治局常委決定去和“非法”學生組織對話就不算錯誤,閻明覆按照政治局常委決定去和“非法”學生組織對話就成了錯誤呢?

我以爲有兩點區別:第一,雖然閻明覆和李鵬都是按照政治局常委的決定去和學生對話的,兩人講話的基調也是政治局常委定下的,但是兩人在對話中表現出的態度和傾向,卻有明顯的差異。閻明覆對學生很同情,李鵬對學生很敵視。第二,可以推測,在中共高層的內部爭辯中,閻明覆是溫和派,主張和學生對話、適當地讓步;李鵬是強硬派,主張戒嚴,反對讓步。在前階段,高層中是溫和派佔上風,主張用對話解決問題,李鵬雖然反對,但也不得不出面和學生對話再試一次。等到後來,高層強硬派佔了上風,於是李鵬就成了“正確路線”的代表,權勢大漲;閻明覆就成了“錯誤路線”的代表,受到整肅,被迫認錯。

2、胡啓立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

胡啓立說:“在五月十七日常委會立即調集部分軍隊進駐北京,對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的問題時,我說:‘在幾十萬羣衆上街遊行的情況下,調動部隊,實施戒嚴,太危險了。’我雖不贊成趙紫陽同志提出的全面撤銷426社論的意見,但卻主張讓一步,承認學生運動是愛國的,這樣有利於爭取中間羣衆,如平息不了,再採取強硬手段不遲。這是我當時的思想。”

從胡啓立的這段話我們可以很合理地推測出:在5月17、18這幾天,中共高層的力量對比正處於一種緊張對立,但又脆弱平衡的極其微妙階段。兩派意見都已十分明白:是“實軟”還是“實硬”?雙方暫定的共同前提是,必須儘快讓學運退潮。一派力稱,採用更正面的、更溫和的對話能夠奏效;另一派則斷言,非動用軍隊實施戒嚴不可。在兩派相持不下的情況下,雙方只有同意先試一試軟辦法(因爲你不能先試硬辦法)。在溫和派方面,趙紫陽主張明確宣佈撤銷426社論,胡啓立不贊成。胡啓立主張在不明確撤銷426社論的情況下,給學生運動以更正面的評價。基於“先用你的辦法試試看”的心理,強硬派同意趙紫陽以政治局常委集體的名義發表書面講話。這篇書面講話雖然沒有明確宣佈撤銷426社論,但其內容實際上已經是對426社論的否定。大體上我們可以說,如果趙紫陽這篇書面講話立即在廣場學生中得到正面響應與合作,溫和路線就獲勝;如果這篇書面講話沒有得到廣場學生的積極響應,那麼強硬路線就獲勝,強硬主張便會決付實行。

不幸的是,趙紫陽代表五常委的書面講話沒有及時地得到廣場學生的正面響應。溫和路線不奏效,強硬路線就登場了。從胡啓立的這段話,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中共高層,大轉折是怎樣發生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