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写在基辛格离世之际

2023.11.30
评论 | 胡平:写在基辛格离世之际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路透社资料图片

hp2.jpg11月29日,美国外交家基辛格在家中去世,享年一百岁。

人活到一百岁,本来就很稀奇了。更稀奇的是,百岁高龄的基辛格,竟然还能坐飞机,从西半球飞到东半球,到北京和习近平见面;竟然还能出席在纽约举行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颁奖晚宴并且讲话;竟然还能对数字出版公司的CEO大谈人工智能这一我们时代最大挑战的高深问题。百岁老人竟然还有这样的思考能力和表达能力,不能不让人啧啧称奇。

1972年,在基辛格和尼克松完成了中国的破冰之旅后,商务印书馆翻译出版了基辛格的著作《选择的必要——美国外交政策的前景》。我那时在农村插队当知青,好不容易从一个朋友那里借到这本书,认真研读,还把书上的有些段落抄写在笔记本上,这个笔记本至今还保存在书橱里。后来,我又读了基辛格写的《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作者周详缜密的论证,清晰的表达和精辟的论断,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基辛格是美国战后权力最大的国务卿。他重塑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并改变了全球的地缘政治格局。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塑造了美国的对华政策,但也正是对华政策上,基辛格的所作所为最有争议。

严格说来,美国打开中国的大门,基辛格并非第一人。第一人应是尼克松。尼克松早在当选总统之前就表示过想和中国关系正常化的态度。尼克松说:“我们承受不起将中国隔离在世界大家庭之外。”再有,美中关系解冻,首先是中国方面释放信号,是中方的乒乓外交,小球转动大球。另外,在如何看待中共政权的问题上,尼克松远比基辛格更清醒。1994年,尼克松在逝世前不久说:“我们也许创造了一个弗兰肯思坦(Frankenstein)”。而基辛格一直到死都不肯面对红色中国对美国以及对世界的严重威胁。

基辛格最大的错误莫过于为“六四”辩护。基辛格说:”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会容忍示威者占领首都的主要广场达八周之久,”他还把“六四”屠杀和1932年美国政府出动军队驱赶老兵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广场的抗议与占领相提并论。撇开其他方面的差别不谈,最大的差别是,“六四”屠杀绝不仅仅是军队武力清场,“六四”是在全国范围内的大逮捕大镇压,是对党内的大清洗,是对自由的全面扼杀。基辛格在“六四”后接受采访公然说“我反对任何制裁”,依然主张对中共保持友好,主张和中国发展经济关系。正是在这种绥靖主义的影响之下,美国的精英帮助了专制中国的崛起,并转而对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构成最大的威胁。

不过,基辛格毕竟还是有见识的。比如说,他很早就预见到中国的人口危机。在上世纪70年代,基辛格曾经提出,控制第三世界的人口应该成为美国最优先的外交政策。可是在2010年,在被问及中国是否会在2050年成为最强大国家时,基辛格回答说:中国每年保持9%的经济增长率,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然而中国将由于计划生育而在2030年开始出现巨大的人口危机,这种人口危机是其他国家都未曾有过的。因此,不能根据中国目前的发展趋势简单地推测中国将成为强国,没有理由认为美国将落后于中国。

应该说,基辛格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力早就在消退。但这不等于说今天的美国对华政策就已经很明确很到位了。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还是一个认知的问题。从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访问北京,到今天已经52年了。这52年间,中国发生了好几次重大的历史性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怎样发生的?今天的中国蕴含着哪些变化的可能性?在基辛格离世之际,我希望更多的人一道来关注这个问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