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美中貿易戰之我見(下)


2019.08.08
1 美方談判官員2019年7月30日下午抵達上海,入住上海外灘茂悅酒店,中美團隊將在西郊賓館展開談判。(美聯社)

月底,在上海舉行的中美貿易談判不歡而散,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即在8月1日宣佈將從9月1日開始,對中國其餘3000億美元商品徵收10%的關稅;還指責中方3個月前,對即將達成的協議突然反悔,且沒有兌現最近做出的兩項承諾。8月5日,中國商務部宣佈暫停新的美國農產品採購,接下來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貶值,人民幣兌美元立刻“破七”。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宣佈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8月7日,美國政府部門發佈臨時規定,禁止聯邦機構及承包商向華爲、中興等5家中國企業採購電訊設備。該規定將於8月13日生效,明年8月會全面生效。

至此,美中貿易戰已經大幅度升級,除了科技戰外,又加上了貨幣戰。雙方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似乎更渺茫。

不過,達成協議的機會的窗口好像也還沒有完全封閉,美國方面仍在喊話。8月6日,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特朗普總統仍將與中國保持貿易談判,並希望達成協議。就在同一天,中國國務院印發了《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明確指出要建立以投資貿易自由化爲核心的制度體系。專家表示,新片區最終目標是實現高標準的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並獲得主流國家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認可。

我們知道,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早就說過,美國要求“三零”,即“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中共官員黃奇帆則說,中國如能實施“三零”(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原則,將等於第二次“入世”。現在中共同意把上海自貿區做“三零”的試點,應該說是對美國要求的一種積極回應。只是,這種回應和美方的要求還有不小的距離。鑑於中國方面不遵守承諾的過往歷史,美國強烈要求建立監督實施機制,而中方則認爲這是有損國家主權尊嚴。固然雙方都有達成協議的願望,但要達成協議仍然很困難。


2019年2月21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帶領的美方談判人員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帶領的中方談判人員在華盛頓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進行貿易談判。(AFP)
2019年2月21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帶領的美方談判人員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帶領的中方談判人員在華盛頓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進行貿易談判。(AFP)

美中貿易談判觸礁,和習近平出爾反爾、轉爲強硬立場有直接關聯。其實近些年來中共當局遇到的種種麻煩,都和習近平的個人因素密切相關。例如,去年臺灣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士氣本已低迷,就是習近平今年1月1日紀念《告臺灣同胞書》40週年的講話,大講什麼“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從反面大大幫助了民進黨。現在香港陷入自97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起因是港府想修例,想把銅鑼灣跨境綁架一類行爲合法化,而中共之所以要跨境綁架書商,就是因爲他們出版了關於習近平緋聞的書。更不用說,美國兩黨對中共的態度轉爲強硬,就是以習近平廢除任期限制、復辟個人獨裁爲轉折點。

這次習近平對美國採取強硬態度,是看準了特朗普總統有連任的壓力。但問題是,作爲民選總統,特朗普的權力固然有很多限制,包括定期改選和任期限制;但在其權限範圍內,他的權力是穩固的、安全的。習近平則不然。獨裁者儘管理論上享有無限制的權力,但缺少內在的穩定性和安全感。習近平必須隨時用自己的權謀強力壓住內部的反對聲音,一旦內部的反對聲音藉助於某個事由公開爆發了,那就得倒臺。習近平上臺以來的所作所爲讓他樹敵無數,一旦下臺就是個滅頂之災。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上月底發表講演,金燦榮說,特朗普班子裏有一批極右派,以副總統彭斯爲代表,對中國有戰略敵意。他們不但要和中國打貿易戰,而且還想跟中國打全面的新冷戰,甚至不排除想在東海、南海、臺海製造某種局部熱戰。金燦榮說,實際上特朗普總統對中國還沒有什麼很深的成見,他就是商人,覺得你過去賺錢賺多了,你現在回報一點,這是他的想法。

我覺得金燦榮的這一分析比較客觀。按照這種分析,特朗普還不算對華鷹派,他主要關心的是打贏貿易戰,如果中方能給他一個看上去不錯的協議,他很可能就滿足了。那麼對中共而言,讓特朗普贏一把反而更合算。如果硬是要在貿易戰上把特朗普打得下不來臺,特朗普豈肯善罷甘休,很可能全面倒向鷹派,手裏有什麼牌就出什麼牌,美中對抗逐步升級,一定會拿出全部家當和你幹。現在還有一年半的任期,特朗普還大有折騰的時間,對中共說不定更麻煩。特朗普敢出大招、走險棋,大不了不連任回家抱孫子。習近平敢嗎?

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