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岁末感言--从奥巴马对中国的评论谈起(胡平)

2014-1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发表演说。 (法新社图片)
图片: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发表演说。 (法新社图片)

12月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全美经济界企业高管,着重谈到中国问题。奥巴马说,自习近平掌权以来,短时间内赢得了尊重。"邓小平之后,习近平巩固政权比其他人都快,也更全面。"奥巴马还说," 他在中国的影响力给每个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他上台才刚刚一年半、两年。"

奥巴马盛赞中国建设基础设施项目的能力。他说:“我要说的是,如果他们想建什么东西,就真的能建起来。随着时间推移,这会侵蚀我们的竞争优势。你开车沿路走下去,然后看看他们的成就。这真令人窘迫。”奥巴马特地提到,在北京附近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会场“可能会让这里的大多数会议中心相形见绌,他们仅用一年就建好了”。

当然,奥巴马话锋一转,然后又说:“我绝对有信心,我们有比中国更好的牌。我宁愿面对我们的问题,而不是中国的问题。”

奥巴马也提到了习近平迅速崛起的负面影响。"这中间也包含了风险,比如在人权方面、对异议人士的打压等。他不避讳民族主义,这点让邻国担忧(指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海的海事争端--引者)。”

奥巴马对习近平迅速地巩固和加强权力感到惊讶。事实上,有类似感觉的人还不少。其实,这一点并不值得惊讶。早在大前年我就写文章指出,“十八大赢家通吃,习近平的权势将远超江胡”。

道理很简单。中共的体制本来就有利于领袖独裁。毛泽东死后,中共有鉴于毛泽东个人独裁造成的巨大危害,于是大力强调集体领导,但尽管如此,邓小平仍然成为毛之后最大的独裁者。六四后江泽民继位,前几年生活在邓小平的阴影下,权力自然有限。邓死后,江泽民迅速扩张权力,党政军各界都大量安插亲信,手中握有一大堆好牌。可是,由于邓小平指定了隔代接班人胡锦涛,好比留下一张牌扣底。胡锦涛在位十年,背后有老江监军,周围被江派包围,故而自始至终都是个弱主。然而等到十八大习近平登基,江泽民和胡锦涛两个元老的力量互相抵消,习近平背后没人监军,下面没人扣底,所以他的权力自然就超过了江胡。而中共的高级官员们一旦发现这种趋势,很多人就会西瓜偎大边,赶快向习近平靠拢,这就加速了习近平强势地位的形成。

至于中国和邻国在领海争端上的咄咄逼人。这一点也不足为奇。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本来就是权宜之计。伴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中国政府自然会在对外关系中变得越来越强硬。

真正值得注意问题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强化对人权的打压。原先,很多人都以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中产阶级的增加,人权问题也会随之有所改进,中国社会会变得更自由,起码是更宽松。有些人还想,既然中共取得了这么出色的成就,理当变得很自信,因此就应该变得更大度更宽容。所以他们都对习近平加强打压人权大惑不解。

但正如我们早就讲过的那样,正因为中共领导下的所谓中国奇迹是建立在六四屠杀之上,建立在最大的不公不义之上。25年来,中共就是逆人权民主潮流而动,凭着六四屠杀造成的威慑效应和低人权优势,通过肆无忌惮的权贵私有化,反而成就了所谓辉煌盛世,这只会使它们更加迷信暴力,践踏正义,蔑视人权。与此同时,中共又深知,无论他们的权力看上去多么强大,骨子里却是十分脆弱的,因为它完全是建立在不间断的压迫之上,一旦压迫机器失灵,庞大的专制权力就会顷刻瓦解,而犯下两次抢劫滔天大罪的他们就很难避免被国人清算。这两条加在一起,就使得今日的中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对人权与民主更敌视也更恐惧,因此也就更具攻击性更危险。

奥巴马对中国经济建设的迅猛发展印象很深,字里行间又流露出莫名的焦虑。这说明他对中国的问题开始有了严重的不安之感。回想25年前,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无论在硬实力还是在软实力上都大获全胜,自由民主力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更自信;可是仅仅25年,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就发生了惊人的逆转,而造成这一逆转的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共一党专制下的中国崛起。

记得在4年前,我写过一篇短文“今后十年是关键的十年”。文中写道:“如果在10年之内中国还没有变得民主,必然就会变得更专制,或者说,中共的专制就会变得更强大更骄横更咄咄逼人;整个人类都将面临极大的灾难。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危险。”转眼间4年过去了,如今已是2014年年底,我先前讲到过的危险非但没有消除,而是变得更加切近。因此,我们更有必要大声疾呼,唤起世人这个本世纪最重大的问题的高度关切。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