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江靜玲:中英新冷戰呼之欲出

2021-04-18
Share
評論 | 江靜玲:中英新冷戰呼之欲出 中英新冷戰呼之欲出
AFP

超過100位英國跨黨派國會議員上週聯名致函英國首相約翰遜,要求就香港和新疆問題加強制裁中國。信中要求制裁打壓香港民主運動的官員和實體,同時擴大制裁中國新疆官員,並點名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

英國國會出現逾百名議員聯署制裁中國是非常罕見的事。聯署信強調,"顯而易見,所謂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中英雙方在新疆問題上已展開相互制裁,但在香港問題上,英國政府始終不願採取制裁行動。而從最新的發展看來,中英關係不僅黃金時代告終,中英新冷戰已在轉角口,呼之欲出。

英國政府月前出臺後脫歐時代外交和國防政策審查報告,公佈脫歐後的全球英國外交國防新戰略,劍指中國,主張向印太地區傾斜。約翰遜首相表示,這份綜合報告是“冷戰結束以來,英國外交、國防、安全和發展政策最重大的評估。”

報告中,英國政府把中國稱爲“系統性挑戰”和“競爭對手”。值此同時,英國最新航母伊莉莎白女王號今年五月抵達印太區域,與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盟國組建戰鬥羣。這是英國皇家海軍二戰後,首次組建戰鬥羣。英國政府迄今未證實伊莉莎白女王號是否進入南中國海國際水域巡航,但從英國艦艇已加入盟邦在區域內國際水域自由巡弋觀察,伊莉莎白女王號和她的戰鬥羣應待命準備進入南中國海。

對於這些針對北京而來的制衡佈署,英國約翰遜首相表示,“英國不想跟中國新冷戰”。約翰遜說的或許是實話,英國的確不想和中國發生新冷戰,但現實情況是: 英國不得不爲中英新冷戰做好準備。

這種情況類似70多年前,西方國家和前蘇聯的冷戰。當時雖然有人提議與蘇聯冷戰,大部分的人則都希望可以有比冷戰更好的方式。結果,冷戰還是發生了。冷戰的發生反射了一個不幸的事實 挑釁的極權勢力威脅西方民主價值與生活。

更不幸的是,這個事實從習近平上臺後重現中國。自2013年推動一帶一路以來,透過經濟力量,中國在全球公開建立中國系統和中國價值觀,但西方國家卻幾乎完全未注意到中國的企圖。英國前次外交和國防綜合評估報告出爐時間爲201511月,恰好在習近平20159月到英國進行國是訪問後。當時報告指出,“英國和中國應建立更深層的夥伴關係,更緊密合作,以期面對全球挑戰。”並同意展開中英安全高層對話。

2015年,英國卡梅倫政府的報告爲中英黃金時代定調。這段期間,即使中英間在對香港民主、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問題上存有歧見,對華爲是否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存有來自美國的壓力,但英國從未讓這些議題上升到跟中國對峙的局面。直到新冠疫情爆發、中國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在新疆建立所謂的再教育營拘禁維吾爾族人,並趁機透過疫苗外交分化國際社會,觸角所及不僅非洲第三世界國家,還包括歐洲聯盟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國家,英國朝野至此才真正警醒,面對習近平的21世紀中國夢,要注意的已經不是“一國兩制”,而是“一球兩制”。中國共產黨21世紀的目標是,把世界分化爲“一個地球、兩個制度”!

然而,不同於冷戰時期前蘇爲軍事強權但非經濟大國,今天中國國家補助、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成功經濟模式與西方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的基本對峙,不勞動用軍武,已威脅二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和普世價值。在中共的制度下,縱有經濟成長,不民主、不道德的政權也將蓬勃發展。更何況,中國的軍事力量已開始與經濟力量相稱。

若與中國新冷戰,英國必須重返與國際盟邦的緊密合作,尤其是與老盟友美國的關係。美國拜登總統執政後,英國政府最新出臺外交和國防綜合評估報告顯示,約翰遜政府已在中美間做出選擇。這也是長久以來,英國政府首次重整對中國的非戰略性官僚文化,未來的發展和影響值得密切觀察。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