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 對中共鎮反運動的蓋棺定論(之三)


2019-10-01
Share
1 中共鎮反運動歷史圖片。(Public Domain)

歷史上也有過一些政治集團對已經投降歸順的敵人橫施暴虐,例如秦將白起坑殺40萬趙軍降卒;楚王項羽坑殺20萬秦軍降卒。爲什麼要坑降卒?有說是糧食不夠,幾十萬降卒供不起;有說是降卒們其心不服,要是造起反來不得了;再有就是製造極度的恐懼,徹底摧毀對方的抵抗意志;等等。但中共的鎮反運動還要惡劣的多。畢竟,坑降卒發生在戰爭時期;中共的鎮反卻是發生在贏得戰爭、贏得政權後的和平時期,對坑降卒的幾條解釋一條都用不上。坑降卒的暴行受到千年詛咒,中共的鎮反更無半點可辯護的餘地。

一場鎮反運動,單單是殺死的國民政府黨政軍特人數,就遠遠超過了國共內戰三大戰役國軍傷亡之總和。中共在奪權之後殺的人,要遠遠超過它在奪權之前殺的人。這是一個最不尋常、也最爲惡劣的事實。凱撒、成吉思汗和拿破崙是爲了征服而屠戮,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澤東卻是爲了屠戮而征服。這正是極權暴政和歷史上其他暴政的一個重大區別。

毛澤東說,鎮壓反革命必須開殺戒,但是我們只殺小蔣介石,大蔣介石一個不殺。這說明,中共搞鎮反,完全不是出於維護政權安全的考慮。俗話說“蛇無頭不行”,大蔣介石們是象徵,有人脈有號召力。如果舊勢力想造反想復辟,必然要由大蔣介石們出頭,至少也要打着某個大蔣介石的名義。所以新生的革命政權要是出於安全考慮而對前政敵開殺戒,必定是殺大蔣介石,小蔣介石們倒不必殺,不必多殺。可是中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可見中共搞鎮反,完全不是出於維護政權安全的考慮。

大凡一個新政權鎮壓前政敵,總是依據職位高低、權力大小分別給予不同輕重的懲罰。中共卻反其道而行之,而一般人又習慣於沿用過去的經驗去思考,這就可以造成十分強烈的欺騙效果。蘇共殺死了最後一個沙皇尼古拉二世,中共卻特赦了末代皇帝溥儀。於是很多人就誤以爲,中共對政敵沒有蘇共那麼殘忍。至於說中共殺害了好幾百萬舊政權的中下層官員,由於這些人默默無名,很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1976年,毛死江囚,中共開始實行改革開放,先期做的一件事就是平反冤假錯案,鎮反運動中的很多案子也得到平反或摘帽。早在1979年1月,中共就發出一份內部文件,給起義投誠人員落實政策平反。然而,和其他平反冤假錯案相比,爲鎮反運動受害者的平反進行得靜悄悄,一般人幾乎都不知道或沒察覺。按說這是當局做的一件好事,可是它爲什麼進行得如此低調?


中共鎮反運動歷史圖片。(Public Domain)
中共鎮反運動歷史圖片。(Public Domain)

想想也不難明白,給鎮反運動受害者平反,對當局而言,實在是太尷尬、太難堪了。它幾乎找不到一個下臺階,找不出一種措辭自圓其說。文化革命是錯誤路線,是十年浩劫,所以文革中的冤假錯案一風吹,是撥亂反正,名正言順;反右是正確的但是犯了擴大化的毛病,所以要改正;土改是必要的,地主不是平反,是摘帽,等等。唯有這鎮反的案子怎麼說呢?當初說好的不抓不判,既往不咎,可是就是把人家抓了、判了甚至還殺了。在天下所有的罪錯中,出爾反爾、自食其言、背信棄義未必是最嚴重的,但無疑是最不可辯解的。

歷史上,也許有的政治迫害事件比鎮反更殘暴,但不會比鎮反更背信棄義;也許有的比鎮反更背信棄義,但不會比鎮反更殘暴。作爲政治迫害事件,鎮反應是背信棄義+殘暴的史上之最。這就是對鎮反運動的蓋棺定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