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江泽民如何成为和平移交权力第一人?

2022.12.13
评论 | 胡平:江泽民如何成为和平移交权力第一人? 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
路透社资料图

习近平在江泽民追悼会上的悼词,最引人注意的一段话,莫过于他对江泽民主动辞去最高职务的高度肯定。

习近平说:“江泽民同志高度重视事关党和人民事业的重大战略问题。在筹备党的十六大期间,他主动提出不再担任中央领导职务,并从中央委员会退下来,以利于促进党和国家高层领导新老交替。党中央同意了江泽民同志的请求。2004年,他又主动提出辞去他担任的党和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充分体现了他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深谋远虑。”

在这里,习近平不但提到江泽民主动辞职这件事,而且还把它上升到“事关党和人民事业的重大战略问题”和“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深谋远虑”的高度。令人不解的是,这种话怎么会出自习近平之口呢?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有人说,这段话是江泽民的家属以及曾庆红要求写进去的。这倒很有可能。死者为大,以江泽民曾经是第三代核心的地位,再加上江泽民和曾庆红大力扶持习近平登上总书记宝座的恩惠,如果江泽民的家属和曾庆红坚持把这一段话写进悼词,习近平还真不好拒绝。

江泽民去世,引起各方人士很不相同、甚至针锋相对的评论。其中有一点似乎是公认的,那就是大家都承认,江泽民是中共建政以来和平移交最高权力的第一人。不过我要指出的是,江泽民本来是很不愿意把权力交出来的,尤其不愿意交给胡锦涛。江泽民到头来还是把权力交给了胡锦涛,实在是迫不得已。

“六四”后,邓小平也是无人可选,只好同意其他几个元老的提议,让江泽民接替赵紫阳当了总书记。江泽民一度受陈云等保守派的影响,发表了经济改革开倒车的言论,引起邓小平强烈不满,在1992年南巡时发狠话“谁不改革谁下台”。江泽民赶快转舵,总算被邓小平接受。但是邓小平对江泽民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在92南巡后不久,邓小平提出,并于1993年3月,先后经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讨论通过,确认胡锦涛为江泽民的接班人。在那时,江泽民连自己的位子都没坐稳当,哪敢对邓小平的“隔代指定”挑剔?

然而,几年之后,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邓小平、陈云等开国元老相继过世,江泽民大权在握,成了名副其实的“核心”。江泽民希望在十六大后继续掌握大权。按当时的规矩,国家主席有任期限制,不能超过两届,但是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没有任期限制。江泽民可以只让出国家主席给胡锦涛,这等于把国家主席又变成虚位。另外,就算让出全部权力,江泽民也希望能让给自己中意、自己确定的人,那就是曾庆红,于是对胡锦涛这个由别人强加给自己的接班人愈发感觉不满。据说,江泽民不止一次对人抱怨:“前两代核心都是自己安排接班人,我为什么没这个权力?”

可是江泽民又深知,要改变胡锦涛在十六大接班的既定趋势谈何容易,因为这等于向邓小平的权威挑战,等于向中央高层原先的共识挑战。江泽民始终弄不清楚,他在位十三年所造成的赫赫权势,到底有多少是因为自己“英明伟大”、“众望所归”,有多少是别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是看的邓小平的面子,对邓小平既定安排的维护。如果自己已经羽翼丰满,却自动放弃权力,岂不可惜,岂不愚蠢;如果自己没这份实力却要硬上,岂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陪了夫人又折兵。



港媒曾披露,一次军委会上,江泽民表示想拿掉胡锦涛接班人的地位,换上曾庆红。不料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拍案而起,质问江泽民是不是想违背邓小平的遗命。江泽民怕军队造反,只好打消此念。

原来,邓小平出于对江泽民的不放心,在中共十四大上装了“双保险”:一是隔代指定胡锦涛为第四代接班人;二是把超龄军头刘华清上将送进政治局常委会,再有另一位军委副主席张震上将配合,一路“持枪”监军,直到胡锦涛顺利上台。

事后看来,港媒的爆料并非空穴来风。有两个旁证,一个旁证是刘华清在回忆录里总结自己一生特地说了一句话:“作为下级,我完成了小平的重托”。什么重托?自然是护送胡锦涛接班上位的重托。另一个旁证是江泽民曾以反腐败的名义,抓捕过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和儿媳郑晓丽。这显然是报复。这从反面证明了刘华清确实顶撞过江泽民。

最后,江泽民还是选择了小心为上,相继交出了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说江泽民是中共建政以来和平移交最高权力的第一人,这话并没错;不过我们也要知道幕后还有故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