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民主转型中的民族问题

2020-12-07
Share
评论 | 胡平:民主转型中的民族问题 图为中国新疆地区阿图什市昆山工业园区的一个拘留营。(美联社摄于2018年12月3日)
Photo: RFA

当今中国,民族问题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一方面,中共当局在西藏和新疆等地区采用十分野蛮的手段,强力推行同化措施;另一方面,藏人、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日益高涨,要求独立的呼声早已浮出水面。既然在现阶段,藏独、疆独都意味着摆脱中共专制,因此就都是值得同情、值得肯定的。但问题是,面对中共专制高压,藏独和疆独又绝无实现的可能。如此说来,统独之争这道难题到头来很可能是出给未来的民主政府的。恰恰是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开始民主转型之后,独立问题即分离问题才更可能成为一个十分现实的严峻问题。

可以想象,一旦中国实行民主转型,分离主义的理念获得了广泛传播的机会,分离主义运动就很可能发展到相当的规模。一旦中国步入民主,国人得以参政问政,他们的大一统观念很可能会淡化。民主后的中国,地方上要求更大的自主权的呼声很可能会高涨,甚至于有的汉区也会要求独立。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至少是在民主转型的初期,仍然会有很多人持有强烈的大一统观念,不肯容忍其他地区的独立。如果在这时就有某地区或某民族宣布独立,那就会使得新生的民主政府陷入左右为难:如果他们武力镇压,那就背离了推动民主转型的初心,势必会失去一大批民众的支持;如果他们承认这里或那里的独立,又可能被本来已经失势的专制力量找到借口,使他们打着反对分裂、维护统一的旗号卷土重来,复辟专制统治,把中国再次带入黑暗。

由此引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现在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在中国开始民主转型后,包括藏独、疆独等分离主义运动将会如何发展,它们和民主转型之间会形成怎样的互动关系。我们之所以必须在今天就对这一问题加以认真的考虑,那不仅仅是因为未雨绸缪胜过临阵磨枪,而且也是因为一旦变局发生,激情就会高涨,理性的沟通变得更难进行,现在不沟通不讨论,事到临头就来不及了。再说,有些人正是看到了别的一些国家在民主转型期间,由于未能处理好统独问题而导致流血冲突、分裂以至内战,故而对民主转型本身产生疑虑;专制者也正在利用这种疑虑作为抵制民主转型的借口,所以,我们必须在现在就对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交流与探讨,向人们指出一种解决统独问题的既合情合理又深具现实可能性的方案。

转型的机会一定会到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 说:
2020-12-11 03:56

王力雄先生早在20年前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他的分析更加深刻,可惜几乎没有什么人响应他。海外民运在这个问题上特别令人失望!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