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民主轉型中的民族問題

2020-12-07
Share
評論 | 胡平:民主轉型中的民族問題 圖爲中國新疆地區阿圖什市崑山工業園區的一個拘留營。(美聯社攝於2018年12月3日)
Photo: RFA

當今中國,民族問題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一方面,中共當局在西藏和新疆等地區採用十分野蠻的手段,強力推行同化措施;另一方面,藏人、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的民族意識日益高漲,要求獨立的呼聲早已浮出水面。既然在現階段,藏獨、疆獨都意味着擺脫中共專制,因此就都是值得同情、值得肯定的。但問題是,面對中共專制高壓,藏獨和疆獨又絕無實現的可能。如此說來,統獨之爭這道難題到頭來很可能是出給未來的民主政府的。恰恰是在中國結束一黨專制、開始民主轉型之後,獨立問題即分離問題才更可能成爲一個十分現實的嚴峻問題。

可以想象,一旦中國實行民主轉型,分離主義的理念獲得了廣泛傳播的機會,分離主義運動就很可能發展到相當的規模。一旦中國步入民主,國人得以參政問政,他們的大一統觀念很可能會淡化。民主後的中國,地方上要求更大的自主權的呼聲很可能會高漲,甚至於有的漢區也會要求獨立。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看到,至少是在民主轉型的初期,仍然會有很多人持有強烈的大一統觀念,不肯容忍其他地區的獨立。如果在這時就有某地區或某民族宣佈獨立,那就會使得新生的民主政府陷入左右爲難:如果他們武力鎮壓,那就背離了推動民主轉型的初心,勢必會失去一大批民衆的支持;如果他們承認這裏或那裏的獨立,又可能被本來已經失勢的專制力量找到藉口,使他們打着反對分裂、維護統一的旗號捲土重來,復辟專制統治,把中國再次帶入黑暗。

由此引出的一個重要問題是,現在我們就必須認真考慮,在中國開始民主轉型後,包括藏獨、疆獨等分離主義運動將會如何發展,它們和民主轉型之間會形成怎樣的互動關係。我們之所以必須在今天就對這一問題加以認真的考慮,那不僅僅是因爲未雨綢繆勝過臨陣磨槍,而且也是因爲一旦變局發生,激情就會高漲,理性的溝通變得更難進行,現在不溝通不討論,事到臨頭就來不及了。再說,有些人正是看到了別的一些國家在民主轉型期間,由於未能處理好統獨問題而導致流血衝突、分裂以至內戰,故而對民主轉型本身產生疑慮;專制者也正在利用這種疑慮作爲抵制民主轉型的藉口,所以,我們必須在現在就對相關問題進行深入的交流與探討,向人們指出一種解決統獨問題的既合情合理又深具現實可能性的方案。

轉型的機會一定會到來,我們必須做好準備。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1)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 說:
2020-12-11 03:56

王力雄先生早在20年前就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他的分析更加深刻,可惜幾乎沒有什麼人響應他。海外民運在這個問題上特別令人失望!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