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靳薇教授講話(胡平)


2013.06.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328-nupf 圖片: 流亡藏人爲自焚者舉行燭光祈福晚會。 (法新社資料圖片)

無論你怎樣能言善辯,巧舌如簧,面對一百多個藏人的自焚,你也不能說中共當局的西藏政策是成功的。

那些涉藏的中共官員,學者,只要他/她還良心未泯,面對當前西藏的現狀,他/她不能不感到不安,不能不感到焦慮。

其中必定會有一些人力圖公開講出自己的不同意見。他們需要表明他們並不認同當局的做法,他們希望當局改弦更張。他們也許知道他們無力改變現狀,但是他們至少想表明:我們和他們不是一夥的,我們和他們還不一樣。

不久前,香港的《亞洲週刊》發表了一篇專訪:“中共中央黨校社科教研部靳薇教授:重啓談判解決涉藏問題。”這篇專訪很值得認真解讀。

不錯,靳薇教授有很多觀點和當局的說法一樣,這不新鮮;新鮮的是,靳薇教授也有很多觀點和當局的說法不一樣。

不錯,靳薇教授那些與當局說法不一樣的觀點,和我們的觀點仍然有很大的距離;但我們更需要考察的是,她的那些觀點,和當局的說法有多大的距離。

靳薇教授主張當局和達賴喇嘛談判。這總是值得肯定的。因爲這正是達賴喇嘛一貫的主張;畢竟,主張談判總比反對談判好。

靳薇教授說,根據她在西藏曆次考察所知,普通民衆說得最多最直接的一句話是:“今生靠共產黨,來世靠達賴喇嘛”。

我們知道,在高壓維穩下的藏區,說共產黨不好是有風險的,說達賴喇嘛好是有風險的。因此我們可以合乎邏輯地推斷,這句話的前一半很可能有水分,後一半則是實打實。

中共當局總是誇耀它在藏區的經濟建設上作出了多麼了不起的成就,使藏人的物質生活獲得了多麼巨大的改善,以此證明它的政策有多麼成功,藏人過得有多麼幸福。但是靳薇教授告訴人們:“共產黨在經濟建設和物質增加方面的工作做得再多,給予的財富和幫助再多,也不可能抹殺達賴喇嘛在普通民衆心目中的地位,更不可能改變藏族民衆對達賴喇嘛的崇拜和依賴。”

再聯繫到靳薇教授講的藏人“重精神輕物質、重來世輕今生”的民族特性,由此得出的結論就是:只要當局還在把達賴喇嘛妖魔化,不準藏人崇拜達賴喇嘛,不準達賴喇嘛回到自己的家鄉,那麼,無論它在發展經濟和改善藏人物質生活上做了多少好事,也無論它恢復興建了多少寺院,都不足以抵消它在敵視蔑視藏人心目中的神聖,從而踐踏藏人宗教信仰,侵犯藏人精神生活上所犯下的罪過。對一個重精神重來世的民族來說,當他們的精神被剝奪來世被侵犯,他們的生活就決然談不上幸福了。

靳薇教授說:“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靈童。十(應是十四--引者注)世達賴喇嘛年事已高,按照藏傳佛教的儀軌轉世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目前的局勢,將出現‘雙胞達賴喇嘛’,即在海外和國內各認定一個靈童,導致問題更爲複雜,對藏區的穩定和安全影響甚大。若“達賴喇嘛僵局”得到破解,應爭取讓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產生於國內。雖然我們可以用‘金瓶掣籤’限制靈童產生於國外,但歷史上也有由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先例。‘雙胞班禪’的尷尬應當盡力避免。”

靳薇教授主張“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靈童”,無非是當局歷來的如意算盤,而她所說的“用‘金瓶掣籤’限制靈童產生於國外”,也無非是當局一向的策略。無須多論。值得關注的是,靳薇教授還講了一句話。靳薇教授說“但歷史上也有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傳統”。

這句話非同小可。這句話非常重要。歷史上有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傳統,這是個事實的問題,不是觀點的問題。凡是對藏傳佛教的歷史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確有其事。

長期以來,中共當局編造謊言,混淆視聽,硬說什麼在確定達賴喇嘛轉世的問題上,金瓶掣籤是必須的程序,中央政府擁有最高的權威,“從來沒有上一世達賴認定下一世達賴的作法”。“但只要我們記得在歷史上也有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傳統,上述種種說法的謬誤就昭然若揭。

結論很清楚,達賴喇嘛轉世的問題純屬宗教事務,容不得世俗政府插手。達賴喇嘛完全有權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其他任何方面,在撇開達賴喇嘛的情況下指認所謂轉世靈童都是非法的,無效的。現在這位達賴喇嘛就沒經過什麼金瓶掣籤,他的接班人自然更不需要。

前年,我曾發表評論“中共當局無權插手達賴喇嘛轉世”,專門分析了這個問題,請讀者和聽衆參考,這裏就不再重複了。

重要的是,一旦世人都瞭解到達賴喇嘛轉世是人家達賴喇嘛自己的事,和世俗政府,尤其是和一個無神論政府毫不相干,那麼,中共當局試圖製造兩個達賴喇嘛的計劃就徹底破產了。

靳薇教授講話的這一層意義,我以爲我們應當給予充分注意。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