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美中貿易戰之我見(上)


2019.08.08
1 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日本G20峯會上。(美聯社)

美中史詩級貿易大戰高潮迭起,令人眼花繚亂。這裏我談談我對這場貿易戰的一些看法。

首先要解釋一個問題:美國政府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是誰埋單?是中國人埋單還是美國人埋單?

答:確實是美國人埋單。舉個例。假如一家美國進口商要買10萬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是10%,那麼他就要付11萬美元,其中10萬是付給中國廠商的,另外1萬是交給美國海關,即交給美國政府的。現在美國政府把關稅提高到20%,那麼他買同樣數量的中國商品就要付12萬美元,其中10萬付給中國廠商,另外2萬交給美國政府。這樣,美國政府的收入增加了,可是增加的部分是出自美國進口商的荷包。這就是說,特朗普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埋單的確實是美國進口商而非中國。

既然美國政府向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是美國人埋單而非中國人埋單,這是不是真像中共說的,美國人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當然不是。


2019年6月28日,特朗普在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峯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談。(法新社)
2019年6月28日,特朗普在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峯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談。(法新社)

因爲中國商品的關稅增加了,美國進口商覺得再買中國商品不合算,他就會轉而從其他國家買,雖然別國的同樣產品價格高一點,但由於關稅低,因此要比繼續買中國商品合算。但是因爲美國買家是中國廠商的大客戶,美國人要是不買了,中國廠商的產品大量賣不出去,會造成巨大損失;爲了拉住美國這個大客戶,中國廠商就只好向美國進口商提供折扣,比如把原來10萬美元的商品以9萬5賣出。美國進口商一算計,9萬5加20%的關稅,雖然比過去要多一點,但相比之下,還是比買別國的同類商品便宜些,於是就繼續買中國的商品。

這樣的結果就是,美國政府的收入增加了,美國進口商付出了比原來多一點的錢,有損失;爲了減小損失,美國的進口商免不了會提高中國商品的價格賣給美國的消費者;因此美國的進口商和消費者的經濟利益都受到一定的損害。但是相比之下,中國廠商由於不得不把它的商品降價賣給美國,其損失更大。基於同理,中國政府對美國商品加徵關稅也會造成同樣的後果,只不過受損大小正好反過來。

總而言之,用加徵關稅的辦法打貿易戰,確實能給對方造成更大經濟損失。只不過這種做法常常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它使得對方受損失,也使得自己一方受損失,只不過對方的損失大些,己方的損失小些。問題在於,對方的損失並不會自動轉化爲己方的收益,你流失的血並不會流進到我的血管裏。打貿易戰,讓雙方的老百姓都受損失,因此雙方的老百姓都不高興。因此打貿易戰實際上是打消耗戰,看哪一方更耗得起。

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加徵關稅是手段不是目的。特朗普是通過加徵關稅的方式,迫使中國政府改變其相關的經濟政策或經濟結構。因爲美國的經濟比中國強,因此美國發動貿易戰,即便中國也採取反制措施,打來打去,還是中國的經濟損失更大。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但由於中國是專制國家,政府很可以把貿易戰造成的經濟損失轉嫁到老百姓身上,老百姓缺少向政府施壓,迫使政府作改變的能力。所以儘管貿易戰導致中國經濟蒙受很大損失,但獨裁者本人很扛得住,他就是不改。換言之,中國的承受能力更強。這就是中共《環球時報》誇耀的“制度優勢”。與此相反,美國是民主國家,只要特朗普的貿易戰在短期內不見成效還招致一些羣體的利益受損,美國人就可以用這種或那種方式投下反對票,使得特朗普發動的這場貿易戰半途而廢,難以爲繼。這就是爲什麼一般來說,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打貿易戰,民主國家很難取勝。

但是,美國打貿易戰確實取得了不小的勝利。原因很簡單,因爲中共統治集團並非鐵板一塊。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無非是要求公平貿易,無非是要求中國的經濟更自由化更市場化更對外開放。習近平上臺以來不但沒有深化經濟改革,反而大搞國進民退走回頭路。體制內的經濟改革派早就十分不滿,如今正好借美國發動貿易戰之機,向習近平施加壓力,倒逼改革。迫於體制內壓力,習近平不得不同意做出若干讓步。

在過去一年間,中共當局趕緊通過了不少放寬外資准入和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一類法規,並且向美國承諾更多的讓步,美中達成貿易協議似乎勝利在望。可是後來,習近平又聽信了另外一些強硬派官員和學者的觀點,認爲中國的經濟並不差,不需要做那麼多讓步,美國方面也有很多麻煩,尤其是特朗普總統有連任的壓力,於是就出爾反爾,迴歸到他本來就偏愛的強硬立場,同時又趁機發動一場大批判,批判“對美投降派”,爲“厲害了,我的國”翻案,打壓黨內、體制內那些經濟改革派,這就導致了貿易談判陷入僵局。近一個多月來,美中雙方都硬碰硬,形勢更是急轉直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