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中國脫貧率世界第一是因爲中國造貧率世界第一 ——寫在辭舊迎新之際

2020-12-31
Share
評論 | 胡平:中國脫貧率世界第一是因爲中國造貧率世界第一 ——寫在辭舊迎新之際 中國號稱“全面脫貧”(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21年新年賀詞中說:“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偉大歷史性成就,決戰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

新華社發表文章,中國優勢成就“最成功的脫貧故事”。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有8億多人擺脫貧困,對世界減貧貢獻率超過70%。

《鄧小平時代》一書作者傅高義反覆強調:因鄧小平而得以脫離貧困的人數,比歷史上任何人都要多,爲此他應該得到嘉許。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回憶錄《應許之地》也說:“中國成功的讓數億人擺脫極度貧窮,實屬人類一大創舉。”

是的,中國實現了全面脫貧。但是,中共總理李克強提醒說:中國還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羣,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不錯,40年來,中國的脫貧率世界第一。但那是因爲此前的30年,中國的造貧率世界第一。中國之所以在改革開放後立刻取得經濟上的迅猛增長,祕訣就一條,那就是當年官方媒體所說的“鬆綁”。中國人過去被捆綁住手腳,邁不開步子,一旦鬆綁,立刻大步前進。於是很多人驚歎:這個人走路的速度怎麼增長得這麼快呀。真是奇蹟!

貧困戶仍在艱難中掙扎求生(法新社資料圖片)
貧困戶仍在艱難中掙扎求生(法新社資料圖片)

中國的經濟改革到底是什麼?那就是:“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中國經濟改革的基本特點就是,共產黨改革改掉的東西,就是共產黨自己過去建立的東西;共產黨在改革中建立的東西,就是共產黨自己過去打倒的東西。

中國的改革開放有兩個標誌性事件。一是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二是2007年通過《物權法》。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是關稅貿易總協定,該協定簽訂於1948年,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是該協定的締約國。至於《物權法》,早在1939年,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就已經通過了《物權法》。由此可見,中共的改革不是別的,中共的改革就是對中共革命的否定。

問題在於,既然中共的改革就是對中共革命的否定,那麼,它還有什麼理由、什麼資格繼續在那裏堅持共產黨的一黨專政?

意大利學者阿爾曼多·皮塔西奧在《東歐社會主義的失敗》一文裏指出:“80年代末,東歐的各共產主義政權均面臨極其困難的經濟前景,有時還要應付強烈的社會緊張狀態,個別國家甚至不得不應付有組織的反對派運動的發展。但是,它們之所以最終崩潰,主要倒不是由於這些原因,而是因爲,它們的領導集團本身以及各個共產黨已經提不出一套既能應付和解決長期積累下來的各種困難又不否定自己最初所作的根本性選擇的辦法。”

阿爾曼多·皮塔西奧這一說明十分重要。我們知道,東歐一些國家早在上世紀50年代60年代就開始經濟改革。在很長一段時期內,他們都力圖在社會主義的框架內進行這樣或那樣的改變以期振興經濟,但總是沒有多大成效。爾後他們不得不意識到,要振興經濟,唯有否定他們自己最初所作的根本性選擇,也就是放棄社會主義,重新恢復被他們原來打倒的資本主義;而一旦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就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理直氣壯地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了。爲什麼這些國家的共產黨領導人在民衆和平抗議時沒有下令開槍鎮壓?因爲他們自知理虧,無法說服自己去扣動殺人的扳機。

中國的情況也與此類似。80年代的中國,民間自不待言。80年代的中共,經濟上的改革派,每每也是政治上的開明派、溫和派、自由派。八九民運就是民間自由派和黨內溫和派自由派聯手的產物。可是,以鄧小平爲首的中共強硬派卻用極其殘暴的手段鎮壓下去。從此,中國的改革就走上邪路。

六四後的中國,一方面在經濟上不問姓社姓資,其實就是大量復辟資本主義,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又頑固地堅持一黨專政。於是就造就了“中國模式”這樣一種怪胎。今天的中國,一方面是經濟的高速發展,另一方面是極權專制的強化,成爲對普世價值、對人類自由與和平的嚴重威脅。

如何戰勝這個專制怪物,是擺在全中國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面前的一個最嚴峻的挑戰。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