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殺與中國奇蹟 (胡平)


2008.09.02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今年是中國改革30週年。30年來,中國的經濟取得了驚人的發展,被譽爲中國奇蹟。問題是,中國奇蹟的原因是什麼?我認爲,最重要的原因是六四。沒有六四屠殺,就沒有中國奇蹟。沒有Massacre,就沒有Miracle。衆所周知,從1978年起,中國開始着手進行帶有市場取向的、資本主義取向的經濟改革。這一改革產生了三種後果:

    1、它促進了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

    2、它導致了共產黨革命與共產黨政權合法性的自我否定。因爲共產黨革命和掌權的宗旨就是消滅資本主義,建設社會主義,而如今它的經濟改革卻是改掉社會主義,恢復資本主義,因此不是自我完善而是自我否定。過去,共產黨壓制自由民主,唯一的法寶就是給對方扣上"資產階級"、"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罪名,一旦共產黨自己就在帶頭走資本主義,帶頭當資產階級,它還有什麼理由再去堅持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去壓制所謂"資產階級自由化"呢?

    3、伴隨着經濟改革的深入,尤其是在提出價格雙軌制之後,出現了大量的官商官倒等經濟腐敗現象,激起人們的廣泛不滿。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爆發了震驚中外的八九民運。我們知道,八九民運有兩大目標,一是要自由要民主,一是反官商官倒反腐敗。可以想見,如果八九民運獲得成功,中國的政治將會更開放,像價格雙軌制一類政策必將被否定,中國的經濟改革也必將在民主監督和公共參與的前提下更公正地深入發展。簡言之,中國將走上和波蘭、捷克等東歐國家類似的道路。

    八九民運導致了中共統治集團的分裂。以趙紫陽爲首的一大批中共溫和派不贊成用武力鎮壓抗議者。因爲他們良知未泯。他們知道他們過去搞的革命和共產都是錯的,他們知道共產黨給人民造成過巨大的災難。他們內心有愧,深感對不起人民。同時,他們也知道民衆要民主與反腐敗都是正確的。所以他們無法對人民動用暴力。在《民主與市場》一書裏,普沃斯基講到爲什麼蘇聯和東歐共產黨領導人沒有用武力鎮壓民運時指出:"最有意義的是,官僚對保衛手中的權力無話可說。 ""到1989年,官僚們已經不相信他們的宣言了。人因爲有信仰纔會不寬容與他們對立的人。當握有扳機的人完全無話可說時,他們怎麼扣得動呢?"但鄧小平卻是例外。鄧小平早就不相信什麼共產主義了,但是他仍然作出了鎮壓的決定。

    六四屠殺改變了中國的方向。中國的經濟改革從此走上歧途。在六四後的起初一兩年間,中共當局驚魂未定,再次提出"反和平演變"的口號,妄圖恢復昔日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不但要從政治上反對資本主義,還要從經濟上反對資本主義,經濟改革一度陷於停頓。但鄧小平1992年南巡提出要加快改革步伐,不問姓社姓資,因爲鄧小平清楚地意識到六四屠殺已經發生,維護共產黨統治的手段祇剩下赤裸裸的暴力,要把那塊早被砸得粉粹的社會主義招牌修修補補,粉刷一新,再高高地掛起來,既無可能,也無必要。於是,在92年鄧小平南巡之後,中國的經濟改革重新啓動。由於在這時,黨內的和民間的民主力量都遭到沉重打擊,統治集團肆無忌憚,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在改革的旗號下化公爲私,中國的經濟改革變成了赤裸裸的權貴私有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六四屠殺,這種改革是進行不下去的,因爲它必將遭到人民的有力反對。比方說,如果八九民運不失敗,如果獨立工會不被取締,政府怎麼可能一聲令下,就讓幾千萬工人都下崗失業呢?如果八九民運不失敗,共產黨就算沒下臺,起碼也會受到有力的監督與制衡,哪裏還能公開搶劫人民的財產呢?

