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对人民怀抱信心(胡平)

2018-06-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变态辣椒:吸霾接班人
变态辣椒:吸霾接班人
Photo: RFA

最近,一些朋友在一起议论“六四”,对眼下国人的精神状态都很痛心。有人说,中国人实在太怯懦、太愚昧,真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中国人真是活该受共产党的统治。

听到这样的议论,我不能不感到不安。因为在这种貌似激烈的言词背後,透露出绝望。如果中国人真是这么糟糕,中国的民主还有胜利的希望吗?这甚至不仅是绝望的问题。如果你认为中国人只配共产党统治,那不是从反面论证了共产党统治的合理性、起码是现阶段的历史合理性吗?那岂不等於说自由民主不适合中国的民情吗?

当然,说这话的朋友多半只是出于愤激而已。不过有一点总是需要严肃指出的,除非我们相信人民,否则我们就算不上民主派。当一个人对自己的人民表示极度的轻蔑时,他怎么还会真诚地为自己的人民争民主呢?

对人民的弱点感到痛心,提出尖锐的批评,这本属正常,而且也有益。因为它能激发起我们大家的向上之心。只是,真理越过一步就成为荒谬。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对人民怀有信心。

不少人在总结八九民运的教训时,总爱批评国人的懦弱。我不知道中国人是不是一定就比其它国家的人更懦弱,我也不知道中国人的这种懦弱究竟是中国长期陷于专制统治的原因抑或是它的结果。从现实政治出发,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所谓的改造国民性,而是如何在给定的国民素质的基础上,致力于推进政治环境的转变。固然,自由的秘诀在勇敢,但我们毕竟不能指望人人都勇敢。现在人们都已懂得,为了实现良好的政治,我们不能指望执政者个人素质的完美,而应致力于制度的健全.基于同理,在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中,我们也不应指望民众都具有“不自由,毋宁死”的勇气,而应注重于恰当的战略和策略。倘若人人都勇敢。民主运动大概就用不着考虑策略:正因为并非人人都勇敢,所以策略问题才变得十分重要。归根到底,人类赢得自由的历史,并不是人性改造或人们的品质提升的历史,而是人类经验与人类理性成熟和发展的历史。

回顾八九民运,有两点很重要。第一、任何一个人,只要他参加过这场运动,或者是目击过这场运动,那么他就没有理由对中国人、对我们的同胞持悲观态度。既然你曾目睹它飞掠高峰,你就该知道它不是鸡,它是鹰。第二、回顾八九民运,我们不难发现,在这场运动中,民运绝不是命中注定要遭到残暴的镇压,民运绝不是没有取得胜利的可能性,如果我们有更多一点的政治智慧,有更好一点的斗争策略,最终的结果就可能完全两样。因此在今天,我们与其花那么多精力去批判所谓民族性或国民素质,不如拿更多的精力去反思民运策略和提高政治智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