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圣诞节的要害是什么?(胡平)

2018-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08年12月24日平安夜,众多市民前往北京南教堂观望弥撒。正值西方和其它许多国家的圣诞节。这个具有宗教性质的节日在中国,特别是在年轻人中近年变得越来越热,(法新社)
图片:08年12月24日平安夜,众多市民前往北京南教堂观望弥撒。正值西方和其它许多国家的圣诞节。这个具有宗教性质的节日在中国,特别是在年轻人中近年变得越来越热,(法新社)
法新社

去年年底,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之一是抵制圣诞节。这件事有明显的官方背景,故而很值得评论。

很多人指出,官方抵制圣诞节,反映了官方的文化不自信,反映了官方的文化自卑,反映了官方对西方文化的敌视。这些批评都很对,不过我以为还没点到要害。

国内有位作家,笔名”六神磊磊“,在圣诞节写了篇文章,题目是:“孔诞、总理诞、蒋介石诞:抵制洋节还是民国政府厉害”。文章说,“现在很多人抵制洋节”,“但其实,和近一百年前的民国政府比,战斗精神仍然不知道弱到哪里去了”。“说到抵制洋节,凸显我们的自信,当年的民国政府是搞过一番大动作的,你不要看蒋介石后来信基督了一家都过圣诞,但当时,政府专门包装了一批‘土圣诞’让大家来过”。作者还告诉我们:当时的学生比现在的愤青能干得多了,动手能力也强多了。在之前的1925年,全国学生总会还专门召开了代表大会,定了一个“反基督教周”呢。

如此说来,我们现在起劲地批判中共抵制洋节,是不是小题大作、颠倒轻重了呢?

当然不是。虽然今天的中共当局在表面上,其抵制洋节的力度还不如民国时期的政府,但还是今天的中共当局的做法更恶劣,更值得批判。

道理很简单。因为当年民国的政府,其权力比较有限,民众的自由度比较大,尽管政府直接出面抵制洋节,尽管有全国学生总会专门开大会定下“反基督教周”,但是对别人没有什么约束力。正像六神磊磊在他的文章里告诉我们的那样,那时候的民众,想过洋节的照过不误,想大张旗鼓过的尽可大张旗鼓的过。如今的中共当局,由于其权力更不受制约,哪怕它没有直接出面大力抵制洋节,而只是间接的抵制,但是给广大民众所造成的压力反而更大。

有两张照片很能说明问题。一张照片是圣诞节的南京,几个警察把一个圣诞老人押走;另一张照片是圣诞节重庆的解放碑广场,往年的圣诞节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民众祝贺圣诞,今年的解放碑广场却冷冷清清,站着几排警察禁止民众聚集庆祝。

是的,并不是全国每个地方都有警察押走圣诞老人和警察站队禁止民众聚集祝贺圣诞这种事,这更说明了不受约束的权力的任性:当官的不想多管就可以不多管,当官的想多管就可以多管;当官的滥用权力,想滥用到什么程度就可以滥用到什么程度。这难道不比民国时期的政府更恶劣吗?

结论:我们批判今日中共当局抵制洋节,主要是批判不受约束的权力的滥用,主要是批判政府侵犯民众的自由权利,主要是批判比民国威权政府更恶劣的共产专制政府。这才是问题的要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