    但是,最有諷刺意味的是,六四後中國進行的權貴私有化經濟改革,在道義上無疑是最無恥、最惡劣的,但是在效益上卻可能是最容易見效、最容易成功的。因爲社會主義國家經濟改革的實質就是把公有制變成私有制,把計劃經濟變成市場經濟。前蘇聯和東歐一些國家遵循民主程序,實行全民私有化,把公共資產分給每一個人,這就導致了資產的極度零碎化,嚴重影響了現實經濟的運作。因此前蘇聯和東歐全民私有化的改革方式一度造成了經濟的滑坡,經過一段時間之後資產集中在少數人手裏,使少數人成爲資本家,現代化資本主義生產才運作起來,經濟才恢復起來。六四屠殺徹底剝奪人民的發言權,中國的私有化正因爲沒有民衆的參與和監督,就變成少數官員直截了當地把公共財產據爲己有,官員一下子成爲資本家,私有化改革一步到位。再加上高壓政策造成一種相當穩定的投資環境,吸引了大量的外資。中國的勞動力本來就廉價,而在專制高壓下,中國的勞工被禁止組織自己的獨立工會,無法捍衛自己的權益,所以被壓制得更廉價。還有高科技的不斷引入,全球化下的貿易以及對資源的大量開發,於是就造成了所謂的"經濟奇蹟"。

    六四之後中國經濟改革的這種極度不公正乃是一個公開的祕密,普通老百姓都不是不明白。1996年中國的《讀書》雜誌登過一篇短文,其中引用了一位山西老農民的話。他在提到鄧小平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句話時說:"解放前我們村有一戶地主兩戶富農,已經是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三年前湖南長沙一位下崗工人陳洪在他的博客上寫道:計劃經濟效率低,是應該改革,要改革難免要付代價。但是,計劃經濟不是我們工人發明的,是你們共產黨搞起來的。憑什麼你們共產黨不付代價卻要我們付代價?憑什麼你們書記廠長就變成了資本家,而我們工人就被趕下崗了呢?

    嚴重的問題是,由於中國的這種"經濟奇蹟"是建立在專制暴力的保護之下,是建立在最大的不公正的基礎之上。早先,共產黨以革命的名義,化平民之私產爲所謂全民之公產,現在,共產黨又以改革的名義把屬於全民的公產化爲他們自己的私產。這樣造成的財富分配格局,根本不具有合法性。廣大人民是不會認可,不會接受的。中國模式造成的中國奇蹟,唯有靠暴力才能維持,所以這種經濟發展非但不會導向自由民主,反而會成爲自由民主的極大阻礙。一方面,中共當局把中國的經濟持續高速發展當作資本,爲其一黨專制作辯護,對自由民主更蔑視更不以爲然。另一方面,他們又不能不意識到,如果中國實行自由民主,大部分官員將會面臨着經濟上被清算的可能性,因此他們對自由民主更敵視更恐懼。


中共向人類主流文明的挑戰


    不少人想,既然中共領導中國經濟發展取得了非常偉大的成就,它完全可以更自信,在政治上更開放些嘛。我上面的分析已經證明這種推論是錯誤的。中共深知所謂中國奇蹟是建立在屠殺、暴力、搶劫和腐敗之上。如果說今天的中共變得更自信了,那祇是對它那套鎮壓與搶劫手段更自信,而這恰恰意味着對人權民主與政治開放更不自信更心虛。這次它用嚴打嚴控等公然違反人權的方式辦奧運,既有向人類主流文明挑戰的意味。同時也透露出它的內在虛弱。畢竟,人民是決不會甘心被壓制被掠奪的。關鍵問題是,當今中國的財富分配格局不具有合法性。今日中國,各種社會矛盾與衝突日益嚴重,現行制度內我化解這些矛盾與衝突。近幾個月來頻頻爆發的羣體抗暴事件以及由此引發的民間的憤憤之聲,還僅僅是冰山之一角而已。

    北京奧運的舉行,使中國更加受到全世界的關注。我們可以說,在今後一、二十年,中國問題都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因爲中國是個大國,中國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因爲我們處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生活在小小的地球村。中國的問題不祇是中國的問題。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的問題。祇有儘早結束中共一黨專政,在中國建立自由民主,全世界的自由與和平纔有保證。◆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胡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