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美中贸易战之我见(下)

2019-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方谈判官员2019年7月30日下午抵达上海,入住上海外滩茂悦酒店,中美团队将在西郊宾馆展开谈判。(美联社)
美方谈判官员2019年7月30日下午抵达上海,入住上海外滩茂悦酒店,中美团队将在西郊宾馆展开谈判。(美联社)

月底,在上海举行的中美贸易谈判不欢而散,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即在8月1日宣布将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其余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关税;还指责中方3个月前,对即将达成的协议突然反悔,且没有兑现最近做出的两项承诺。8月5日,中国商务部宣布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接下来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人民币兑美元立刻“破七”。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宣布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8月7日,美国政府部门发布临时规定,禁止联邦机构及承包商向华为、中兴等5家中国企业采购电讯设备。该规定将于8月13日生效,明年8月会全面生效。

至此,美中贸易战已经大幅度升级,除了科技战外,又加上了货币战。双方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似乎更渺茫。

不过,达成协议的机会的窗口好像也还没有完全封闭,美国方面仍在喊话。8月6日,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说,特朗普总统仍将与中国保持贸易谈判,并希望达成协议。就在同一天,中国国务院印发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明确指出要建立以投资贸易自由化为核心的制度体系。专家表示,新片区最终目标是实现高标准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并获得主流国家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

我们知道,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早就说过,美国要求“三零”,即“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中共官员黄奇帆则说,中国如能实施“三零”(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原则,将等于第二次“入世”。现在中共同意把上海自贸区做“三零”的试点,应该说是对美国要求的一种积极回应。只是,这种回应和美方的要求还有不小的距离。鉴于中国方面不遵守承诺的过往历史,美国强烈要求建立监督实施机制,而中方则认为这是有损国家主权尊严。固然双方都有达成协议的愿望,但要达成协议仍然很困难。


2019年2月21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带领的美方谈判人员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领的中方谈判人员在华盛顿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进行贸易谈判。(AFP)
2019年2月21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带领的美方谈判人员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领的中方谈判人员在华盛顿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进行贸易谈判。(AFP)

美中贸易谈判触礁,和习近平出尔反尔、转为强硬立场有直接关联。其实近些年来中共当局遇到的种种麻烦,都和习近平的个人因素密切相关。例如,去年台湾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士气本已低迷,就是习近平今年1月1日纪念《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的讲话,大讲什么“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从反面大大帮助了民进党。现在香港陷入自97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起因是港府想修例,想把铜锣湾跨境绑架一类行为合法化,而中共之所以要跨境绑架书商,就是因为他们出版了关于习近平绯闻的书。更不用说,美国两党对中共的态度转为强硬,就是以习近平废除任期限制、复辟个人独裁为转折点。

这次习近平对美国采取强硬态度,是看准了特朗普总统有连任的压力。但问题是,作为民选总统,特朗普的权力固然有很多限制,包括定期改选和任期限制;但在其权限范围内,他的权力是稳固的、安全的。习近平则不然。独裁者尽管理论上享有无限制的权力,但缺少内在的稳定性和安全感。习近平必须随时用自己的权谋强力压住内部的反对声音,一旦内部的反对声音借助于某个事由公开爆发了,那就得倒台。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让他树敌无数,一旦下台就是个灭顶之灾。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上月底发表讲演,金灿荣说,特朗普班子里有一批极右派,以副总统彭斯为代表,对中国有战略敌意。他们不但要和中国打贸易战,而且还想跟中国打全面的新冷战,甚至不排除想在东海、南海、台海制造某种局部热战。金灿荣说,实际上特朗普总统对中国还没有什么很深的成见,他就是商人,觉得你过去赚钱赚多了,你现在回报一点,这是他的想法。

我觉得金灿荣的这一分析比较客观。按照这种分析,特朗普还不算对华鹰派,他主要关心的是打赢贸易战,如果中方能给他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协议,他很可能就满足了。那么对中共而言,让特朗普赢一把反而更合算。如果硬是要在贸易战上把特朗普打得下不来台,特朗普岂肯善罢甘休,很可能全面倒向鹰派,手里有什么牌就出什么牌,美中对抗逐步升级,一定会拿出全部家当和你干。现在还有一年半的任期,特朗普还大有折腾的时间,对中共说不定更麻烦。特朗普敢出大招、走险棋,大不了不连任回家抱孙子。习近平敢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