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力薦榮劍先生的“世紀批判三書”(上)

2023.11.06
評論 | 胡平:力薦榮劍先生的“世紀批判三書”(上) ”榮劍說,世紀三書對左翼共同體、革命共同體和改革共同體的批判,直接起因於對汪暉世紀敘事的批判“。- 筆者
《世紀的歧路——左翼共同體批判》Bouden House版

190327-RFA-SC03-80e15e73.jpg獨立學者榮劍先生正在從事一項浩大的理論工程——撰寫“世紀批判三書”。三書的第一部是《世紀的歧路——左翼共同體批判》,第二部是《世紀的神話——革命共同體批判》,第三部是《世紀的夢幻——改革共同體批判》。

榮劍在序言裏寫道:“世紀三書是一部‘批判的思想史’——以批判的視野重新審視當代形成的一系列有關左翼、革命和改革的思想史敘事,尤其是對那些按照國家主義意識形態所構造的革命史觀、帝國史觀、國家史觀和領袖史觀進行毫不妥協的理論鬥爭。自從雷蒙·阿隆與薩特在戰後進行長達30年的‘思想戰爭’以來,‘左翼的神話’和‘革命的神話’儘管遭遇到了來自於自由主義和理性主義最深刻的批判,但這些批判並未一勞永逸地終結‘左翼史學’和‘革命史學’所佔據的解釋世界歷史變遷的統治地位,阿隆和薩特時代的核心主題。如何看待蘇俄革命和蘇維埃政權的性質,在現時代已經轉化爲如何看待中共革命和中共政權的問題。 當中國新左派預言21世紀是‘中國世紀’時,當英國學者馬丁·雅克宣稱‘中國即將統治世界’時,當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的確面臨着來自於‘中國衝擊’(溝口雄三語)的巨大壓力時,‘世紀批判’的緊迫性也就不言而喻了,其思想史意義和現實意義是怎麼估計也不會過的。”

作者預計世紀三書將於2026年之前完成。三書總字數估計約二百萬字。如此浩大的著述,如此重大的主題,真可謂鴻篇鉅製,名山事業。

今年5月,博登書屋出版了世紀三書的第一部《世紀的歧路——左翼共同體批判》的上卷一和上卷二。按說,要給榮劍的世紀三書寫評論,最好該是在三大部都出齊之後,但由於已經出版的第一部的上卷一和上卷二就已經很精彩,我在粗讀之後就有很多感觸,所以不妨先寫下一篇短評。這既是向讀者推薦,也是向作者致敬。

榮劍說,世紀三書對左翼共同體、革命共同體和改革共同體的批判,直接起因於對汪暉世紀敘事的批判。

近三十年來,在西方左翼思想界,影響最大的中國學者莫過於清華大學教授汪暉先生。他的著作被西方一些名校出版社競相出版,還獲得了幾個重要的學術獎項。他不但被視爲中國新左派的代表,而且也被視爲具有批判精神的自由言說者。與此同時,那些受到更大壓制的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卻在西方的學界無足輕重。汪暉的著述在西方頗受重視,但是在中國卻幾乎沒人對之進行認真的批評。很多中國的自由主義學者都認爲汪暉的思想不值得評論。榮劍不贊成這種態度。榮劍認爲對汪暉的著述應該進行全面系統的學術批評。

爲什麼西方左翼學術界對汪暉的思想如此情有獨鍾?我以爲原因並不複雜。我們知道,西方學界有一批左派人物,由於對所在社會不滿(有句話說“文人的筆桿天然是反現狀的”),出於“生活在別處”的心理,總希望能在其他社會找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國,因此容易對共產國家產生一廂情願的幻想。共產革命一向以啓蒙運動的繼承者自居,以近代革命傳統的繼承者自居,故而很容易贏得這些左派的認同。以蘇聯爲首的共產陣營的土崩瓦解一度把這些左派們從迷夢中驚醒。這些左派感到很失落。但沒過多久,他們發現,在東方,中國崛起了,中國在共產黨領導下崛起了。於是,他們發現了汪暉。汪暉的著述說明,從近代西方的角度看,20世紀的社會主義革命在蘇東乃至於西方世界固然歸於失敗,但因此瀰漫在西方左派之間的悲觀幻滅是錯誤而且多餘的。只要轉換視角,就會看到中國革命已經成功開啓了社會主義革命的另一條道路,締造了新的形勢與價值系統。因此20世紀非但不以社會主義失敗而告終,反而是“世紀的誕生”。

可以想見,這些西方學界的左派們在讀到汪暉的著述時是何等的興奮。這些西方左派對飽受壓制的中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自然是沒有什麼興趣的。他們一看到你們追求的無非就是他們社會的那一套,馬上就把臉掉到一邊去了。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