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谁能说这不是人祸?

2021-07-27
Share
评论 | 胡平:谁能说这不是人祸? 2021 年 7 月 27 日,河南省郑州市一地铁站入口外摆放着鲜花悼念遇难者。
(AP)

在7月26日上午召开的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视频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强调,在紧急情况下,除特殊行业外,应该果断停工、停学、停业。特别是对人流密集的城市地铁、隧道、地下空间等,必须要有保障安全的硬措施,宁可过一些、严一些,该停就停,该封就封。

李克强这番话,实际上包含着对河南省与郑州市党政领导人的严厉批评。郑州暴雨成灾,此前,中共官媒一再热炒这场暴雨是“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还引用德国专家的话,说郑州的暴雨洪水,“世界上没有任何排水系统能应对”。言下之意就是,对于这场超级大天灾,目前人类还没有力量充分应对,因此造成人员的伤亡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有两起重大事故,一起是7月20日下午6点地铁5号线车厢进水;另一起是同一天京广路隧道被淹,大批车辆、人员被困。这两起事故都导致重大的人员伤亡。这两起事故分明是可以避免的,而且是很容易避免的。只要早一点停运地铁,关闭隧道,灾难就不会发生了。

据官媒报道,早在7月20日上午9点,郑州市气象局就接连5次发出红色警报即最高级别的警报,并且提出了防灾抗灾的建议。但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对这些警报和建议掉以轻心,没有及时地启动必要的应急响应,还要求“主要交通不要中断”,这才导致了严重的人员伤亡。认真分析官媒发布的信息,我们可以进一步断定这两起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例如地铁5号线,当时,已经有一些地铁线停运了,5号线却没有停运。另外,从当天下午6点车厢进水到9点多被困人员获救,中间有两个多小时,其间,被困的人不断向外发出信号呼救,如果救援者早两小时甚至一小时半小时到,就不会有人死掉了。再说京广路隧道,这条隧道号称“智能隧道”,隧道内外有几百个摄像头,传感器可以对隧道里的人员和车辆进行跟踪和精确定位,还能密切监控隧道的排水系统。这就是说,对于隧道内发生的情况,有关部门是可以实时了解和把握的。只要有关部门提前一小时两小时关闭隧道,灾难就避免了。

从这两起事故看,谁能说不是“人祸”呢?既然是人祸,难道不应该追责吗?

据官媒报道,地铁5号线死亡人数是14个,并且公布了死者姓名;京广路隧道死亡人数是6名。这些数目是否准确,是否真实,暂且不论。另外,在郑州市区出现急湍的水流,有人说是由于溃坝,有人说是泄洪。这个问题也暂且不论。我要强调的是,无论如何,地铁5号线和京广路隧道这两起事故纯属人祸,在这两起事故中的人员伤亡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地铁5号线事件和京广路隧道事件的“人祸”性质是如此明显,可是官媒一连几天都竭力回避人祸这个问题。直到7月25日,官媒发表一则报道,浙江省长郑栅洁在杭州检查防台防汛工作时说:地铁遇到突发状况不能层层等命令。防台防汛,宁可十防九空,绝不一次放松。浙江省委书记说:坚决纠正和克服“天灾不可抗,伤亡免不了”的消极思想。依我看,这些话其实就是在批评河南与郑州的领导人。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加强城市重要基础设施安全防护工作的紧急通知》,指出,一旦出现极端天气等非常情况,要坚决即时启动最高等级响应,该停学的停学,该停工的停工,该停业的停业,该停运的停运,尽最大可能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发改委在这个时候发出这样的紧急通知,它当然暗含着批评河南省和郑州市领导人的意思。紧接着,李克强总理讲话,意思就更清楚了,再下来,是不是就要追责呢?

不少人把这次郑州暴雨洪灾当局的应对失误和去年武汉新冠疫情当局的应对失误相提并论。应该说两者有同也有不同。应对郑州水灾基本上是地方政府的职责范围,要追责只是追地方官员的责,和中南海无关。武汉新冠疫情则不然。习近平自己也承认,至迟从去年的1月7日起,就是他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在这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国务院系统就提出应急方案,被习近平拒绝。习近平对这次郑州水灾的人祸没有什么责任,但是他作为疫情大流行的第一责任人则是无可推卸。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